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二十年变首富,两年变首负,开直升机回家的“钾肥大王”被证监会点名了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格尔木,一座每逢春耕,存在感就直线上升的城市。

过去十年间,格尔木光靠着察尔汗盐湖,就养活了两家钾肥龙头企业,顺便将其中一家藏格控股老板肖永明送上“青海首富”宝座。

然而,昔日的荣耀正在慢慢地从藏格控股褪去。从一介塑料厂小老板到“开直升机回家”大佬,肖永明用了二十年,岂料“被打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里,只用了这两年时间。

上周五,藏格控股又往泥沼里陷得更深了。因财务造假再遭证监会点名,受此影响,昨日,藏格控股发布针对“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幅超过20%”回应公告。

六七年换一新“山头”,“肖大胆”二跨成首富

2017年10月3日,红星新闻的一篇“国庆高速太堵?资阳男子直接开直升机回家”报道,迅速在网络上炸开了锅。

“一辆直升飞机降落在石羊镇滨河路,停留了约10分钟时间左右。在这段时间内,所停的道路禁止车辆和行人通过”,很快当地人便知道那是永鸿塑料厂老板肖方林的儿子肖永明。

上世纪80年代,肖永明家的永鸿塑料厂在当地已经小有名声。据当地村长向红星新闻证实,肖家为谋生计,做过风箱、算盘、麻绳。

因此,总有人将肖永明的第一桶金来源打上“富二代”标签,言下之意,就是跟着父辈后面“捡血包”。

事实上,肖永明之于家里这个小作坊的壮大还是相当重要的。肖永明17岁时开始顶着副厂长的身份,帮父亲打点生意,一接手就是十四年。到九十年代,在肖永明的帮衬下,塑料厂生意做得很大,一度销往全国各地。

1996年,那一年,肖永明刚过而立之年。兴许是疲于小作坊生意,“大胆就能发财”时代下,肖永明赌上一把,拉着妻子远走大西北,在格尔木开起了“小小酒家”饭馆。

“小小餐馆”这名字虽起得足够低调,肖永明经营起来却懂颇多门道。据《华西都市报》报道,上世纪90年代,凡是来过格尔木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小小酒家。如此说来,在格尔木开饭店没多久,肖永明就打响了知名度。

久而久之,肖永明就在当地积累了一定的人脉。熟悉格尔木的人自然知道,哪怕贵为入藏必经之地,吃喝玩乐在这里赚不到什么大钱,钾盐才是“金矿”。

2002年,肖永明来到青海的第六个年头,一头扎进钾肥生意,遂成立了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

两年后,肖永明夫妇斥资100万入股青海昆仑矿业,持股1.25%。而后两人又不断增持,到2005年,藏格钾肥已持有昆仑矿业近15%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当时,昆仑矿业的第一大股东是青海瀚海集团。

2009年3月,肖永明的藏格钾肥以3.8亿元受让了青海瀚海集团85.82%股权,拿下昆仑矿业。

同开饭店一样,仅六七年的时间,肖永明的藏格钾肥就爬到了行业第二的位置,仅次于青海国资委控股的盐湖集团。

三跨首负,儿子代父“出征”

正是意气风发时,《华西都市报》在2012年2月的一篇《四川富豪谁买走了私人飞机?》报道中挖出,肖永明以近4530万美元(约3亿人民币)左右买下一架达索猎鹰7X。当时,肖永明的“钞能力”就可见一斑。

等到2016年,藏格钾肥借壳成功上市之际,让2015年尚只有60亿身家的肖永明一下子暴涨200多亿。

同年10月,胡润百富榜一经公布,川商开始注意起这位紧跟在王健林、刘永好后面的“大黑马”肖永明。当时,肖永明家族以265亿元身家冲至榜单第64位。因为肖永明的产业主要集中在青海,转而又在青海榜单上轻松摘得首富。

别说那辆直升机是肖勇明私人的,甚至当时停的那条道都是他投资修建的。当时坊间不乏说肖永明炫富的声音,可老话也说得好,“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有一说一,这期间,肖永明也为家乡做了不少好事。比如修复危桥、提灌站、学校,安装路灯等等。

然而,一路走来,肖永明似乎是和“每逢山巅,就要立刻换座山头”信条死磕上了。钾肥正做得风生水起,肖永明又看上了西藏的铜矿。

2018年7月,肖永明计划以280亿元,通过发行股份收购巨龙铜业100%股权,不出所料遭到了投资者的反对。彼时的巨龙铜业正值巨额债务缠身,不死心的肖永明于是又在8月调整至以91.8亿元收购51%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2018年8月14日,据《新京报》报道,肖永明在作价3亿收购“黑老大”刘汉旗下绵阳小岛资产8年后,宣布退出。当时,肖永明正在专心投入的大手笔资本运作正是入主巨龙铜业。

结果,肖永明忙活了一圈儿,却等来巨龙铜业因土地权属办理、矿业权变更审批等较复杂,无奈终止。

发铜矿财未果也就罢了。紧接着,2019年4月,藏格控股的2018年年报招来了深交所问询。藏格控股一自查发现,藏格投资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2.04亿元,期间归还5032.57万元,余额为21.53亿元。

而这背后直指肖永明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与此同时,肖永明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将限坐高铁和飞机等交通工具。此后,肖永明的境遇更是每况愈下。

2019年12月2日晚间,藏格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于12月1日收到青海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因涉三大“罪状”,青海证监局决定对藏格控股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同时,公司实控人肖永明被采取5年市场禁入措施,并处以90万元的罚款。

惹了一身是非,肖永明当即退居幕后,转而把自家亲信推到舞台中央。随后提拔的副董事长肖瑶实为肖永明之子,此前在藏格控股担任总经理,副总经理黄鹏亦为肖永明亲属。

尽管换了排面,可此番作为负面定型案例被证监会列出,并署以的缘由为“串通上百家客户,利用大宗商品贸易的特殊性实施造假”,还是让藏格控股吃上接连跌停。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