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欧洲足球联赛停摆,国际米兰或损失2.76亿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一场疫情卷起的风暴已从NBA刮到欧洲足球联赛。

北京时间3月12日,意大利豪门尤文图斯队后卫鲁加尼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成为五大联赛第一位被确诊感染的球员。而仅仅在三天前,赛后,鲁加尼还曾与C罗等人赤裸上身合影。

虽然在开赛前,已有多方利益代表呼吁停摆,国米主席、苏宁少东家张康阳甚至为此“炮轰”意甲联赛主席。然而,直到昨日晚间,才终于等来欧足联官宣:将在3月17日召开视频会议商讨,最坏的打算是暂停欧冠以及欧洲联赛,并将欧洲杯推迟至2021年。

受此影响,北京时间3月13日下午,意大利股市开盘后,尤文图斯股价一度下跌超过7%。这些天忙得团团转的张康阳也只能接受国际米兰或面临约2.76亿元巨亏的惨淡局面。

意甲“双雄”光门票或损失3000万欧

此次疫情,对于五大联赛和球队的收入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截至目前,受到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当属意甲联赛。

此前,基于4月3日恢复比赛的乐观估计,意甲联赛中,光是尤文和米兰“双雄”门票收入损失就接近3000万欧元。其中尤文位列第一,3个主场门票收入损失达1230万欧元。紧随其后,拥有2个主场的米兰损失345万欧元。国米排名第三,2个主场损失279万。这其中还不包括电视转播和球员工资的损失。

参考欧足联1月16日发布的《欧洲俱乐部足球基准报告(第11版)》,2018-19赛季,意甲收入来源的具体分布中,门票收入仅占12%,在欧洲五大联赛中占比最少的,转播收入尤为显眼,占总收入的47%。

不过,昨晚欧足联的一纸官宣则要为这份乐观估计打上重重的问号。

更糟糕的是,放眼整个欧洲杯,距离开幕式仅仅三个月,目前11个国家12个城市早已做好了赛前的准备,如果变更比赛地,相关城市的旅游业势必会蒙受巨大的损失。而延期举行,则会对下赛季的比赛造成巨大的影响。

目前,已经能够预见的是,推迟至2021年将同原定于2021年夏天在中国举办的世俱杯“撞车”。为此,据《世界体育报》消息,中国方面与FIFA国际足联已经同意把世俱杯推迟一年举行。

对此,意甲联赛球队也只能先救眼前火。据《米兰体育报》报道,因为缺乏其他方面的收入,尤文图斯俱乐部决定,对通过线上和线下2个渠道购买与国际米兰比赛门票的球迷不予退票。

相较而言,国米算是其中对这场疫情已有所心理准备的。受国内疫情影响,3月2日,国米主席张康阳就曾在个人社交平台上“敲响警钟”,“炮轰”意甲主席达尔皮诺:“不断更改赛程,把公众的健康放在其次,你是我所见过的最大、最可恶的小丑。达尔皮诺,你简直太无耻了!”

当时,欧洲各大媒体对于这场“炮轰”的关注点尚且停留在“小丑”,完全漠视了“公众健康”这一点。

尽管张康阳有预见性,但独此一家俱乐部也无济于事,最终酿成“大祸”,还是要和各家俱乐部一起扛。

根据赛程,国米在未来仍有6个主场,以此推算,仅意甲联赛的门票收入,国米就将损失690万欧元。此外还有电视转播收入,据国米方面披露,“得益于2018-2019赛季,国米的电视转播收入中有9400万欧元来自于意甲联赛”。这样一来,在电视转播收入方面,国米剩余的11场比赛将损失高达2820万欧元。总的来说,受此影响,国米损失将突破3510万元,约合人民币2.76亿元。

出席时装周、开个站……苏宁少东家频繁“营业”

苏宁少东家一顿炮轰的同时,再度将足球圈外吃瓜群众的目光锁定在他的实绩上。

当然,在此之前,张康阳与国际米兰的关系向来也不是一个秘密。当时,张康阳首度公开亮相,冠以的就是“意甲联赛唯一的中国籍俱乐部主席”这一身份。

同样身为富二代,“王校长”对用恋情来营销无所谓,张公子很显然强调事业大过恋情。就在2015年,也就是苏宁刚刚大力布局体育产业,有关苏宁、舜天和国米的传闻吵得天翻地覆,张康阳悄悄地清空了社交账号。等到2016年,张康阳正式接手苏宁体育业务,坊间再多的标签也抵不过一个“中国老板经营球队的标杆”。

确实,这些年,张康阳也一直努力做好这个“标杆”。2019年10月,国际米兰公布了2019-2019赛季的财务报告,数据显示,当赛季总营收增长20%,报4.17亿欧元,创队史新高,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达1.052亿欧元。

同时,在毕马威公布的2019年欧洲俱乐部品牌价值榜中,国际米兰价值增至6.92亿欧元,较上年增长41%,是欧洲足球俱乐部增值最大的球队。“营收翻倍”被写在张康阳接手后的成绩单上。

有了这张硬实力成绩单,苏宁还在不断往这位接班人身上加码。

去年6月24日,吃瓜群众还在讨论苏宁收购家乐福中国时,苏宁小店的投资人悄然从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变成了南京云致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张康阳为南京云致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占99%,无父亲张近东踪影。

就在变动之前,苏宁易购发布了2018年的年报。其中,苏宁小店扩张的速度非常快,短短一年的时间,店面的数量就多了4000多家,随之而来的苏宁小店的营业收入仅有1.4亿元左右。

等到了去年10月,苏宁小店业绩直接不再计入苏宁易购财报。这样一来,工商信息转变可能只是苏宁的一步棋。

待壮大清单里未能增加一项苏宁小店,张康阳却转身担任起了苏宁宣传大使角色。当然,还没等到张康阳公开“吆喝”,迷妹们先行。

2019年2月14日,张康阳粉丝眼瞅着王思聪粉丝开设了名为“限定热狗|思聪”的微博账号,三天后,“INSIEME|张康阳个站”也出现了。到底苏宁少东家还是太低调了,目前个站只有六千多粉丝,远不及王思聪的14万“热狗”。

可这并不足以说明张康阳过去的一段时间付出的努力少,前脚携手中国女排亮相苏宁首届双11晚会,后脚出席米兰国际时装周上,一点也不愧对宣传大使这一新身份。

在此之前,一直有声音将张康阳看作是王思聪的反面人生。而实际上,摘下s8奖杯,王思聪几经上下“被执行人”名单,此番张康阳也有漫长的路要走。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