知事 

家庭娱乐中心之梦,一梦数十年

阑夕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阑夕

文 | 阑夕

2013年时,林军曾在其《盛大盒子:还原一个价值十亿美金的教训》一文开头这样写道,「如果盛大在2005年不做盛大盒子,今日盛大乃至中国互联网将会怎样?

商业竞争从来容不得假设,但当我们看到如今各式盒子频出,智能电视成为标配的竞争局面时,依然不禁为盛大在电视盒子上的滑铁卢感到叹息。

无论是通过电视本身的更新换代,还是通过智能机顶盒为传统电视机赋能,电视的智能化已经成为大趋势。电视作为家庭场景的核心,自然也就成为了未来智能家居和家庭内容消费最重要的入口,也吸引了PPTV、小米、乐视、微鲸等跨界玩家的加入,这其中以体育版权储备作为切入的PPTV智能电视无疑是颇有竞争力的一家。

「体育,改变世界」这是已故南非前总统曼德兰的名言。而体育节目在所有电视内容中的影响力无疑是最大的之一,根据美国零售联合会的数据,2017年美国人在「超级碗」期间的估算人均消费为75美元,总计141亿美元,其中绝大多数的观众来自于电视受众,这场超级碗同样也为拥有其版权的福克斯电视网带来了5亿美元的广告收入。 

毫无疑问,体育赛事由于其时效性,直播无疑是最适合的传播方式,而家庭场景下的电视依然是重要的传播渠道。

在过去,CCTV 5无疑是电视平台上体育内容的巨无霸,其丰富的版权储备甚至需要开设多个子频道,但在近2年,苏宁旗下的PPTV则先后收下了西甲、英超、中超、德甲等最吸引目光的足球赛事版权,这也使得其推出的智能电视也颇受球迷群体的追捧。而此前有报告称,中国球迷人数超过3亿人,泛球迷人数多达6亿,可见其受众广泛。

以体育赛事版权作为切入的PPTV,这个破局点找对了么,或许这是大多数人的疑问,毕竟它面临的是一个有太多巨头以不同形式在这里载倒过的赛道。

开篇提到的盛大无疑是最悲情的一个。2003年,已经不满足于在网络游戏领域成功的陈天桥,提出了一个名为「家庭娱乐战略」的计划,盛大则被这位前中国首富定位为了「网络迪斯尼」,为此盛大还一度抛出了20亿人民币收购新浪19.5%股票的计划,虽然收购最终失败,但盛大依然在随后的2年中完成了对电竞平台浩方、边锋的收购,以及对以起点中文网为代表的多家网络文学站点的收购。

而在陈天桥的计划中,这些内容、连接对战平台都是其「家庭娱乐战略」的支撑或协同部分,这一计划的核心则是通过电视盒子抢占家庭入口。「这个事情,现在不是做不做的问题,是谁不做,谁走人的问题」,陈天桥曾以如此决绝地态度推动「盛大盒子」的开发,盛大盒子的开发团队一度超过1000人。

但后来的结果或许大家都知道了,小米盒子、天猫魔盒等智能机顶盒产品在2016年取得了不少于1000万台的销量,而据称盛大2004年在其第一个主推市场——义乌,第一个月的销量不过20多台。

杰弗里·摩尔曾在1991年提出了「技术采用生命周期」理论,这一理论把科技应用产品的第一个阶段的受众定义为「创新者」,这群人对新科技有着旺盛的好奇心,并且在不断地寻找新科技产品体验,甚至还愿意参与这些新科技产品的创造。不过遗憾的是这些人只占市场上所有用户的2.5%,在IPTV和宽带尚未普及的2004年,技术尚不成熟的盛大盒子一度需要1-2小时的上门安装时长,内容播放的流畅度由于带宽限制也远不能达到预期,这样的用户体验显然无法跨过杰弗里·摩尔定义的第二阶段——「死亡陷阱」。

其实不只是盛大,似乎每一家在电脑前取得成功的科技公司,都希望能够到客厅场景中取得一席之地,微软甚至在1993年就与时代华纳、TCI秘密成立联盟,为未来的互动电视制定标准,不过最后联盟破裂,微软则在1997年收购了一家名为WebTV的公司。这家名字简单粗暴的公司产品便是,让用户可以通过普通电视上网、收发电子邮件,但无奈当时的有线电视公司们并不愿意接受微软提出的收入分成计划……

微软在家庭场景下可谓是屡败屡战,直到Xbox的出现才让微软借助游戏主机这一形态,在家庭场景下站住了脚跟,但离比尔盖茨构想的家庭娱乐中心依然还有很远的距离。

科技公司希望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改造传统电视机的努力从未停止,直到如今智能电视和智能机顶盒的普及。

而纵观整个电视的发展史,电视的场景始终都没有变化,家庭、客厅依然是最主要的关键词,知乎上甚至有一个装修主题下的问题是「家庭装修不以电视为中心会怎么样」,最高票的两个回答均超过了3000个赞同,这或许也足以从侧面看出电视在家庭场景的中心地位始终没有改变。

改变的是技术本身,电视从最初的信号接收终端,到遥控器的出现,再到DVD、VCD等外置播放设备的出现,以及如今可联网的智能电视,电视与用户之间的交互属性在不断增强。

但由于娱乐这一家庭场景下,电视内容消费的追击目的,技术似乎又是具有普适性的。尽管盛大盒子折戟,但如今智能盒子与智能电视的门槛早已随着技术的发展而被大大降低,而为了满足用户娱乐需求的内容的重要性再度被提到最高。

尤其是在版权保护越发健全的今天,谁拥有好内容,谁就可以吸引到用户更多的注意力,而电视从来都是一门注意力的生意。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美国,电视属于高档消费品,那时候人们主要的家庭休闲娱乐活动就是看电视,而调暗灯光、关进窗帘似乎成了那个年代电视观众们必备的动作,所有的注意力最终都集中在了电视上。

而如今,电视似乎正在失去其往日对用户强大的注意力吸引能力,而不得不和手机、电脑等家庭场景下的新设备争夺用户的时间,而不让自己成为背景音,优质且用户感兴趣的内容似乎成了仅有的办法,毕竟相比于手机和平板电脑,同样的内容,电视可以带来更好的观看体验。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PPTV会选择以体育版权内容,以及《人民的名义》这样的热播IP的独家版权作为切入点,并依靠营销促销推广期智能电视产品的原因。作为内容版权的拥有着,PPTV显然不仅仅想作为幕后默默地内容输出者,他们也有着像微软、盛大一样的家庭娱乐中心之梦,只不过这次他们用的方式不再仅仅是技术手段。

尽管经受着新内容渠道和新技术手段的冲击,但电视依然是一个优质的入口,因为人们对娱乐的需求从未停止,反而因为生活水平的提升而不断增强。

正如30多年前尼尔波兹曼看到的那样,「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

阑夕TECHREAD

━━━   不说违心话,坚守价值观   ━━━

逐鹿网创始人 & 今日头条签约作者 & 虎嗅年度作者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