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车祸、跳楼、入狱……韩国“第二大财阀”二代争权大戏落幕?第三代“车王”就位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昨天,韩剧财阀素材库又更新了。

韩国“第二大财阀”现代汽车集团宣布,集团将移交给原首席副会长、创始人孙子郑义宣。至此,现代集团正式进入第三代掌门人接管时期。

放在他国,这可能就是一件简单的家族企业易主事件,可这偏偏就发生在“财阀大过天”、现实远比艺术创作“狗血”的韩国。

果不其然,官宣后没多久,关于新掌门上位的更多细节爆出,其中自然夹杂着多方利益斗争。不过,相较于当年第二代上演的八子一女,真“九子夺嫡”大戏,第三代这一出确实“逊色”了不少。

01

一穷二白创一代,勤勤恳恳打江山

要说“九子夺嫡”大戏,还得先从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打江山说起。

别看现如今的五大财阀控制着60%GDP,后代动辄呼风唤雨,实际上掰着手指往上数几代都是穷苦出身。现代集团也逃不过这般命运。

1915年,郑周永出生在今朝鲜江原道通川一个世代务农的贫苦家庭。郑周永的父辈想法很纯粹,就想培养一流农夫。郑周永觉得天天凌晨4点起来种田,永远没有出头之日,还不如打工挣钱。于是,一边上小学,一边还要在种田之余上山砍柴,半年时间终于攒了4角7分钱。

后来,他决定去大城市见见世面,于是去码头、建筑工地和米店当起了苦力。

期间,郑周永的父辈还是不死心,想要他回去继续当一位一流农夫,就这样被找回家、离家出走,辗转了四次,结果因为这番韧劲,郑周永被米店老板看上了。没过多久,小伙计郑周永当上了米店管家。好景不长,碰上战争,米店被迫关门,郑周永的打工生涯再次触礁。

无奈之下,他只得借钱开间汽车修理厂。万万没想到的是,开业才5天,修理厂又被一把大火烧光。

彼时,韩国鼓励自主创业,加上进驻朝鲜南方的美军车辆很多。“车厂愚公”郑周永下定决心,一条道走到黑,又去借钱办汽修厂,专门修军车。不到一年,郑周永就把小作坊发展成近百人的大型修理厂。由此,现代汽车集团雏形已成。

这期间,尽管郑周永没成为一流的农夫,但还是奉父母之命娶了同村的少女边仲锡。后来郑周永共有八子一女,却并非全都出于边仲锡。而这恰恰为后面的大戏埋下了隐患。

02

“王子之乱”震惊南韩,一波平息一波又起

从先成家后立业这一点,可以看出郑周永的思想其实还是蛮传统的。最开始,在由谁来继承家业这个问题上,郑周永本没有那么伤脑筋。

一是蛋糕也没那么大。直到20世纪60年代,现代还专注于汽车产业。1974年,安逸的局面被打破了,现代自主研发出了第一个车型“现代Pony”。自此,现代开始有了第一家造船厂、第一家汽车厂、第一条高速公路……

另一方面原因则是,郑家向来深受儒家思想熏陶,郑周永再喜欢五儿子也没用,掌门人宝座还是得先给长子,八子一女心照不宣。然而,就在1982年,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长子郑梦弼加班回家,因为司机疲劳驾驶,导致汽车与卡车相撞,当场身亡。

长子沦为炮灰的同时,也点燃了导火线,争夺大战一触即发。

按理来说,长子出现意外,顺位的话应由二儿子郑梦九成为继承人。至少在郑梦九自己的心中,已经认为自己是当仁不让的现代集团“继承人”了。可郑周永此时的心摇摆不定了,到底是顺位给一眼瞅上去就野心勃勃的二儿子,还是让自己偏爱的状元郎五儿子上位呢?

