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被实名举报财务造假,徐峥、吴京背后那个大佬能否拯救巨亏23亿的北京文化?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大戏连连看,天天有大瓜!

4月29日晚,曾出品《流浪地球》、《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爆款的北京文化被实名举报了,举报者是自家(前)副董事长娄晓曦。此时,2019年巨亏23亿,股价一路暴跌的北京文化刚 “吃了一回饺子”,股价单日大涨9%。

随后,北京文化声明回应称,言论不实,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出逃海外。

不过,一份实名举报信还是扒出了北京文化的底裤,昔日名噪一时的爆款打造方正陷入7年转型、巨亏兑现的尴尬境地,而因利益分配不均、高管之间不断的内斗更是伤口上撒盐。

实名举报的罗生门,导火索是举报人被“卖子”

4月29日,娄晓曦以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的名义发文,向证监会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董事长宋歌与公司副总裁张玉龙涉嫌“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并附上了向证监会、深交所递交的“举报信”部分截图。

娄晓曦称,北京文化2020年4月29日发布公告,巨亏20多亿、倒改2018年审计报告、低价出售世纪伙伴,试图粉饰太平、把财务造假的“罪”改成“错”,欺瞒监管机构、侵害广大股东利益。

小财女扒了扒,天眼查显示,娄晓曦旗下有14家公司,直接持股5家,其中持有西藏金宝藏100%股权,北京世纪伙伴投资公司85%股权。同时,娄晓曦还是新疆嘉梦合伙企业出资最大的合伙人,也是法定代表人。

而西藏金宝藏与新疆嘉梦合伙分别是北京文化的第三大、第四大股东,合计持有北京文化11.75%股份。

这还没完,北京文化的全资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娄晓曦于2009年出资2475万成为大股东。

2012年起,娄晓曦一直担任世纪伙伴文化传媒董事长,也是法定代表人。在娄晓曦掌舵下,世纪伙伴文化传媒先后出品《将军》、《红娘子》、《勇敢的心》等多部剧作,迎来飞速发展,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完成三轮融资,在2014年被北京文化以13.5亿的高价收购。

然而,就在4月29日娄晓曦实名举报前,北京文化公告称,拟将持有的世纪伙伴(文化传媒)100%股权转让给北京福义兴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扒一扒,北京福义兴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前身是北京福义兴达商贸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1万,此前是从事销售机械设备、文具用品、纸制品的商贸公司。2019年7月才变更企业名称,加了一堆文化交流、影视策划、公共关系服务等经营范围。

不过,一直到2019年年底,福义兴达总资产仅116万,全年营业收入为0,没有开展业务。

买的时候,情谊深厚,出价13.5亿,到头来,4800万贱卖给“壳公司”,北京文化自身税前获利仅30万,这究竟为哪般?“过河拆桥”,一把拉扯大世纪伙伴的娄晓曦无疑很受伤,这成为实名举报的导火索。

北京文化“三人行”,两位已决裂

就在举报罗生门的当日,北京文化一口气发了30多个公告,包括2018年年报业绩更正、购买董监高责任险等,不知道是不是有点“虚”。不过,2019年全年净利润下滑1943.12%,暴亏23.1亿,却是尴尬的事实。

从7年前全面转型文化影视到2008年以来的首亏,还是暴亏,对于北京文化而言一切仿佛重归原点。

北京文化的前身是京西旅游。1994年,京西旅游与门头沟旅游局、农林局签署了为期 25 年的承包协议,拿下灵山、妙峰山、百花山、潭柘寺、戒台寺“三山两寺”的经营权,借此一举登陆深交所主板。

此后,京西旅游逐渐衰微,随后三次尝试与房地产公司进行重组都失败了,游走在退市的边缘。直到2005年,与北京昆仑琨地产完成重组后,更名为“北京旅游”。

2010年7月,华力控股入主北京旅游,随后的几年,也没有折腾出结果。

不过,在2013年12月,北京旅游斥资1.5亿元收购宋歌旗下的摩天轮文化,宋歌出任北京旅游副董事长后,凭借摩天轮的《同桌的你》、《心花路放》爆款表现,北京旅游在影视圈一炮而红。

有了甜头,开门红打响,“北京旅游”更名“北京文化”,全面进入影视娱乐圈。不久后,一口气宣布三个收购。

一个棋盘上,几位背景不凡的大佬肩并肩,宋歌主导,负责电影板块,娄晓曦擅长电视剧板块,王京花专注于艺人经纪板块,各司其职,一度默契配合,共享利益。由此,北京文化也有一段高光时刻。

然而,很快我们看到了电影板块爆款连连,电视剧板块每况愈下,经纪业务日子也不好过,陈道明、关之琳等大牛演员相继离开。

在2019年报中,看看北京文化怎么说的。北京文化暴亏23亿,仅世纪伙伴、星河文化的商誉减值就接近15亿。

看看一度并驾齐驱的“三剑客”,天差地别,逼得北京文化斥资8.4亿收购北京东方山水度假村有限公司的股权,想重回旅游的老路。

相应地,贵为北京文化副董事长的娄晓曦在与宋歌的对话中逐渐处理下风,二者的矛盾逐渐激化。

2019年8月,娄晓曦“出局”,辞去了北京文化副董事长、董事等职务。而此次娄晓曦的实名举报,矛头直指宋歌财务造假、挪用资金等罪状。

北京文化的“白马骑士”,吴京背后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宋歌一直是北京文化的灵魂人物。谈到北京文化与宋歌,二者像极了灰姑娘落魄卖身、颠沛流离,白马王子救场,慧眼识人,扭转乾坤的故事。当然,慧眼识人中,识的是吴京、徐峥,两位票房收割机封神的同时,宋歌成为拯救北京文化的那个男人。

1990年,“学霸”宋歌从清华热能汽车系毕业,先后担任清华紫光通讯有限公司总经理、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合伙人。

2005年,宋歌开始投资电影,第一炮就是徐克导演的《七剑》。2008年,宋歌成立了完美时空影视公司,投资拍摄了《非常完美》,并主导开发了《失恋33天》。彼时,北京旅游利润暴跌686.55%,亏损逾3000万。

2011年,宋歌来到了万达影视担任总经理,此后两年,虽然与主导地产的王健林没有檫出火花,不过,他还是交出了《北京爱情故事》《警察故事2013》《寻龙诀》等的战绩。

随后,离开万达后不久的宋歌,就搭上了业绩困局,急于转型的北京文化。

投资之余,宋歌本人酷爱拳击,每周五几乎是他雷打不动的“拳击日”,宋歌认为,拳击所带来的改变不止是身体上的,还有思考方式的转变。

2014年,宁浩导演的低成本影片《心花路放》,宋歌联合中影集团直接以5亿保底发行,让北京文化大赚的同时,也开启了自己不拘一格的“保底”投资之路。

“只有百分之百相信,才敢保底”,《战狼2》开拍之初,在一片质疑中,宋歌宣布8亿保底。甚至亲自上阵,客串了“樊大使”一角。

最终,《战狼2》刷新国产电影最高票房记录,成就了影帝吴京,也让我们看到了宋歌的魔力。随后宋歌掌舵下的北京文化,又收割《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爆款,特别是《流浪地球》,在国产电影科幻作品长期真空的时期,宋歌对《流浪地球》的“一见钟情”,直接推动了科幻元年的诞生。

徐峥与吴京背后押宝的那个男人,用了4年把北京文化推向巅峰,不过此次,在北京文化暴亏,内忧外患之际,被举报财务造假的他,能否再创奇迹?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