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农夫山泉变味了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农夫山泉似乎变味了!

农夫山泉变味了

近日,农夫山泉夜毁武夷山国家公园,毁林取水的事情不断发酵,引发网友争论。

“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的宣传语还在耳边摩擦 ,“不不,我们是大自然的拆迁队,一直在抢水” 已然传来,左右耳打架,小财女一度有点蒙逼。

瓶装水之王,大自然的拆迁队,了解一下。坐拥八大水源地的农夫山泉,在取水的路上停不下来,同时,农夫山泉背后的那个男人钟睒睒却在跨界与艺术的路上玩出了花。

 

农夫山泉毁林取水

根源在于缺水?

1月11日晚,网友强雯爆料,农夫山泉在武夷山国家公园内使用大型器械不合规施工,破坏公园植被。

据界面新闻报道,农夫山泉方面回应则是,这是一场与旅游公司的纠纷,农夫山泉在当地是获得审批后作业,是合法合规行为。

一个小背景,举报人强雯是武夷山市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简称“大安源公司”)法人杨端凤之女,持有公司5.5%股权。农夫山泉取水项目的取水管道途径农村集体用地,是租赁给大安源公司的旅游开发地。

随后,剧情有点反转。12日晚间,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通报称,施工场地是农夫山泉的取水点,但是并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距离公园边界有50多米;毁林修筑便道时,所在区域未划入国家公园范围。毁林开路行为是否得到相关部门批准,仍在调查中。

最新进展是,强雯再指农夫山泉违背《环评法》,擅自更改施工便道位置,违规施工,农夫山泉方面暂未回应。

网友们坐不住了,评论纷纷,不过观点大不相同:大自然拆迁工,毁林取水的质疑有之,也有农夫山泉是天然水的侧面论证,还有事情根源推定。

不过,小财女以为,农夫山泉only“口渴”了,一路狂奔,搬运大自然好水,农夫山泉夺得了国内瓶装水的龙头宝座,一番极速扩张后,不免陷入“水源焦虑”。

在2017年反超华润怡宝后,农夫山泉稳坐行业头把交椅,2018年营业收入首破200亿,远超行业9.5%的增速;净利润36.16亿元,超过康师傅、统一利润总和,市场占有率达到28.3%。

从营收来看,2014-2018年,农夫山泉营收翻1倍还多,销量猛增的背后是产能需求与高质量水源供应的矛盾。

成也水源,败也水源,昔日优质的水源成就农夫山泉的行业老大的地位,销量激增下,农夫山泉一直在全国跑马圈地找水源。

坐拥八大水源,也不能满足农夫山泉的野望。2019年,农夫山泉在丹江口、万绿湖、千岛湖三个水源地的新工厂投产不久,新水源地贵州铜仁梵净山的新工厂也马不停蹄地投产。然而,福建和江西市场依然嗷嗷待哺,产量扩张与成本考虑下,农夫山泉加快武夷山水源开发似乎成为必然。

得水源者得天下,“不务正业”的农夫山泉终有一颗当老大的心,逢山开路,毁林取水也许不在话下。

农夫山泉怎么练成的?

创始人名曰:独狼

缺水的隐忧其实也正是农夫山泉的牛气,那么农夫山泉是怎么炼成的呢?我们先从它的掌门人钟睒睒说起。

在中国,最懂水的是农夫山泉,不是专家也不是什么协会(在座的一个能打的没有);

康师傅等的矿物质水是联合国粮农组织不提倡的,不应该生产(你们都是小弟)。

一言不合就挑衅,自负、好斗、缺少朋友,这就是业内盛传已久的“独狼”。然而,他又和马爸爸相伴挑灯夜读,从记者到销售、创业、设计与策划无一不通,从卖水到卖咖啡、卖面膜、养身保健,生物医药,跨界玩得飞起,堪称商业奇才。

钟睒睒于1954年出生在杭州的一个书香世家,因为文革,只读了小学五年级的钟睒睒被迫辍学。随后,辗转于绍兴附近的各个大城小镇,泥匠、瓦匠、木匠,他都干过。

1977年恢复高考后,连基础代数都不懂的钟睒睒连续两年高考名落孙山。随后,钟睒睒开始了浙江日报社的备考,这期间留下了与马云相伴挑灯夜战的励志故事。

后来,马云成了马老师,钟睒睒成为了浙江日报社的一名记者,5年的记者生涯为他后来的从商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88年,钟睒睒辞职去了海南,办了私营报纸被毙,种蘑菇搞破产,辗转摆地摊、卖窗帘维持生计。直到1991年,钟睒睒成了彼时如日中天的娃哈哈在海南和广西两省的代理商。

