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欲55亿吞下韩国大财阀生意,做西服发迹的“壳王”郑永刚“不要太潇洒”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杉杉西服,不要太潇洒”。

90年代,你可能会错过几集《西游记》,却逃不过被央视这支广告“洗脑”。

笔挺、有范儿,这是属于内地90年代潮流男孩的Supreme。中国服装史上第一次启动代言人的品牌,刘翔斩获“亚洲飞人”后签的首个商业代言、中国服装第一股……这都是90年代“潮牌”杉杉高光时刻有过的排面。

“跨栏高手”早已不再跨栏,藏身于西服背后的“裁缝”郑永刚却爱上了“跨”,金融玩壳、锂电掘金……先后豪掷3个亿、50亿,乐此不疲。

“不要太潇洒”的服装第一股“裁缝”

6月10日,杉杉股份发布《重大资产购买预案》,拟以现金收购LG化学旗下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韩国的LCD偏光片业务及相关资产,交易基准购买价为7.7亿美元(约合55亿元人民币)。

消息一出,杉杉股份6个交易日连发6条公告,回应上交所问询及股票异常波动。

今日,杉杉股份再出公告称,延期至7月7日回复上交所对公司重大资产购买预案信息的问询函,并将于7月14日前完成回复工作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做西服的想吞下“韩国五大财阀”之一LG的面板生意,论潇洒程度,郑老板一点不输当年。

上世纪80年代,大江南北吹起一阵改革春风,一个叫郑永刚的年轻人从部队汽校教练退役,踏上了回乡——浙江宁波之旅。

1989年,在家乡当上棉纺厂厂长的郑永刚突然接手了一家濒临倒闭的服装厂,也就是杉杉西服工厂的前身。左思右想,郑永刚也无从着手,直到他坐上南下去深圳的火车。

在火车上,郑永刚偶然瞥到了坐对面的人穿着的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西服。灵机一动,他瞅准了男士西服这一桩蓝海生意。

90年代初,郑永刚几乎是最早发现电视营销潜力的那一批老板。哪怕是借了3万元,郑永刚也要去央视打广告。一时之间,“杉杉牌西服,不要太潇洒”的广告语火遍大江南北。

不止于此。执拗的郑永刚坚信“我需要的正是像上海人那样的识货人,他们一眼就能看出什么是好东西”,为了得识货人“赏识”,郑永刚又花重本把店开到上海去。

如果说那个年代,浙商把抢占上海滩当作是一般愿景,这份执念在郑永刚这里要更深一分。

当时,上海最不缺叫卖的人,却完全没有“品牌代言人”一说。郑永刚就在这时瞅准了上海滩颇有名气,一度有“中国高仓健”之称的演员翟乃社,翟乃社也借此成为“中国服装史上第一位代言人”。

不到三年时间,郑永刚非常争气,不但带领杉杉西服扭亏为盈,还一举拿下37.4%的市场占比和国内男装销量第一。1996年,杉杉股份成功在上交所挂牌,郑永刚敲响了“中国服装第一股”的锣鼓。

西服看的是面子,郑永刚要的是里子。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刘翔夺得冠军,几连跨后成为“亚洲飞人”。积极、健康、拼搏……“飞人”一连串的特质在郑永刚眼里闪耀,当晚,郑永刚手下就到达刘翔在上海的家,拿下了“跨栏高手”的第一个中国品牌代言。

自此,“不要太潇洒”的杉杉与奥运冠军“平起平坐”,“中国有我(刘翔),杉杉有你”。

“裁缝”三跨,“请称呼我为金融家”

发迹后,郑永刚对《浙商》杂志回忆起刚接手服装厂时,稍稍倒了点苦水,“由于资不抵债,连银行的贷款都拿不到”。

而从资本爱答不理的对象,转而成为宠儿,郑永刚只用了五六年的时间。

上市之后,郑永刚左手“缝纫”着西服,右手就开始操控起商业项目。宁波银行、太平洋金融保险的股权投资背后都有杉杉系资本的身影。

2007年,宁波银行上市后,杉杉股份陆续减持其股份,累计获益超过15亿。21世纪经济报道问他减持原因时,他也颇为坦诚:“金融只做财务投资,赚到钱就退”。

此话一出,也不用对多家上市公司都有其“玩壳”的轨迹感到好奇。当年,申通快递借艾迪西壳上市,郑永刚旗下的公司“躺赚”13个涨停。

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郑永刚手握18家公司实控权,涉略范围含括城市综合体、文化传播等诸多领域。

话说回来,真正让他上心的还是锂电撬起的新能源市场。1999年,杉杉股份刚上市三年,明面上,郑永刚对外还是拿西服当命脉的老板,背地里他也开始为西服生意的红利期限打上了问号。

当年冬天,鞍山碳素研究院一个课题研究主动“找上门”来,郑永刚先是投了8000万,随后又投了3个亿,开始在上海浦东建厂做负极材料。

A股市场不差玩跨界的。比亚迪做口罩、五粮液造汽车,但到了郑永刚这儿,一介传统服饰业突然跨去新能源,还是着实让身边人觉得他“疯了”。再加上,郑永刚确实不懂技术。

但这一轮豪赌的最终结果是,鞍山研究院成功将技术产业化,打破了电池负极材料的垄断格局。从而,直接为郑永刚带来了今后国际知名的新能源材料供应商。

2001年,杉杉股份以4500万元收购锂电池项目所属公司杉杉科技。随后,郑永刚的新能源生意开始光明正大地被嵌入杉杉股份的财报中。

搭上智能手机“快车”,2013年,锂电市场破发,同时,郑永刚也卸下了中国服装第一股“裁缝”,继而接上锂电龙头。这一年,在杉杉股份年报中,锂电池材料的营业收入首度超过杉杉西服。

2015年,杉杉西服在市场占比下滑到2.25%,仅剩巅峰时刻的二十分之一。此后,郑永刚有意回避西服起家的往事,更倾向于“金融家”这个称号,甚至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我希望我是从服装进来,从金融出去,我希望成为一个金融家”、“请叫我金融家”。

郑永刚之意已不在服装,逐渐成为坊间共识。这反映在财报上则是,杉杉西服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两年关店过百家,到了2017年,财报中直接不再公布这一数据。

怎么说也是当年“招牌”,2018年,经郑永刚之子郑驹“带队”,杉杉西服二次冲击港交所。意料之中,郑永刚未出现在仪式上。上市首日,杉杉品牌跌破发行价。

今年2月,郑永刚更是直接作价1.68亿转让杉杉品牌6000余万股,占总股本的48.1%。曾经让其发家的杉杉品牌,在二十余年的筹码交替中,沦为“弃子”,不再纳入杉杉股份的合并报表。

过往,他曾放言“独角兽是小儿科,宁波人都是做大企业、大买卖的”,此次的手笔也是郑永刚自2016年以来砸下的第二个50亿。砸下上一个50亿时,他的目标是“中国特斯拉”,眼下,特斯拉已经来了中国。

不知道“能卖的会全部卖掉”押在锂电材料上的郑永刚,这次的目标又是什么?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