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比农夫山泉还“甜”的疫苗生意:创始人身价暴涨400多亿,26连板后股价还在上扬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小财女拍了拍“你”

并向你丢来一个“星标”邀请

两个月,26连板后股价依然持续上扬,荷包暴涨四百多亿。

谁也没有想到,今年年初尚陷入“毁林取水”争议的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shǎn)睒,在四个月后,因为疫苗,就打了一场翻身仗。

就在万泰生物挂牌上市的同一天,钟睒睒手下的另一支大军——农夫山泉,也向港交所发起了冲刺,净利近50亿的饮料龙头首度揭开神秘面纱。

两块钱一瓶矿泉水,卖了24年,那么钟睒睒从中国最有钱的“搬运工”到疫苗大鳄,真的只是一朝之间吗?

钟睒睒是谁?一介营销鬼才

万泰生物“起飞”之前,钟睒睒其人就如同他的名字,外界知之甚少。

取名睒睒,一来有光辉闪耀的意思,二来暗含取名字的人文化水平非同一般。

1954年,钟睒睒出生于浙江杭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因为父母遭下乡劳改,他小学五年级便辍了学,先学了木匠,又做了泥瓦匠。

高考恢复后,钟睒睒连考两次都没成,最后去了专教高考落榜生的电大。机缘巧合之下,钟睒睒考入《浙江日报》农村部,在那儿当了五年记者。

20世纪80年代,内地突然刮起海南淘金热。钟睒睒南下,企图在下海浪潮中再续报业传奇,为此他还给这份私营报纸取名为《太平洋邮报》,最后,这番计划随太平洋浪花付之东流。

情急之下,钟睒睒又在海南种起了蘑菇、卖窗帘、摆起了地摊,均血本无归。

直到1991年,他遇上了老乡宗庆后的娃哈哈。当时,娃哈哈在拓展业务线,光卖AD钙奶差点意思,便发展起了口服液生意,钟睒睒顺势拿下娃哈哈口服液的海南代理权。

说好拿的是海南代理权,但因为当时娃哈哈口服液在广东热销,钟睒睒前脚在海南低价拿到口服液,后脚就高价卖给广东买家。一来二去,这事败露,钟睒睒的代理权也就没了。

后来,他与宗庆后的这段往事经常被人提及,再加上在饮料江湖暗战不断,2013年,21世纪经济报道称两人“恩怨情仇可拍电影”。

卖过一阵子口服液后,钟睒睒也算对海南保健品行业摸了个底。在这期间,钟睒睒还发现,海南盛行喝一种龟鳖养生堂。一经启发,1993年,钟睒睒成立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打响“养生堂龟鳖丸”。

随后,钟睒睒连续输出“农夫山泉”、“清嘴”、“母亲牛肉棒”、“成长快乐”等十多个品牌和产品,并且每一个品牌背后都暗藏钟睒睒在办报中未完成的夙愿。

从农夫山泉面世之初的“有点甜”,再到老母亲牛肉棒捆绑的美国故事,钟睒睒手下的这些品牌还真应了他那句“我们不缺故事”。

然而,一旦故事讲好了,产品质量跟不上,再多的包装都会衍化为孽力反噬。首当其冲的就是钟睒睒的出名作——农夫山泉矿泉水,“水质门”、“水源门”陆续来袭。

舆论风口浪尖过后,营销鬼才钟睒睒做了什么呢?当时市面上娃哈哈、康师傅主打的都是纯净水,而钟睒睒请了一众媒体到千岛湖,玩起了“天然水”,再往后,一句“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一洗前尘阴霾。

4月29日,农夫山泉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过去三年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和240.21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和49.54亿元。

一时之间,资本市场不乏“农夫山泉不缺钱”这样的声音。 

农夫山泉的百亿疫苗生意

农夫山泉的招股书还向外界传递了一个信号,这家公司三年来分红超过100亿。

进一步来看,据福布斯2019年中国富豪榜,钟睒睒以137.9亿元,名列第186位。而今年,钟睒睒无疑要为他29年前的决定,再往前挪数个位次。

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钟睒睒名下共116家公司,主要横亘保健品、生物制药、饮用水饮料、食品四大版块。并且这四大版块都是钟睒睒二十多年前埋下的种子。

现如今,就差上“封神榜”的万泰生物,实际上由钟睒睒创建于1991年4月。

这么多年,从甲肝、乙肝、丙肝、戊肝等50多种体外免疫诊断试剂,到SARS、H5N1型禽流感、新冠肺炎等重大传染病疫情诊断试剂,在生物制药上,钟睒睒也没少跟“热点”。

只是悄然布局了这么多年,HPV疫苗这回,终于轮得上万泰自己鱼跃龙门,成为热点本身。

“HPV疫苗是不是人人都要打?男的也要吗?”这两日,在某问答社区上,“如何看待复旦大学教授曾玫的HPV疫苗科普直播”突然迎来18.6万浏览。

在以往众多媒体报道中,HPV疫苗多用来预防宫颈癌,因而多被称为“妇女之友”。

而实际上,HPV感染还有可能导致肛门、阴囊、口咽等部位的癌症,另分二价、四价和九价,于是,这场讨论也开始被越多越多的年轻男性盯上。

区别于2018年初,HPV疫苗初登内地,当时,内地市场尚是一片蓝海,尤其是九价疫苗市场。两年时间内,内地HPV疫苗已遭迅速抢滩。

一位曾在香港私立医院接受HPV九价疫苗的接种者告诉小财女,“当时真的是一针难求”,并称自己是2018年初通过朋友接触到香港私立医院疫苗,预约了半年,当时三针默沙东九价疫苗共计花费一万多。九价疫苗分三次接种,每次往返机票需要花费三千多,外加酒店费用一晚一千多。

另有同时期香港在读学生透露,通过校内统一接种,三针费用在3000港币左右,校外接种三针则需要五六千港币,“供应量非常紧张”。当时,HPV疫苗市场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因而,作为国内首批的二价HPV疫苗所有公司,万泰生物一上市随即引来一片关注。

加上实控人的多重身份和惊人成绩,近日,万泰生物也招来诸多对其变现方面的担忧。

而对于钟睒睒本人,知名策划人李光斗曾给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评价:“养生堂是龙生九子,钟睒睒是中国企业家中最能‘生孩子’的老板”,实际上现年66岁的钟睒睒已逐渐淡出生意,而除了农夫山泉、万泰生物,钟睒睒的其余“几子”还在野蛮生长……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