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贪玩玩出80亿身家,九毛九老板却要关闭京津所有店“龟缩”回华南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经常爆满,天天排队的餐馆,怎么会关门呢?”坐标天津的“吃货”小李有点懵,他一直迷恋九毛九的山西面,劲道、实惠,还有香喷喷的大骨头。

近日,“内地餐饮上市第二股”九毛九,喜迎股价大涨近80%的同时,突然宣布关闭北京、天津、武汉的所有九毛九餐厅。

吃货们震惊了,报复性消费没来,天天打开排队的网红餐厅没了。而一年净赚2个亿,凭借九毛九的上市,跻身亿万富翁的“山西面王”管毅宏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九毛九开启关店潮,关闭22家门店,吃货们很受伤

5月12日晚间,九毛九公告称,为了节省成本缓解疫情影响,决定关闭客流较少的门店,并停止在北京、天津及武汉经营九毛九餐厅。

公开资料显示,九毛九集团旗下有“九毛九西北菜”、“太二酸菜鱼”、“2颗鸡蛋煎饼”、“怂”冷锅串串和“那未大叔是大厨”5个品牌,定位囊括网红店、外卖到高端餐饮。其中,九毛九西北菜、太二酸菜鱼是九毛九旗下规模最大、人气最高的两大餐饮品牌。

官网显示,九毛九西北菜餐厅在北京和天津分别拥有6家门店,在武汉则有10家门店。而太二酸菜鱼则在北京有7家门店,天津和武汉分别有2家门店。

这意味着,九毛九一口气至少关掉22家门店,吃货们的心情很复杂。

小财女查询发现,京津地区的九毛九门店均显示暂停营业。上海地区没有九毛九门店,却有13家太二酸菜鱼门店,均正常营业,其中6家还推出了视频踩点、探店的活动,显示营业正常,人流量已经恢复。此外,还有三家门店在规划中,一家南京西路店即将入驻豫园晶品购物中心。

不过,这一切随着九毛九餐厅突如其来的“闭店潮”或将迎来变化。

一年净赚2个亿,疫情停业亏了一半的利润

2012年,九毛九西北菜北上,在北京开了第一家门店,全国第40+门店,那时九毛九的全国扩张尚未完成三分之一。然而,8年后,九毛九却全线撤退,“龟缩”华南大本营,仿佛一切回到了原点,连带着拳头品牌“太二酸菜鱼”的百店计划提前搁浅。

九毛九年初上市时,招股书中表示,2020年计划将在一线、新一线、省会城市开设18家九毛九餐厅,80家太二餐厅以及24家其他品牌餐厅。然而,12日公告中,却是“公共卫生事件的持续影响可能会影响新餐厅的开业时间”。

5月13日,九毛九回应称,“目前,九毛九西北菜这一品牌正在面临转型升级,除了华南和海南的门店外,其他地区的门店我们将会使其在租约到期后自然关闭,尽管其中有不少成绩很好的门店。我们这一举动的目的是把品牌管理半径缩小,把转型升级做好,之后再做新一轮的开店扩张。”

事实上,虽然疫情对于餐饮业影响较大,但市场一直比较看好九毛九,上市以来3个多月,其股价大涨近80%。2019年全年,九毛九净赚了2.17亿,旗下餐厅增加超过百家。

不过,1月26日以后,九毛九旗下餐厅停业了一个多月。按照其员工成本、水电、租金核算,停业损失接近1个亿,几乎亏掉了半年的利润。这或许是九毛九收缩的原因所在。

早在2月初,西贝贾国龙喊着撑不了3个月,求帮助的同时,九毛九集团董事长管毅宏表示,疫情损失还在统计,希望政府能在税费上有减免政策,或者能有相关补贴补助。

创始人身价超过70亿,因“贪玩”搞出了“太二”

1月25日,九毛九集团登陆港交所,股价首日上涨43.94%,市值127亿港元,直接造出10位亿万富翁、50位千万富翁。其中,九毛九集团创始人管毅宏身价直接超过80亿港元。

从一间57平的小面馆白手起家,到130多家门店的上市企业,管毅宏用了25年。"九毛九"的面食,“山西面王”卖出了“九九九九”的天价。

上世纪90年代,管毅宏先后任职于山西纺织印染厂、联想集团山西分公司和海南神龙股份有限公司。1995年10月,下海创业,在海口市盘下一家57平米小店,只能塞6张桌子。

刚开业没几天,碰上了台风,小面馆停水停电还漏风,管毅宏被迫在马路边卖起了面条。当时很多餐厅都涨价了,唯独他没有,名声由此传开了,生意也火爆起来。

到2002年,海南做的风生水起,管毅宏进军广州,在跑马场开了第一家店,照搬了海南的小面馆,小店生意也不错。

2005年,管毅宏成立了九毛九集团,以“九毛九”作为品牌。“九毛九”这个招牌是有讲究的,寓意是“晋商善贾,分厘必争”,财富一点点聚起来。山西人的招牌脍炙人口,再加上九毛九的实惠与亲民,很快他就在广州站稳了脚跟。

此后,曾经只能养家糊口的九毛九,高歌猛进在华南地区打开了市场。

2009年,管毅宏去了一趟上海,发现了购物中心的潜力。回到广州后,一直寻找机会,不过,自家的小面馆没人搭理。

直到白云万达招商,管毅宏撞上了“狗屎运”,商场开业前几天,阴差阳错突然空了一个位置,替补的九毛九进去了。结果,还没做好赚钱的九毛九,生意火爆得一塌糊涂。

管毅宏后来回忆道:“进购物中心,是一种新的尝试,谁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当时我们以为那是巨亏的一个店,结果它一炮打响了。”

从此,一炮而红,九毛九成为商场的宠儿,管毅宏带着九毛九开启了长跑,北京、天津、武汉,顺便摸到了上市的门槛。

2015年,在一众朋友的反对中,管毅宏做起了“太二酸菜鱼”,理由是“餐饮业打磨老品牌的难度超过做一个新品牌。人往往会偷懒,我就是。”

有点任性,太二的味道!不过,作为“立志做宇宙第二”的网红餐厅,在吃货们的热捧下,太二在很短的几年内迅速起飞,成为全国酸菜鱼老大,年收入超10个亿。

很快,“因为好玩偷懒才做多”的管毅宏又打出了”两个鸡蛋”、“那未大叔是大厨“的牌,旗下品牌高中低端都来了一遍。这次,九毛九收缩后,不知道是不是大叔和两个鸡蛋要站出来了?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