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那可是一场特大灾难呀 这群人真是坏透了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人民路56号

原标题:那可是一场特大灾难呀!这群人真是坏透了

来源:人民路56号 原创:猛哥

1

人上一百,各型各色。

吃五谷杂粮,就有好人和坏人。

但有些人坏起来真是全身流脓。

昨天有篇文章叫《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牛逼》,出自公众号“青年大院”。

此公众号利益相关者洋洋得意地截图发朋友圈,晒双十万加(阅读量10w+、在看10w+)。

看罢此文,简直目瞪口呆。不仅是智商不够用,而是彻底地反智,九年义务教育白普及了。

作者先亮明观点,承认自己曾经是个傻逼,以为国外月亮更圆,如今终于幡然醒悟。

是不是很熟悉?

前阵子,卢克文也来了这么一手。

要脸之人,是断断写不出这般文字的。

以前,咪蒙编故事,常见手段是,“我有过实习生……”、“我有过朋友……”

自从“贩卖焦虑体”被打击之后,“战狼热血体”风靡一时,“我曾经是个傻逼”成为标配。

2

言归正传。

在特大灾难面前,人类的救援永远是滞后和不完善的,无论中西。

澳大利亚这场大火的救援肯定有反思和批评之处,只要有理有节地举证,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青年大院”为了论证西方月亮不如东方圆,居然举了大兴安岭火灾的例子。

有点年纪的人都应该记得这场大火。

1987年5月6日,大兴安岭发生特大森林火灾。经过广大军民群众的努力奋战,6月2日,大火被彻底扑灭。这场森林火灾,使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遭受了巨大损失,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毁林面积最大、伤亡人员最多、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

广大军民英勇救灾值得铭记。“青年大院”对此不惜笔墨,反复讴歌。

但真相究竟如何呢?

事实上,大火刚扑灭,国务院就启动了事故责任追查机制。

1987年6月6日,万里代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全体会议, 会议指出,这场火灾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也是损失最严重的森林火灾。这起特大火灾事故的发生,主要是由于企业管理混乱、纪律松弛、违反规章制度、违章作业和严重的官僚主义所造成的。大兴安岭林区是林业部的直属森工企业,林业部是森林防火工作的主管部门。林业部主要负责人对这场火灾负有不可推诿的重大责任。

万里在会上就反对官僚主义问题讲话时指出,今天的大会,是与官僚主义作斗争的大会。

万里强调指出,在各级政府中克服官僚主义,也是端正党风的问题……要拿起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武器,随时解决出现的问题。干部犯了错误,要严肃处理,不准官官相护。

真相就是,这是一场人祸。

“我认为这场灾难主要是人祸。”大兴安岭林业局局长邱兴亚语调颤抖:“是我们——犯有严重的官僚主义,而我们僵化的体制,也使得我们成为官僚主义。这场大火,对我们是不烧死的烧死。”

因为人祸,造成灾难。可在“青年大院”的笔下,完全看不到对真相的追问,对无辜枉死者的哀悼,只有假大空式抒情,用一堆花哨的形容词堆砌赞美。

3

自媒体也是媒体。

有节操有争良心的媒体该如何报道和评论大兴安岭火灾呢?

1987年5月,大兴安岭火灾后,时任《中国青年报》黑龙江记者站站长的雷收麦(原林甸人),会同该报国内部记者李伟中、叶研、实习生贾永在火场奔波一个月时间,写下了《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绿色的悲哀》。

作为深度报道的尝试,《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绿色的悲哀》获当年全国好新闻特等奖,全国绿色好新闻奖,并被收入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年优秀报告文学集》等多种文集,中国新闻学会为此召开过专题研讨会,并被列入大学新闻专业教材。

当年,《中国青年报》还配发了编者按:

大兴安岭特大森林火灾,作为一段震撼人心的记忆,留在87年的中国历史以及人类同大自然相互认识的史册上。在熊熊的烈火面前,我们顽强的人民,我们英雄的军队以及参与这次扑火的许许多多的人,在党中央、国务院的直接部署指挥下,经过殊死搏斗,夺取了这次扑火斗争的胜利。毫无疑问,我们的业绩真正是赴汤蹈火、彪炳史册!

然而,这毕竟是一场悲剧。

这场悲剧肇始于何时?蕃衍于何方?在对自然、社会、人相互关系的深入探究中,人们自会得出超乎大兴安岭之外的种种结论。而这结论最终会使我们更加理解我们的国家,理解我们的改革。

我们希望尽可能如实地记录这场灾变的史实,献给关心这场灾变的人们,献给在改革中前进的祖国。

4

据圈内朋友透露,“青年大院”就是之前某被封公众号的转世。

该号因为胡乱编造(美其名曰“非虚构写作和合理想象”),曾引起极大公愤,后被封。

如今,摇身一变,彻底倒向“战狼热血体”。

在此,请容我爆一个粗口:这个团队的人真是一群坏逼,从头往下,每个毛孔都坏透了!

每个人都要热爱自己的祖国。这盛世如你我所愿,可赞。

但爱国要有正确的打开方式,可现在一些自媒体把爱国当成了一门流量生意。

昧真相的赞美就是最无耻的投机。

这与汶川大地震后,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写诗“纵做鬼,也幸福”如出一辙。

2008年6月6日,王兆山在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办的“诗衷歌恸鲁川情朗诵会”上倾情朗诵了他创作的《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并发于当日《齐鲁晚报》, 后在网上广为传播。其诗被评论家命名为“亡灵派”,其人被网民讽刺为“王幸福”。

后来,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对此回应时表示,“作为一个作家,应该遵从起码的社会公德,要有道德良心。”

文字是有生命力的。写字之人须存敬畏之心。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