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钟南山最得意的弟子管轶为何选择做了武汉的“逃兵”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钟南山最得意的弟子管轶为何选择做了武汉的“逃兵”

来源:孤独布道者

大概是几天前,来自香港的病毒学专家管轶来到武汉,只呆了一天,就对外宣称我要当逃兵,这次真的怕了,实际感染数是官方数字的十倍,三万起跳,当时言论一出,引起网络上一片骂战

我看了当时的评论:

1 管轶是个香港人,滚回你的香港去吧,别耸人听闻了

2 懦夫,什么狗屁病毒学家,浪得虚名吧

3 胆小鬼,透明人,没见过想当逃兵还自己说出来的

说实话,在没有了解事情真相和管轶水平情况下,很容易在媒体的煽动下作出非理性的判断,正是因为听多了可防可控,物资充足,无明显人传人的判断,一听到负面消息,特别是不客观的新闻报道,就一定会作出应激反应。

包括我在内,一直认为管轶是逃兵,是懦夫,耸人听闻,在大陆混不下去只能去香港吧。

然而稍微看了一下最新的采访和他的生平事迹,结合疫情数字,惊讶发现,管轶居然作出了最准确的判断。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管轶的简历:

管轶,1962年生于江西宁都,医学微生物学专家,英国皇家医学院外籍院士,香港大学于崇光基金教授席(病毒学)、新发病毒性疾病学讲座教授,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香港大学流感研究中心主任。

管轶1983年毕业于江西医学院,获得学士学位,并留校担任江西医学院附属医院儿科讲师及住院医生;

1989年获得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硕士学位,后入职于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任儿科主治医生;

1997年获得香港大学博士学位;2000年1月受聘返回香港大学医学院,历任研究助理教授、助理教授、副教授;2001年担任汕头大学医学院联合流感中心主任;2005年担任香港大学教授、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2007年担任汕头大学微免教研室国际感染与免疫研究所主任;2013年获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

一、管轶是国际顶尖的病毒学家,国内屈指可数,他到底有多牛?

1,他的学术到底有多牛?

学术方面,已发表240多篇的SCI学术论文,包括:10篇science(科学)、9篇nature(自然)、3篇NEJM(新英格兰医学杂志)、10篇柳叶刀(世界权威医学杂志)、7篇nature子刊、14篇PNAS(美国科学院院报),h因子96。他的论文被引用次数达到近30000次,2014-2018年,连续五年被国家权威机构Thomson评为“高被引科学家”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家。2,Nature、Science有多牛?

这两个是全球上百万种学术期刊的金字塔顶,能在这两杂志上发一篇文章,在国内就可以直接教授博导,国内个别985高校,至今还没一篇。

算上世界上第三个最牛的期刊Cell(细胞),以上三个合成CNS论文,以第一身份发过两篇以上CNS论文的,百年来,中国大陆总共才二十六人,而中国科学院院士,只有一个人在这26人名单,其他院士绝大多数是一篇都没有。光凭论文的质量和数量,国内没有多少科学家,比管轶强。

3,世界上对他如何评价?管轶是最先提出果子狸是传播SARS冠状病毒的科学家之一,曾被美国《时代》杂志选为18位救人英雄之一、亚洲英雄。他是世界顶级的病毒专家,英国皇家医学院外籍院士。

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管轶带领团队,率先证明果子狸是SARS的直接来源,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发及流行。他在果子狸身上找到SARS病毒,2003年底,有人感染变种SARS病毒,他和钟南山上报国务院,广东下令清除野生动物市场上所有果子狸,有效遏止了疫情的扩散。

通过长期的努力,管轶和他的团队已成功排出了250多个H5N1禽流感病毒的基因序列,基本摸清了中国禽流感起源、发生、变化的规律。他们的实验室已成为世界卫生组织 (WHO)在全球的八个参比实验室之一,已鉴定出世界上所有的20多种H5N1禽流感变异形。

近二十年,管轶和钟南山一直亲密合作,钟南山把管轶当做他最得意的学生,没有之一。

钟南山很赏识他的学生管轶,他曾经说:“管轶很聪明,在香港是很出名的一位微生物学家,也是禽流感方面的研究专家,一直在用心探索。” 早上8∶30分,钟南山拿起电话开始与管轶通话。管轶听见老师的声音,就急着问:“老师你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很辛苦?要保重啊!”他听老师说到了香港,不禁喜出望外:“钟老师,你在哪里?我去接你!”当管轶听说老师6∶30分就到了,已经等了2个小时,而且就在他的楼下,他大吃一惊,心疼地说:“老师,您怎么能在车里等这么久?!”钟南山对管轶说:“我要见你。”

管轶说:“老师,我马上下楼去接您。”

钟南山说:“噢,不用了。我已经在你宿舍的楼下。”

二十年来,每当我国面临流感性的问题,都是钟南山和管轶联合做,两个人是师生关系,也是同事关系,呕心沥血,解决了我国的一个又一个的流感问题,为了中国的民众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我的评价:

从管轶的过往经历来看,也是穷孩子出生,83年上大学,那时候大学生相当金贵,说明很聪明很刻苦,协和医院院毕业当过儿科主治医生,后来香港大学发展,可以说既有实际经验又有理论高度,而且还是钟南山最得意弟子,非典时期作出了巨大贡献,所以获得了最高荣誉,巧合的是和饶毅是同班同学,应该来说,正是管轶香港人的身份,使得他变成了中国最敢说真话的人,而且应该是身经百战之后的经验之谈。

我们来看看他来武汉经历了什么:

这里似乎不欢迎防疫专家,管轶首先谈到的是感受:“我就马上撤离武汉了,这里似乎不欢迎防疫专家,不需要科学家。” 他的武汉之行(1月21日上午到,22日下午2点飞走),目的是做研究,是去寻找新型肺炎源头,以便能够像当年在广东调查SARS病原一样,找到元凶从而遏制肆虐。不料,到达那里后,却发现当地人完全没有风险意识。最可怕的是,病毒的源头都已经被销毁得干干净净!

除了相关机构,百姓们也似乎刚刚睡醒。他说:“就像一个可能受到原子弹攻击的地方,人们却还在打开派对,没有任何战争动员和准备。”他简直想呐喊了:“这里已经成为疫区!我更担心的是好像原子弹爆炸冲击波会使国民损失多么大。”

不论怎样,武汉之行使得这位病毒专家已经发现,这种新肺炎的特征跟SARS非常相似,而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没有感冒发烧症状的人也会传播!他说,第一波的传播早已经开始,而从15号开始武汉已经出现返乡人潮。返乡人潮中可能也都会有带病毒者。

文章写到这里,再往深处挖掘,可能就要被封了,最后我就留给读者自己去思考吧

1 能不能给有真才实学的专家和技术人员,在合适的场合渠道公布他们的发现的机会,而不要因为他们的判断是负面的而一棒子打死。

2 在爆出来负面消息的时候,能不能安排一定的专家进行甄别,而不要一味封杀负面消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3 对于合法渠道曝光负面消息的勇士,能不能给与一定的奖赏

4 我们普通人在听到不想听到的负面消息的时候,能不能客观冷静分析一下?

我们需要改进的地方太多了,同时也说明进步空间很大!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