随后发生一个小插曲,“不择手段”的钟睒睒直接把海南低价货拿到热销区广东冲货,坊间传言,为此钟睒睒与宗庆后闹得不愉快。

总之,最后钟睒睒丢掉了娃哈哈代理权,留下一句 “早晚有一天我会再杀回来!”的豪言,转头就搞起了“养生堂鱼鳖丸”,短短的一年,养生龟鳖丸从海南卖到全国,钟睒睒声名大振。

1996年,养生堂在全国打响了知名度,拥有千万身价的钟睒睒回来了,在杭州建立了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农夫山泉的前身),彼时饮用水市场是娃哈哈、康师傅的天下。随后不久,“农夫山泉有点甜”的广告语响彻大江南北。

“独狼”善战,纵观农夫山泉的成长史,就是一路打过来的水江湖乱战史。

2000年,钟睒睒开启纯净水大战,宣布农夫山泉只生产天然水,炮轰纯净水不健康,并在央视播出对比试验。虽然,钟睒睒被判“恶意竞争”,罚了20万,但是成功赢得了用户心智,大战中KO了巨头娃哈哈。

2008年,农夫山泉盯上了新老大康师傅,钟睒睒开展测试PH值,剑指康师傅矿物质水“伪健康”,随后康师傅爆发“水源门”危机,由盈转亏从巅峰跌落。

2013年3月,农夫山泉促销员向客户展示农夫山泉饮用水为弱碱性,怡宝饮用水为弱酸性,由此展开了与怡宝的水质之争,农夫山泉在被判“不正当竞争”后,一直死磕上诉。

此外,农夫山泉与《京华时报》也PK了一波。

2013年4月,农夫山泉“标准门”爆发,《京华时报》在27天时间内,67个版面,78篇报道,直指农夫山泉的质量。

不过,钟睒睒直接无视争论,留下了“中国有哪一个专家能有农夫山泉的知识积累?如果有,我随时随地站出来跟他辩论,我愿意挑战所有的专家”的名言。

 

为所欲为做广告,跨界玩出花

“企业不会炒作,就是木乃伊”,一直以来,钟睒睒都以广告人自居,“我做企业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可以随心所欲地做广告创意!”

对于农夫山泉,有人说,你们不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你们是凉茶界的加多宝,文案界的杜蕾斯。

早在2016年,农夫山泉20周年之际,农夫山泉推出了四部短片,分别是:一天的假期、一个人的岛、最后一公里、一百二十里,被广告折磨的痛不欲生的我们,终于看到了第一个非会员可以跳过的广告,这份“恩情”记下了。

为了更好地卖水,农夫山泉拍摄的水源地纪录片,吸引众多消费者旅游参观,口口传颂,不小心开辟了旅游业务。

再看看这几个瓶子的广告:

怪不得有人调侃,“农夫山泉,求你们别卖水了,直接去做广告吧!”

随后,农夫山泉盯上了面膜,面膜上市后,钟睒睒表态,5年内要做到全国前五,质量第一。

农夫山泉还卖尖叫、水溶C100、尖叫、茶π、苹果和澳橙,2019年,农夫山泉更是上线了咖啡。

对了,虽然农夫山泉屡次“被上市”,一直没什么音,但是钟睒睒旗下养生堂的子公司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万泰生物)已经成功过会。

早在2017年,养生堂与农夫山泉正式进军化妆品行业,不久后,还悄然进军疫苗。

2018年7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公布第三十批拟纳入优先审评程序药品注册申请的公示,其中重组人乳头瘤病毒16/18型双价疫苗(大肠杆菌),申请企业为厦门万泰沧海、厦门大学和北京万泰生物。

天眼查显示,截止2020年1月14日,钟睒睒旗下企业102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为93家,除保健业和饮料行业外,食品、生物医药、养殖、农业、电子商务、包装制造、投资管理等不一而足,钟睒睒早已建立几百亿横跨保健品、生物制药、饮料、食品等领域的商业帝国。

 

2019年11月7日,钟睒睒以137.9亿身价位列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第186位。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