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疫情下的春运:起初,没有一个人戴口罩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在人间丨疫情下的春运:起初,没有一个人戴口罩

来源:在人间

我记录春运临客绿皮火车多年,这些车也叫“民工专列”,是票价最便宜的火车,主要供低收入人群乘坐。

早在1月9日,就有朋友提醒我,武汉有不明肺炎,今年拍摄不要去武汉了。虽然那段时间,有关方面还说不会人传人,我还是没有选择前往或停靠武汉的绿皮火车。

这个春运,我出门三趟进行拍摄:

1月14日,第1次出门。起初,包括我在内,没有一个人戴口罩。三天时间,我镜头里戴口罩的人屈指可数。

1月22日,第2次出门。前一天1月21日,钟南山院士肯定了病毒存在人传人现象,列车上的氛围比起往年春运凝重了起来,大约有3成的人戴上口罩。

1月24日,大年三十,我第3次出门。在这前一天,武汉宣布“封城”。我看到,从候车室到列车上的乘客,几乎都戴上了口罩。自1月24日0时起,铁路部门宣布免收退票手续费。那一次拍摄的列车不太拥挤,或者跟很多人选择了退票不回家过年有关。

拍摄的时候,我和那些没有戴口罩的人一样,并未太在意,回头再看,才觉得感慨良多。

1月14日,凌晨零点20分,我踏上了从无锡前往阜阳的临客绿皮。春运路上,红红火火,伴随的是“春暖回乡路”,“欢迎亲人回家”的标语。

那几天的拍摄,一路上,志愿者、工作人员、乘务员、乘客,没有一个人戴口罩。显然,没人关注武汉肺炎,包括我。

■ 2020年1月15日,东莞东至广安3672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14日,上海至亳州K5562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16日,东莞东至广安3672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14日,上海至亳州K5562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14日,上海至亳州K5562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爸爸,你生过病,免疫力差,最近就不要去拍春运了。”1月21日, 我接到在南京工作女儿的电话,当天,冠状病毒肯定人传人后,大众变得敏感并紧张起来。

1月22日进入春运高峰期,我安慰女儿:网上说没SARS严重,爸爸会注意防护,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我带了家里仅有的3只口罩,再次出发。

说完全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我决定放弃长途拍摄,用2天时间,短途往返无锡信阳。不过要说特别害怕,还真没有,我看报道说冠状病毒死亡率2%,毕竟我是生过癌症、走过鬼门关的人。

■ 2020年1月22日,上海至亳州K5562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春运高峰,返乡列车过道都挤满人,在肯定人传人,并告诫出门一定戴口罩的警示下,目测火车上戴口罩的人只占3成,乘务员也有戴和不戴口罩的。

有的乘客告诉我说:“知道冠状病毒,命贱,不怕”。还有的说:“你也太小心了,拍照还戴个口罩”。

长途列车,吃喝拉撒睡,都在火车上进行,全程口罩不脱不可能,闷了,走到车厢连接处的,拉下口罩,吸一口从未密封的车窗透过来的新鲜空气。此刻此景,心里想:有些时候真的只能是靠运气了。

1月23日,得知武汉全面“封城”,当时我正在河南信阳开往无锡的3218次列车上,距离武汉200公里,心里增加了一些不安,却还算淡定。

■ 2020年1月22日,上海至亳州K5562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2日,上海至亳州K5562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2日,上海至亳州K5562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2日,上海至亳州K5562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2日,上海至亳州K5562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2日,上海至亳州K5562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2日,固始至信阳8323次列车上。

■ 2020年1月23日,成都至上海3218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3日,成都至上海3218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3日,成都至上海3218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2日,上海至亳州K5562次春运临客停靠淮南站。

春运临客绿皮,每年都拍,虽然没啥使命感,但长期记录,心里确实会产生一种情感上的惯性,一种说不出的魔性,感觉就是不去不行的样子。

■ 2020年1月24日,无锡火车站候车室。

1月24日,大年三十,我再次带着相机出门,短途上海一个来回。此刻,火车站工作人员都戴上口罩,车站电子屏上,还循环播放教大家怎么戴口罩。列车来回都比较空,大多数乘客戴有口罩,没有语言交流,各自看着手机,空气仿佛凝固。

