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葵花药业实控人一审宣判:前妻“无意”33亿资产反被伤,一年多次减持套现近2亿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5月30日,康泰生物董事长杜伟民235亿的“天价分手费”刷新A股纪录。

一众“资本与婚姻”引用的案例里,葵花药业实控人关彦斌和前妻张晓兰尤为不同。

在这桩近33亿的资产分割中,张晓兰不但宣布离开自己参与创立的公司,还放弃了价值6千万元的股权。当时,张晓兰还被A股市场冠上“中国好前妻”。

但是,两人的“好聚好散”仅维系了一年多的时间。去年,本以一纸财产分割书收尾的故事,最终竟演变成关彦斌涉嫌杀人被捕。

就在昨日,法院宣判关彦斌因犯故意杀人罪,一审获刑11年。关彦斌对判决结果不服,表示将会继续上诉。

而85亿市值的药企早已等不及这位掌门人回归。

掌舵人减持让位亲女儿,继子手握家族边缘药企

“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

说起葵花药业这家药企,此前,外界的印象多半停留在这支“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广告上。再往前的话,当属葵花牌健胃消食片。

明星产品牢牢占据消费者对于一家药企的第一印象,无疑是一大幸事。

而随着2017年后,实控人关彦斌和张晓兰的婚姻破裂,外界对于葵花药业的关注也开始从产品分散到这些是非恩怨上。

确实,关彦斌张晓兰这对昔日夫妻之间的纠葛很难不引人注目。

在与张晓兰结婚前,关彦斌曾有过一段婚姻。关彦斌还与前妻马某育有关玉秀、关一两姐妹,而张晓兰此前则有一子宋萌萌。两人组建家庭后,2008年,又生有一子关童骏,当时张晓兰已经49岁。

终于在去年4月,二人之间的纠葛以关彦斌涉嫌杀人被逮捕而暂告段落,随之,两人的儿女们登场。

临危之际,关玉秀被委任为葵花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葵花药业董事长,关一被委任为葵花集团董事、葵花药业总经理。

此外,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关玉秀手握葵花集团近12家公司,包揽葵花药业、房地产开发、米业和商贸城等,关一则持有近18家公司。

而继子宋萌萌依然在葵花的主营药业中找不到姓名。此前,宋萌萌一直负责关彦斌家族的房地产生意。

此前,招股书显示,宋萌萌持有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的辽阳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5%的股权,持有其母持股的本溪房地产20%的股权,以及持有经营建筑、装饰材料等业务的辽宁冠京商贸有限公司15%股权。

时至今日,宋萌萌在这些公司的持股均未变。另外,招股书显示,宋萌萌还全资持有成立于2010年3月18日的香港注册企业胜美投资有限公司。

让人不得不好奇的是,在葵花药业没有话语权的宋萌萌却掌握着关氏家族支线药业生意。

天眼查显示,其名下拥有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和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菏泽)医药有限公司的股份均占比42.74%。关彦斌的哥哥关彦明则在南京同仁堂持股35%。

曾有投资者就此询问同仁堂与葵花药业的关系,而葵花药业仅回复“请参阅公司公告”、“公司如有收购计划,将按深交所要求进行合规披露”。

而在关氏姐妹掌舵后的第一年,公司实现营收43.7亿元,同比下降2.24%,归母净利润为5.65亿,同比增长0.38%。总体而言,葵花药业也算实现了平稳过渡。

值得关注的是,过去一年间,葵花药业共发布过9次减持公告。其中,2019年12月11日-19日期间,关彦斌多次减持葵花药业股份共678.62万股,市值合计近1.13亿元。今年从6月3日至7月6日,关彦斌再度连续减持,累计套现约8608万元。

而截至7月7日,关彦斌累计减持约5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

小葵花“向阳”二十余年,创业夫妻却反目

说来也巧,就在关彦斌挥刀的前一年,原《哈尔滨日报》高级记者王作龙以长篇报告文学方式,为关彦斌和葵花药业写了本《悬壶大风歌》。

同年,在葵花药业举行企业改制成立20周年的庆祝大会上,当时参加大会的人向《经济观察报》记者称“《悬壶大风歌》也是人手一本”。

弃政从商,几经波折,在将匕首伸向前妻前,关彦斌的经历确实颇为传奇。

20世纪80年代前后,赶上时代的浪潮,时任五常县二轻局团委书记的关彦斌决定下海,到属下一家几近破产的砖瓦厂任职厂长。

很快,在关彦斌带领下,砖瓦厂迎来转机。随后,关彦斌向砖瓦厂员工提出转型,集资5000元做塑料。关彦斌从黑龙江省化轻公司拿到了珍贵的100吨聚乙烯批条,左手低价进,右手高价出,不久后,塑料厂就成了五常县的“大厂”。

好景不长,塑料厂风光几年遂陷入产品积压、退货等问题,关彦斌一路南下到深圳,希望能找到解决办法。可惜,事与愿违。据张晓兰向《经济观察报》透露,关彦斌同一位香港小姐创业,合同签得不太好,亏了2000万。

在深圳碰壁后,关彦斌又回到了五常。风水轮流转,在他离开的短暂时光里,五常县“大厂”早已变成国有制药厂,这让关彦斌铭记于心许久。

直到1998年,关彦斌听到制药厂因经常不善,有出售的想法,于是,当下出手。就在这个时候,尚在沈阳机关工作的张晓兰掏出10.49万元,持股比例为0.76%。

葵花药业初创时期,像张晓兰这样拥有正处级干部背景的管理员并不在少数。结合葵花药业的招股书,其董监高人员中,弟弟关彦玲曾任五常市委老干部局主任,刘天威曾任职于五常市常堡乡财政所,赵连勤曾任黑龙江省司法厅干部教育处副处长……

关彦斌拿下五常制药厂,后改建成黑龙江省五常葵花药业有限公司后,关彦斌与张晓兰正式结婚。随后,张晓兰辞去机关工作,进入五常葵花管理层。

在张晓兰加入以后,关彦斌的三弟关彦玲和四弟关严明才陆续加入。

但在后续的公开新闻中,却少见张晓兰的名字。2014年,葵花药业登陆深交所,当时同关彦斌一同敲钟的是哈尔滨市长,全程未见张晓兰的踪影。

《悬壶大风歌》出版后,张晓兰看后称很不满意,认为这本书没有如实反映自己在葵花药业改制、发展过程中的贡献。

无论是在葵花药业发展上还是在感情上,关彦斌对张晓兰多有亏欠。两人离婚,张晓兰提出放弃股权,关彦斌提出现补偿9亿元,分3年付。截至去年6月,关彦斌已支付6.5亿元。但今年4月,张晓兰就离婚财产和抚养费向法院申请冻结关彦斌财产,而关彦斌方则称未到支付期。

此次,一审过程中,关彦斌的辩护人曾称其存在精神类疾病,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且有自首情节,但未被一审法庭采纳。

截至今日收盘,葵花药业下跌股价下跌1.14%至14.81元,市值近86.5亿。且今年以来,医药股板块大爆发,对比同板块有68只股票涨幅超过50%,而葵花药业股价只上涨了7.63%,“关二代”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