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理性角度 莫雷事件谁之过?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纤夫说球

原标题:莫雷、NBA以及众生相

来源:纤夫说球

事就是这么回事,抛开那些阴谋论,莫雷犯蠢了,莫雷真说了。

这件事让我感到蠢恶和恶心。从普世的观念来说,莫雷作为公共人物,在没有足够了解事情真相和所发声的对象时,用狭隘的片面的充满误解的表达伤害了被控诉者。且被控诉方在之前给莫雷的供职方带来长久巨额的利益。

以莫雷一条推特为始的NBA20世纪最大闹剧,活脱伤筋动骨扒皮了一番。

伤谁的筋?

虽然没有完整数据统计,但NBA在中国已经形成了相对完整的商业链。浦发银行、中国李宁、你我贷这两天停止合作的声明都是真金白银。

在很多人看来这是理所应当,大道理能说得眼冒金星。一个段子:

记者问球迷:“对于莫雷和肖华的言论,您怎么看?”

球迷:“封杀NBA!劳资不看NBA了!全网禁播!”

记者:“如果您是腾讯老板,您愿意放弃刚签下的合同,让15亿美金打水漂吗?”

球迷:“必须的!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哈!”

记者:“那您愿意放弃自己还剩三个月的腾讯体育会员,再也不看NBA吗?”

球迷:“噢!那还是不合适,麻花藤退钱!坚决不让社会主义人民的血汗钱流到资本主义的口袋!”

记者:“NBA也不会把钱退给腾讯,为什么您爱国就需要退还款项呢?”

球迷:“傻x记者!15亿又不是我投的,但是腾讯体育会员花了劳资60啊。”

毫无任何实际作用,空喊两句口号,没有任何判断能力,合着不是自家的‘日本车’,别人家的随便砸。慷他人之慨,可真有你的。

如果说像浦发、像腾讯这样大体量的公司,NBA只是他们开展的相关业务和非主要合作伙伴,且他们拥有法务人员尽可能的帮助挽回损失。于他们而言,最多是伤筋。

动谁的骨?

30年前大卫·斯特恩为了NBA能在CCTV播放,三伏天在央视楼下苦等了几个小时。

20年前,王治郅从八一队去到达拉斯小牛打球,开启球员旅美序幕。

8年前,姚明宣布退役时说:“我离开了NBA,但是篮球依然在这个国度绽放,中国会有更多人看NBA甚至去NBA打球。”

达雷尔·莫雷摧毁了这些成果,摧毁了所有人的努力,摧毁了NBA美国本土以外的最大市场。

不仅如此,在覆巢之下的胎卵们,更是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有很多人因为热爱放弃高收入职业来从事NBA相关行业,有随队记者出于职业规划在休斯顿安置一家老小的,有那么多优良的写手和媒体从业人员。他们之前所有NBA相关的努力都付诸东流,心疼拿几千万年薪球星的一抓一大把,可谁又去心疼这些普通人呢?

在风口浪尖上猪都能吹起来,在时代洪流里是金子也会花光。

扒谁的皮?

在国内义愤填膺之时,国外同样热闹非凡。推特上所有相关事件用到的都是‘communist’等带有贬义的定性似的词汇。就像我们日常聊天用‘这个劳改犯做了xxx事情’,也不管他劳改是50年前的事,也不管他现在评了多少先进标兵。

先是一番制度优越的高高在上,再是无知且无能的自以为是。傲慢和偏见的嘴脸,和他们嘴里宣扬的自由民主美利坚交汇在一起,真是有够好笑的呢。

这件事的核心矛盾在于——中国对于hk讨论的更多是获得民主与自由不可使用暴力,更不可分裂土地。而在之后关于莫雷这件事的社论,风口一致的淡化了这些核心矛盾,将舆论关注的重点引导到了单纯的民主自由上,扭曲出中国和自由民主作对的形象。

所以,双方诉求不一样,在没有更多了解,单纯的被‘自由民主’气息裹挟之后。中国反对民主自由过程中的暴力,变成了中国反对民主自由。新的矛盾一产生,成了无解题。

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其心可诛的宣传媒介,他们并不报道全部真相,他们只偷换概念浑水摸鱼的报道‘人们想看到的真相’。

至少也在篮球迷前暴露出,所谓的西方优渥制度优渥人权思想,在某些方面是如此促狭。他们的底线就是底线,别人的底线就一文不值。

众生相

大错在他们,小错我们也不少。

一些情绪较为激动的球迷,跑到外网相关事件下的帖子去跟人对骂,来回来英语也不会说两句,几张表情包发来发去。这样的行为除了激化矛盾,和被西方媒体当枪使有什么其他用?你发种族歧视和恐怖主义言行除了发泄个人情绪,好像扬我国威了,好像顺着网线虽远必诛了,好像以其人之道还以其人之身了,但对正面交流,解决问题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吗?

正确的做法,就应该像蔡崇信老板那样,把条理捋清楚了,把道理讲明白了。我们在意的是什么,我们的底线是什么,我们真正面对的是什么。但很遗憾,我们把提出诉求的机会用来谩骂。

我们需要抗议需要发声,但不需要发泄似的互揭伤疤。

还有些国内的记者,您怎么对莫雷有意见都没事,但又何必凡事做领袖状,凡事把自己标榜大义却绝不做任何牺牲。踩低别人,抬高自己,做买卖的心思揉到新闻报道里。望大家敬而远之,敬而远之。

浪潮汹涌,但人性的闪光点不会被淹没。詹姆斯·哈登、韦斯特布鲁克,他们完全可以置身事外,在事情没有绝对定性的时候,不说话对他们才是利益最大化。他们还是说了,也许他们也没有弄明白我们的诉求,但是,他们真实地为所造成的伤害道歉。

无法预料接下来会怎样发展,像纽时Brief头条刊的:此事已远超体育范畴。不再是肖华诚恳道歉、莫雷滚蛋就能解决的问题。需要更上一层的人物和势力,用大智慧才能解决这个骑虎难下的问题。

北京的秋天凉得很快,对于吃这碗饭的人来说的确是凛冬将至,大家都在做最坏的打算。

写球这个行业熙熙攘攘,太多人涌进来。又有太多人转身离去,诱惑太多或者诱惑太少。

如果因为不可抗力大家不得不离去,我实在表示遗憾。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