■ 2020年1月24日成都至上海3218次春运临客。

■ 2020年1月24日,成都至上海3218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4日,成都至上海3218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4日,成都至上海3218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4日,成都至上海3218次春运临客列车上。

■ 2020年1月24日,上海至洛阳K738次列车上。

当乘务员带着口罩喊了声“无锡站到了”,我下车回家,春运拍摄划上个句号。

1月25日无锡政府发布疫情一级响应。

1月27日从网上看到无锡有4例确诊患者,随后每天“权威发布”、“最新消息”,都是确诊患者增加,防控力度加大,让人明显感觉到疫情越来越严重,可以安慰的是,我没有去过武汉。

1月29日朋友圈看到有关确诊患者车次的信息,我拿出车票,一一核对,一趟都没有,又是一粒定心丸。随后确诊患者车次不断增加,我也时时查看。

1月30日接到社区电话,询问我有关最近出行之事,我如实告知。

■ 2020年1月31日,社区工作人员上门登记报备。

1月31日社区工作人员上门家访,送来口罩、体温表和消毒液并做登记报备,告诫尽量不要出门,出门一定戴好口罩。我和父母住一起,老人看到全副武装的社区工作人员上门有点紧张了,走后安慰妈妈:没事,社区送来口罩是外面疫情严重了,这些天不要出门。我唯一有点不踏实的是1月22日路过河南信阳,还在信阳火车站附近的小饭馆吃饭,老板开玩笑似地说,如果武汉来的,就不让你进来了。

虽然尽力自我隔离,我也深知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不可能做到完全不接触,只能心里自我安慰:我不会有事不会感染。在这之前,我已经告诉外地的女儿过年不要回来看奶奶,告诉妹妹也不要来看爸妈了,非常时期少走动,保重身体要紧。

■ 2020年1月31日,社区工作人员上门家访送来的防疫用品。

■ 2020年2月1日,社区工作人员送来的垃圾桶。

2月1日下午社区工作人员再次上门,送来一个垃圾桶,上面写着“居家隔离专用垃圾桶”,说垃圾不要自己去倒,放门口就好。

2月2日接到社区电话,通知千万不要出门,不然告知当地派出所,执行强制隔离,说隔离期从回无锡最后一天算起。此时,病毒已全国扩散,非常严重,居家隔离也是为了确保更多人的安全。

隔离期间,我一直在关注所乘坐的列车是否有更新的确诊病例——万一有人还在潜伏期,还没有症状,还未确诊呢?这个春运,我乘坐了10趟列车,为了拍摄,每趟列车各个车厢来回走动,在大家都不戴口罩的时候,我就接触了大量乘客,现在,唯有时间,能给我最后的答案。

■ 2020年2月3日,社区工作人员送来蔬菜,告知放门口后离开。

2月3日、2月5日社区派人送来了我需要的日常小菜。居家隔离这些天,我天天在家烧菜,受到了妈妈的表扬。社区工作人员每天电话询问身体是否不适,并和我视频,说家里有什么需要社区可以帮忙解决。

■ 2月7日社区医护工作人员上门检查身体,一切正常后,给我解除隔离医学观察告知书。

■ 2月7日我请社区工作人员拿着我的《解除隔离医学观察告知书》在家门口拍了张照片,非常时期,留个纪念。

■ 2020年2月8日,我住的老新村,以前没有物业,现在有保安执勤。

2月8日,隔离多日后,我首次出门去超市购物,出门才发现,我居住的这个80年代、一直没有物业管理的老新村,门口也有了保安,外面人进入都要登记检查。

每次春运的火车票,我都留着,这是今年春运我乘坐的10趟列车。如果早一些知晓这次病毒的严重性,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购买这十张车票。

希望路上曾遇到过的所有乘客和工作人员都安好,希望已经确诊的病人早日康复,希望疫情早点过去。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