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十倍牛股”车间爆炸背后:实控人8.5亿买下儿媳公司,曾因占用上亿资金、“忽悠回购”两吃监管函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7月27日晚19时10分,司太立位于仙居现代工业集聚区(简称仙居厂区)的碘海醇粗品生产车间发生爆炸事故并引发火灾。

十倍牛股炸了?重要车间突发爆炸,引发出子公司停产,股价跌停的连锁反应……

十倍牛股车间爆炸,引发近30亿市场变局

28日早间,司太立方面通报事故发生后,经公司及消防部门组织灭火和抢救工作,火势于19时40分许基本得到控制,事故中伤员被送至当地医院救治,目前本次事故造成2人重伤。

公开资料显示,浙江司太立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一家专业从事研发、生产、销售X-CT非离子型造影剂系列和喹诺酮类系列原料药及中间体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碘造影剂原料药主要产品为碘海醇、碘帕醇、碘克沙醇等;喹诺酮类主要产品为左氧氟沙星、盐酸左氧氟沙星等。

司太立是国内规模最大、品种最全的非离子型碘造影剂产品生产企业,与恒瑞医药、北陆药业并称为国内造影剂“三巨头”。根据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PDB数据,2019 年国内碘海醇市场规模为27.09 亿,同比增长7.54%,其中司太立产量及销量均位居第一。

2019年,司太立实现营收13.09亿元,同比增长46.98%;实现归母净利润1.7亿元,同比增长81.83%。

良好的业绩表现与发展前景下,司太立股价从2018年11月以来,单边上涨,涨幅超过10倍,今年以来涨幅一度超过180%。

而本次爆炸事故车间主要生产碘海醇粗品,目前该车间已无法正常生产。司太立公告显示,仙居厂区 2019 年的碘海醇原料药营业收入为 35,985.95 万元,占公司整体营业收入的 27.49%,产生毛利润为13,154.32 万元,占公司整体毛利润的 23.52%。由此,爆炸事故将对司太立业绩造成重大影响。

7月28日,司太立股价开盘跌停,收于70.43元,市值缩水逾18亿。

与司太立跌停相比,其余碘海醇概念股则是另一番风景,北陆药业、汉森制药等均大涨,这背后是市场对于碘海醇市场格局生变的忧虑。

耗资8.5亿买下儿媳公司,不到一年就违规停产

事实上,司太立被子公司拖累早有先例。

2019年12月5日,司太立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海神制药于近日收到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出具的《责令停产整治告知书》,责令海神制药就其前期调查发现的环境违法行为进行停产整治。

海神制药是司太立业绩增长的担当,年产180 吨碘海醇、100 吨碘帕醇,分别占司太立对应产能的30%、50%以上,因环保整治一下停产近3个月,而且还处于业绩承诺的关键时期,这个停产影响非常深远。

费尽周折收购的子公司不到一年就被停产整治,确实有点惨,这背后是有一段长达十年的“近亲联姻”。

司太立的实控人是胡锦生、胡健父子,二人持有司太立合计40.15%的股份。海神制药原名浙江台州泰平制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9月,经营范围为碘海醇、碘帕醇等碘造影剂原料药的制造,与司太立都位于台州,且属于同行。早在2007年,胡锦生就有意参与海神制药的股权转让而未成。

2017年起,胡锦生的儿媳卢唯唯通过旗下香港西南国际在境外收购海神制药100%股权,然后再8.5亿转卖给司太立。但是,由于彼时的财务顾问东方花旗证券被立案调查而终止。一年后,司太立成功收购海神制药,卢唯唯到手7.05亿,成为幕后赢家。

不过,对应的是,司太立面临流动性危机,短期负债明显扩大,而胡锦生父子几乎质押了手上所有的司太立股份。

与此同时,司太立的三股东朗生投资却不玩了,一路减持到清仓。司太立上市之后,朗生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司太立1935万股,合计16.13%的股份。截止到7月24日,不到三年的时间,朗生投资套现近9亿,即将完成清仓。

入主19年,胡锦生父子大赚70亿

司太立的前身是浙江省台州仙源医药保健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2001年起,胡锦生、胡健父子通过受让股权、增资等途径入主。

根据司太立招股说明书,小财女统计了一下,胡锦生父子出资不超过5000万的代价拿到了司太立的控制权,期间转手卖出一部分股份,收回超过1.1亿。

2016年3月,司太立成功登陆上交所,作为细分领域龙头,上市以来经营业绩稳步提升,股价更是轮番创高。四年的时间里,司太立市值增长超过11倍。6月29日,司太立股价达到历史最高的88.60元,市值达到180亿。

截止2020一季报,胡锦生直接持有司太立21.39%股权,胡健直接持有18.76%股权,加上胡建通过台州聚合投资有限公司间接持有的股份,父子二人合计持有41.25%股权,对应财富为68亿。

此外,2015年以来,司太立现金分红累计达到2.27亿,加上转增股本, 胡锦生父子分红收益超过1亿。这么算下来,入主司太立19年,胡锦生家族大赚超过76亿。

不过,一手打造出备受市场看好的造影剂龙头,赚得盆满钵满的胡锦生,在过去的一年中曾屡次陷入争议。

2019年一年之内,胡锦生吃到两次监管函。一次是违规占用司太立1.14亿资金解决个人债务,为了躲避监管用了多个妻族账号转账。

另一个则是因为2018年底的“忽悠回购”,司太立回购不足承诺回购下限的30%。

此外,2019年9日,证监会公布一则内幕交易显示,在胡锦生筹划收购海神制药期间,吴爱军丈夫利用吴爱军账户内幕交易获利9817元,而作为内幕知情人的胡锦生多次与吴爱军沟通联系,涉嫌泄密。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