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独山县“烧掉400亿”背后:“装饰龙头”4.5亿打了水漂,“湘西鬼才”12次被“限高”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近日,贵州独山县,一个远在西南大山的贫困县,突然成为了网红城市。坐拥盘古庄、“独山版紫禁城”、“天下第一水司楼”等项目,直接让网友们惊呆了。

潘志立,这个中国最敢“花钱”的县委书记,上任八年,烧了400多亿,留下一堆“烂尾楼”,把自己烧进去的同时,让一个人口不足40万的小县城人均负债11万,顺便“装饰大王”刘年新也被拉下水,世界民族建筑设计师、“当代活鲁班”李宏进更是被“坑”到公司破产,名誉扫地。

一个曾对外宣称申报三项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天下第一楼”,魔幻的景观背后更是一个烂尾的资本故事。

01.“潘大胆”,玩火自焚的县委书记

要破吉尼斯纪录的“水司楼”、堪比故宫的盘古庄、“独山版紫禁城”、108洞高尔夫球场,这些震古烁今的名头摆上来,小财女以为进入了武侠世界,不过,这都是潘志立玩剩下的……

10年前,以“优秀干部”身份被引进独山县的潘志立被寄予厚望。

上任伊始,潘志立即大刀阔斧搞改革,从整治县城脏乱开始,第一把火烧出一个好的开头,引得群众拍手称赞。

在江苏海安县任职多年的潘志立,经济眼光不错,加上不俗的谈吐,很快在独山县站稳脚跟,不少地方官员也成了他粉丝。

最初几年,潘志立活力十足,跑遍各地考察项目,经济和脱贫都搞得不错。亮眼的政绩加持,潘志立很快当选贵州省黔南州人民政府副州长,兼任独山县委书记,副厅级。

脱贫攻坚费时费力出不了成绩,只有搞项目建设才能彰显政绩”,尝到了甜头的潘志立找准了方向,化身“基建狂魔”,同时,他逐渐把乡镇府变成“一言堂”,没有人能拦着住其“大兴土木”。

从2013年独山大学城开始,疯狂建设,停不下来。108洞高尔夫球场、气派堪比故宫的盘古庄、独山影视城,一个个超级项目平地起,大举债下,一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的独山县早已被“掏空”。

与此同时,工程建设中,潘志立施展财技各种借债,自己和家人大肆收受贿赂、“名利双收”。

这些项目中,水司楼不是花得最多的,却是最令人震惊的。

2019年,号称“天下第一”的独山县水司楼开始动工,总建筑面积60000平方米,楼高99.9米,进深240米,共24层的大型全木质框架榫卯结构建筑。彼时对外宣称,建成后,将打破三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筑;世界最大牌楼。

02.水司楼拖累“装饰大王”暴亏

这个震惊天下的第一楼,很快将装饰大王刘年新的洪涛股份吸引过来,这对于一年扣非净利润只有几千万,2015年以后斥巨资买买买,跨界教育却“打了水漂”的洪涛股份来说,4.5亿的大单简直是瞌睡送枕头。

不过,转眼两年多过去了。项目完成不到一半,洪涛股份只收回了6000万,还有1.55亿的应收账款。

目前,这个项目我们已经不做了。去年就一直在谈回款的事情。”洪涛股份公告披露,后续建设资金未到位,“水司楼”项目投资规模过大与实际需求不符,独山县当地政府将该项目列入转建项目。至此,项目完工成了谜,钱也要不回来,这让股价扑街,打了水漂的装饰大王刘年新情何以堪。

事实上,近几年“装饰大王”有点凄惨,这都是源于2015年的一个决定。

梅州人出身的刘年新在深圳做装修起家,很快成为了龙头老大。1989年,刘年新创立洪涛装饰公司,2009年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2011年,刘年新首次上榜胡润百富榜,身家达到27亿。

2015年4月,上市4年后的洪涛股份交出营收33.93亿,扣非净利润2.96亿的靓丽业绩,洪涛股份股价一路高涨到21.17元,市值超过260亿,刘年新则以90亿身家位列胡润富豪榜第358位。

很快,刘永年看准了职业教育的风口,说起来“装饰大王”跨进教育的决心和潘志立大搞基建的疯魔有得一拼。5次并购,进军教育行业,2015年3月起,更是先后花了近6亿收购了跨考教育和学尔森,此后8.35亿收购了两个职业技术学院,还发了12亿可转债大搞教育,结果是目前为止教育营收占比10%左右,2018年巨亏4.8亿。

03. “当代鲁班”被坑了?1.11亿股权被冻结,12次被“限高”

疯狂的路上,“湘西鬼才”、“当代鲁班”也来了,与二人踏入了同一条河流。

那个很魔幻、很霸气的“第一水司楼”,开工三年后,入选了建筑畅言网评选的“年度中国十大丑陋建筑”榜单。

而这座楼的设计者正是有着“湘西鬼才”名号的世界民族建筑设计大师李宏进。

公开资料显示,李宏进是世界知名的民族古典建筑艺术家,早在1998年,李宏进设计了张家界土司城的“九重天世袭堂”,在竣工时获得了大世界基尼斯之最。此后的 “九进堂”、“土家白虎堂”、 “九道门”、“九黎宫”、“水族土司楼”等20多项也被载入大世界基尼斯纪录。二十多年中,李宏进创造出100多项民族历史文化建筑作品,被社会各界称为“湘西鬼才”和“当代活鲁班 ”

净心谷与水司楼的设计,此前一直被认为是李宏进的“巅峰之作”。早在2015年,李宏进远赴净心谷考察,他不顾艰险登上山峰,留下:“我一定要上去,在实地才有设计灵感,才能发现民族的灵魂”的话语。

2015年7月,他投资了净心谷项目,出资2550万,拿下贵州净心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51%的股权。

然而,随着水司楼的“烂尾”,净心谷项目开发不利,净心谷旅游开发公司和李宏进都陷入了麻烦。

天眼查显示,李宏进旗下企业10家,已有两家被注销。2018年底以来,李宏进先后14次被限制高消费,股权冻结金额高达1.1亿,其中与贵州净心谷旅游开发公司有关的是12次。

而贵州净心谷旅游开发公司,天眼查显示,其先后11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13次被“限高”,有17次被执行记录,近一年多,法律诉讼高达27条

此前,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李宏进公司人士称,“净心谷景区是李宏进方面唯一参与投资开发的项目,结果却遭遇到这种局面,自己投资的几个亿的项目空置,还是挺遗憾的。”

贵为建筑大师的李宏进好似被潘志立带沟里去了。不过,此前4月2日,据人民网报道,李宏进持股80%的湘西太阳树民间文化研发有限公司因拖欠17名农民工工资13.67万被贵州省相关部门列入了“黑名单”。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