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美国贸易政策:损人害己的瞎折腾

知事

关注

来源:玉渊谭天

最近一个月,总部位于纽约的美国国际贸易法院近乎“瘫痪”。

这是美国国际贸易诉讼最重要的司法机构。

一般来说,美国国际贸易法院一年只处理300多起诉讼案件。

但最近几周,3000多份起诉美国政府的诉讼书一同涌入。

原告中有可口可乐、特斯拉等一众大型跨国公司和制造企业。

虽然他们来自不同的行业,但是他们有着共同的诉求,直指美国政府对华加征的关税。

美国企业为何集体与美国政府反目?又为何现在起诉?美国企业能赢么?

谭主跟不少熟悉国际贸易的律师聊了聊。

今年9月10日,HMTX Industries 向美国国际贸易法院提交了起诉美国政府的“诉状”。

曾在商务部条法司工作的任清律师一直关注国际贸易,他很快捕捉到了这个信息,并在自己的公号上,详细解读了这家企业的诉讼文书。

HMTX Industries最主要的诉求,总结起来有2点:

永久禁止再用“清单3”征收关税

美国政府要“连本带息”赔偿因为加征关税给自己带来的损失

“清单3”,说的是从2018年9月开始,美国向中国价值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的关税。

最开始加征10%,2019年又增加至25%。

这份关税清单一共有5745条税号商品。其中有一项,叫乙烯基地板,正是HMTX Industries公司的主营商品。

2018年,美国乙烯基地板市场规模约为30亿美元。其中,HMTX Industries 公司占据了主要的市场份额,并且每年以大约25%的速度增长。

中国,正是这家公司进口乙烯基地板的主要来源,已经持续了近40年

加征关税,意味着采购成本提高。

这些成本,HMTX Industries消化不完,只能由消费者承担。

因为关税,从HMTX公司到批发商,涨价近20%;批发商卖给零售商,涨幅接近25%。

到消费者这里,客厅、餐厅和走廊的地板要比以前多花数百美元。

其实,在“清单3”制定前,这样的担忧就已经出现。

负责制定关税清单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曾收到过6000余份相关的评论意见。

熟悉中美贸易的沈倩律师告诉谭主:

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制造地,几乎全球大部分汽车企业以及零部件企业都在中国设厂,甚至美国本土轮胎品牌固特异也在中国设厂,进而返销美国。汽车行业作为美国制造业的重要支柱,加征关税首当其冲受到沉重打击

特斯拉,赶在诉讼到期前的最后几天,把诉状交到了美国贸易法院。

在这之前,现任美国总统和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的关系,用“惺惺相惜”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他曾夸赞马斯克是“当代爱迪生”“美国的最强大脑”“世界上最伟大的天才之一”。

而马斯克,也曾是美国总统商业顾问团队中的一员。

没曾想,因为关税,他们也“反目”了。

直接原因还是成本上升。

2019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加征25%的关税名单中,特斯拉在加州费利蒙工厂Model 3型号电动汽车组装中用到的中国制造电脑和显示屏,正名列其中。

加上其他加征关税的影响,特斯拉最低配车型都上涨了14万元,大部分车型价格均突破100万元,在华销量显著走低

如何控制成本,美国的车企,选择“出逃”。

美国政府加征关税之后,特斯拉牵手上海,正式建厂。

今年第一季度,借着早早复工的上海工厂的东风,特斯拉生产了近10.3万辆电动车,交付了约8.84万辆。

这是特斯拉有史以来最好的第一季度表现,同比2019年增长了33%。

美国车企,因为关税出逃,并不是第一次。其中甚至包括“美国制造”的象征,哈雷。

多位美国总统曾为哈雷站台,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曾称赞哈雷为“美国的标志”。

但当现任美国总统宣布对进口钢铝加征关税后,这家“伟大的美国公司”,第一个“举起白旗投降”,将生产线搬到了海外。

加征关税后,哈雷购买钢材的成本,增加了75%。同时,欧盟的反制措施,也让哈雷的平均售价上涨了2200美元。

随着美国滥用“关税”,“哈雷事件”,正在变成“哈雷现象”。

2019年6月,600多家企业联名致函美国总统,敦促其化解与中国的贸易争端,信中详细算了关税给美国带来的伤害。

伤害不只是经济损失,而是就业岗位。

信中写道:

在已征关税的基础上,对另外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将使美国失掉逾200万个工作岗位。

制造业受损中国——加征关税——制造业流失加剧损失——失业增加。

美国正在陷入这样的恶性循环

美国一些人一直喊要让制造业回流,疫情期间,甚至有美国政客发表冷血言论称,中国受疫情冲击有助于制造业回流美国。

不止如此,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任库德罗一句——美国政府承担企业从中国迁回美国的成本,也把制造业回流闹得沸沸扬扬。

加征关税,正让事情往相反的方向发展。

美国在亲手逼走自己的制造企业。

汽车行业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

美国各行业,几乎都遭遇了无妄之灾

无奈之下,只能联合起来。

只不过,起诉,行得通么?

这指向了美国加征关税的另一个违法依据。

美国《行政程序法》第706节规定:

当法院认定政府机构的行为“武断、反复无常、滥用自由裁量权或在其他方面不符合法律规定”、“超过法定标准”或者“未遵守法律规定的程序”时,有权判定该行为违法。

按照美国的说辞,对中国启动301调查的理由是有关“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制定的清单1和清单2——共计500亿美元清单的中国商品,正是在301调查报告后针对中国知识产权实践提出的。

然而,加征“清单3”和“清单4”的理由,完全与中国知识产权实践无关

“清单3”针对的是中国对于进口自美国商品的加征关税反制行为,“清单4”制定的原因是中国未从美国进口足够的商品。

蔡开明律师告诉谭主,在美国企业看来,“清单3”和“清单4”加征关税的理由并非启动301调查时有关“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的原因。

因此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加征第三轮、第四轮关税的行为“武断”且“反复无常”,违反了《行政程序法》的规定。

在宣扬法制的美国,政府机构和政客的种种行为公然违反白纸黑字的自家法律条文。

说白了,美国制定的许多法律条文都是为了满足某些利益团体的政治目的而准备的冠冕堂皇的说辞

当形势发生变化,在实际应用中不再那么“顺手”时,甚至连自己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辞都可以公然抛弃,对于牺牲国内其他人的利益也毫不在意。

如此出尔反尔的“法制”连美国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最终引起美国内部的反目。

这次美国3000多家企业家已经站了出来,明天又会有谁呢?

纠结的制裁:揭秘美国科技制裁“狙击手”

美国反对美国再次上演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