起初,郑周永还是按照传统,偏向二儿子。1996年初,郑梦九如愿登上了集团董事会主席的宝座。然而,两年后,郑周永又安排五儿子郑梦宪担任起了现代集团联合董事长。在此之前,1990年,曾担任现代集团铝业会长的四子郑梦禹因不堪疾病困扰,选择自杀。一时之间,火药味渐浓。

此处不得不提另一条线“炮灰”,郑周永昔日的得力大将——弟弟郑世永。

实际上,郑世永从1967年起担任现代汽车总裁,素有“韩国汽车业教父”美誉。但是,就在1999年3月,郑世永与其子郑梦奎突然退出现代汽车。

就此,现代集团第二代继承者争夺大战完全沦为郑周永七子“内战”。

2000年,由现代集团二公子和五公子执导了韩国商业史上著名的“王子之乱”。一直伺机报复的二公子趁五弟公干期间,将其得力助手降职,转而任命自己的亲信顶替,企图进一步掌控集团控制权。

五公子知道后,完全不能忍,回国后立即找二哥算账。争斗愈演愈烈,已经年迈的郑周永不得不重新出山收拾残局。

总的来看,新一轮蛋糕被主要大致划分为三大块。五儿子被任命为现代集团董事长,二儿子掌握的现代汽车业务从集团中独立出去,三儿子接手现代百货集团。最后将现代的重工业及其附属企业也一并划分给六儿子。当时,六儿子从政,对家族接班还不怎么感兴趣。八儿子后来继承现代金融。

“王子之乱”到这里本该挂上休战旗。岂料两年后,2003年,五儿子因为投资失败,债务缠身,喝了点酒,就从自家大楼一跃而下。新一轮争夺大战的硝烟又弥漫在整个现代集团。

一直以来,在这场家产争夺战中,女性始终处于隐身状态。而就在五儿子的葬礼上,五儿子妻子玄贞恩秒速出手,坐上现代集团董事长宝座。

五儿子不幸,当年同他挣得头破血流的二儿子也好不到哪里去。2007年,郑梦九因“非法筹集秘密资金、侵吞集团巨额财产”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

到这时,鹬蚌相争,两败俱伤,从政的六儿子郑梦准想来个渔翁得利,企图趁低价收购现代集团。六儿子也不是始终吃素,突然想来咬一嘴肉。他有着比二哥还强烈的野心,曾四次当选国会议员,甚至竞选过总统。值得一提的是,他更是玩黑幕高手,掌控足协16年,一手策划了韩国办世界杯、进前四的神话。

谁知五哥的妻子比五哥“抗打”,六儿子吞噬计划泡汤。

03

同样不省心的第三代

跨越几近三十年的争夺大战,财阀们累了吗?后继者们用实例告诉你,只要大蛋糕永远在,他们甘之若饴。

虽然是昨日宣布的第三代掌门人消息,实际上,第三轮蛋糕争夺战的号角早在十年前就吹响了。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彼时二儿子郑梦九还在牢里,郑梦九的儿子郑义宣挺身而出,带领现代汽车公司走出困境。

与此同时,在玄贞恩接管现代集团十年后,五儿子郑梦宪的长女郑志伊也进入战场。

当年创始人郑周永把亲弟弟和其子赶出集团,一转身弟弟的儿子卷土重来,接管了六儿子郑梦准的大权,当上了足协主席。

这厢在上一轮战争中分得大蛋糕的继承者们斗得更起劲,那厢失意者的继承者反而更堕落。去年,据韩国媒体报道,现代集团八儿子郑梦日的长子与SK集团第三代共同吸毒被捕。

此番,仅仅是接任现代汽车董事长,郑义宣也遇到了一些异样声音,最终以带领现代汽车战胜疫情为由,还是获得了高票通过。

实际上,近年来,现代汽车的业绩中有不少郑义宣的手笔,却似乎不尽人意。数据显示,2016年之后,现代汽车全球的销量、利润等业绩持续下滑,2019年全球销量跌至719万辆,较历史最高水平减少了将近100万辆。今年3月,现代汽车的股价出现10年来的新低。

可以说,光是打好现代汽车这手牌,郑义宣都有些吃力。未来,能否吞下现代其他业务板块,圆父亲未完成的梦?还会有多少第三代继承者浮出水面?谁也说不清。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