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A面慈善爱国B面套现跑路,“消防女王”终于“灭”了自己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讲个笑话,“做灭火器材的先灭了自己”,曾经的消防第一股要退市了,股民们欲哭无泪,“对着K线图,一哭一上午”。

这个笑话真实地发生了,两年多市值蒸发逾90%,创始人姐弟则疯狂减持了20多次,套现16亿精准跑路,期间还伴随着多元化的游戏、“引狼入室”、内斗不止的戏码上演,终于被彻底掏空的中广天茂即将迎来面值退市。

“消防第一股”面值退市,6.5万股东“血亏”

5月11日,天广中茂连续第三个交易日跌停后,股价报收0.69元/股,再创新低。

盘后,天广中茂公告称,公司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根据有关规定,公司股票自5月12日起停牌,深交所自公司股票停牌起15个交易日内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

截至今年3月31日,天广中茂股东人数有65105户,较上期增加了26.58%。

公开资料显示,天广中茂始创于1986年,原名天广消防,2010年11月在深交所上市,在民营消防“一证难求”的时代,成为消防领域第一家上市企业,被称为“消防第一股”。

在2018年亏损4.56亿后,至今天广中茂仍发不出2019年年报,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预计全年暴亏21.58亿到30.47亿。

天广消防的创始人是陈秀玉,被称为“消防女王”,她用了近20年带领一家企业从小作坊到200多亿的消防龙头,然而,掏空一家企业却仅仅用了两年多。慈善公益、众多荣誉傍身的“消防女王”却减持跑路,留下一地鸡毛,无疑让她的故事增添了很多神秘。

因“骨子里的朴素爱国情结”,转做消防

在商业繁荣的南安,有一群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企业家,商场中,她们雷厉风行,是掷地有声的老总,回到家则是温柔贤惠的妻子与良母。这群“女汉子”组建了一个南安市女企业家联谊会,而陈秀玉就是其中代表性的一员。

2018年12月29日,泉州市女企业家联谊会换届,这位仅小学毕业的女企业家,被推举为会长。

陈秀玉出生在南安下属乡镇的一个普通家庭。1986年,白手起家的陈秀玉创办了南安城关水暖材料厂,主要做水暖材料,这是天广消防的前身。

一年后,大兴安岭一场大火灾震惊全国,这也改变了陈秀玉的人生轨迹。

“当时国内只有几家消防定点生产企业,几乎全部国营,产品结构单一不说,品种更是少得可怜。”伤心悲痛之余,陈秀玉心有不甘,她认为如果有专业到位的消防装备,小火何以酿成大灾?

“我们这辈人骨子里都有一股朴素的爱国情结,感情上更愿意做一些对国家、对民族有意义的事情。”她道出了转做消防的初衷。

凭借两部机床、8个工人,用做水龙头的设备,陈秀玉捣鼓出了第一批消火栓。一个民营,无证的“黑作坊”,凭借产品质量,打开了销路。

1989年,她注册“天广”商标,走上品牌经营之路。2005年6月,陈秀玉引进了第一个南安博士后,天广消防成为南安第一家获批设立博士后工作站的企业。

很快,天广消防的产品远销30多个国家和地区,北京奥运会时,天广的产品更是被广泛运用于鸟巢和水立方等,在陈秀玉的掌舵下,历经十几年的发展,天广消防从一家不起眼的小型消防器材加工厂,发展成为行业领头羊。

2010年,天广消防成功上市,成为中国消防行业中小板第一股,一直到2017年,“消防女王”的版图与声名达到了巅峰。

“慈善女王”的B面,姐弟套现16亿,精准跑路

在事业做得风生水起的同时,陈秀玉也做起了“慈善女王”的公益。

陈秀玉一直担任南安市慈善总会名誉会长,多次援助贫困母亲、留守儿童等,也先后为多个派出所捐赠消防设备,为甘肃灾区捐赠水窖等。

这次新冠疫情,陈秀玉也没闲着。3月18日,据经济日报泉州报道,在武汉“雷神山”开工后,陈秀玉调集了20万消防器材准备支援,在未能成行后,她从海外购置了26000个口罩捐给了南安市医院、企业家联谊会等。

然而,“消防女王”的消防事业逐渐坍塌,天广中茂也在陈秀玉无极限的减持下,一步步踏入深渊。慈善、爱国与杠杆游戏、精准跑路的资本高手集于一身,受害的或许只有6万多的股民,深套两年多的他们,没有等来奇迹,却等来了退市。

前一段时间,瑞幸暴雷,陆正耀的神奇操作让市场大跌眼镜。于是有个段子是,世上最成功的人就是:把公司做上市,然后在高价时马上套现走人,管人家怎么亏本跳楼都不管我事。这个用来形容陈秀玉也非常恰当。

2015年,陈秀玉斥资超过24亿,溢价90.83%、469.25%收购了中茂园林、中茂生物后,改名的天广中茂股价涨幅一度超过200%,陈秀玉以44亿身价跻身2016胡润富豪榜单。直到2017年,天广中茂市值超过260亿,陈秀玉以42亿身价位列胡润百富榜937位。然而此后,不断套现跑路的“消防女王”从此与富豪榜无缘。

迎来一年多的高峰中,“消防女王”赖以发家的消防日渐衰微,而园林工程、食用菌大踏步前进,陈秀玉的高杠杆游戏玩得飞起,不过泡沫也越来越大,到2018年商誉暴雷彻底捅破了一切。

不过,陈秀宁似乎很早就嗅到了一些味道。从2016年起,陈秀玉、陈文团姐弟开始“A股减持王”,疯狂减持。其中,2016年5月,短短一个月陈秀玉累计减持天广中茂8359万股,套现6.61亿,直接导致天广中茂出现无实控人的混乱局面。

从2016到2018年初,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陈秀玉姐弟一口气减持了20多次,毛毛多的减持公告后,二人套现近12亿。同时,姐弟二人剩下的股份逐步质押到了99%。

2018年3月,陈秀玉姐弟二人在天广中茂17年盈利大增的前提下,谋求转让全部的股份,不过“卖壳”最终还是失败了。

2019年3月,姐弟二人再次转让5%的股份,套现3.09亿,并引入了东方盛来。不过,讽刺的是,很快因为商誉暴雷与业绩大亏,引发双方之间的内斗。之后就是一地鸡毛,项目各种停工,债务违约,天广中茂一步步滑向深渊。

而另一边,加上早先2014年的减持,陈秀玉姐弟二人累计套现16亿,想想2013年的时候,陈秀玉以手中14亿元的股票市值位列女性董事长财富榜前十名,公司都退市了,陈秀玉这一波貌似不亏。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