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5万元起家,曾高调冠名清华教学楼,真维斯老板如今“断臂求生”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1月15日,真维斯澳大利亚公司宣布破产清算,昔日“牛仔裤之王”已沦落至自断一臂求生存的地步。

令人唏嘘的是,这距离旭日集团创始人杨钊、杨勋兄弟高调收购澳大利亚品牌JEANSWEST(真维斯)刚好过去三十年。

真维斯三十未立,只留杨钊那句“五年内破百亿”的小目标在耳边反复回响。1月20日,杨勋接受采访时仍在强调,澳洲真维斯和中国真维斯分属于旭日集团不同的子公司,彼此独立运营,中国的业务不会受到本次托管的影响。

01

“牛仔裤之王”炼成记

1974年,香港,旭日集团重新定义了“一个星期”,不是7天,而是9天。

当然这只是当时的一番调侃,意思是尚是制衣厂的旭日做的都是利润低的贴牌代工生意,几乎每天都在加班加点赶订单。

工人如此卖命,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老板“爱拼”。杨钊,1947年出生于广东惠州,19岁时遇上风波,为了活命一路赤膊游到香港。在制衣厂工作了近十年后,1974年,他和朋友凑了五万元积蓄,这才有了旭日制衣厂。

可以说,“活下去”是早期杨钊做生意的第一信条。彼时,因无人会缝制,一单报价高达500港元/打的牛仔裤生意无人接手。杨钊瞅准了机会果断接了,还发明出一种工具,最终顺利交货。在那一年,旭日集团就拿到10万打订单,工厂从小作坊扩大到10000平方米。

很快,杨钊的生意遍布整个东南亚,尤其是菲律宾和印尼这些出口不要配额,甚至还有补贴的国家。再后来,到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作为第一批港资厂商,旭日迅速在内地建立制衣厂。

做了十六年代工生意,杨钊不甘心,1990年,终于“反客为主”收购了澳大利亚品牌JEANSWEST(真维斯)。主打牛仔裤加上一条上百元,真维斯凭借高端定位迅速地打开了中国内地的市场。

02

清华“真维斯楼”风波

1996年,旭日集团在香港联交所上市,超额认购236倍,一举创下了当时的记录。

一时之间,资产破2亿,赚得盆满钵满的“牛仔裤之王”杨钊留下了“钱都不知道怎么花”的金句,堪比“不知妻美刘强东、毁创阿里马云、一无所有王健林”。

此外,杨钊在内地大建学堂,为惠州大学、上海纺织大学各捐献1000万港元。引起吃瓜群众热议的还要当属清华那栋“真维斯楼”。

2011年5月,清华学生发现,原本的第四教学楼被命名为“真维斯楼”。一场关于“高等学府吸纳企业捐赠是否是一种堕落”的讨论甚至上了微博热搜。期间有学生以“真理维护者居于斯楼”狡辩维护,更有激进的学生用涂鸦盖住牌子,取而代之的是血红的“四教”二字。

对此,杨老板也很气愤:“我们冠名华东、贵州都没问题,怎么清华就不行呢?”,反过来怒指清华学子缺乏感恩之心,做人太理想化。

03

真维斯慢发育,急陨落

从小作坊到大品牌,真维斯用了二十几年,急转直下却只用了五年。

近年来,已有不少迹象暗示真维斯在下沉市场谋求生存。2018年,真维斯正式入驻拼多多,“一件T恤售价仅为29元”、“59元专区”、“3件99元”等促销活动接连上演。同年8月27日,旭日的一纸财报直接下了定论,真维斯“整体表现令人失望”。

根据早先的公告,真维斯在2018年前五个月亏损了4594.2万港元,2017年全年亏损4509.6万港元,2016年盈利6674.7万港元(税后)。

在此之前,2004年,杨钊放言,要在三个五年内销售额破百亿港元。实际上,直到2013年,真维斯全国2500家门店的销售额仅接近50亿港元。2013年之后,真维斯的业绩更是连续5年连续下滑。

杨钊本人将真维斯业绩不佳归因于,“那时180块钱牛仔裤也有人抢破头。如今90元一条的休闲裤,款式和用料也比那时好了。”高不成,低不就,成为众多传统服饰品牌在应对快时尚品牌一连串攻击下的通病。

不过,到头来,做不成“裤王”,杨钊也没那么伤心,至少还能做个“楼王”。除了服装零售之外,杨钊还有着价值约150亿港元地产物业。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