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25次老赖、114次被限制消费,50后“青年”造车梦不醒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汽车加水就能跑,你信吗?

实际上这已是今年5月的新闻,当时消息一出,也是瞬间遭到了各界围攻。

时隔不到半年,小财女今天发现,这位汽车界“科技先驱”破产了。

据人民法院公告网消息,因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相关规定,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破产程序。

天眼查显示,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亦为公司的最大股东、最终受益人之一,持股比例36.15%。本次涉及的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只是青年汽车的一家关联公司。

50后“青年”在汽车生意上六战六败的经历,让小财女想起了前段时间同样头顶“老赖”名号上热搜的老罗。对比二人被列入失信名单的次数上,显然是已然和“老赖”结下了“老交情”的庞青年以25次“更胜一筹”,且114次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

|| 破产前刚获得1.18亿财政补贴

话说回来,今年5月,青年汽车名扬于汽车行业内外,一方面因为“加水就能跑”这一卖点确实吸引眼球,另一方面得益于当时的宣传稿件是由《南阳日报》发出,文章标题《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一时之间引发人们对于青年汽车和浙江省南阳市政府之间联系的猜想。

从当时全网关于“靠喝水就能跑1000公里?”“是否违反能量守恒定律?”等诸多讨论来看,对于前者的关注度明显更高。

面对来势汹汹的舆论,尽管青年汽车不得不对“水氢发动机”原理作出解释:青年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水和反应物在一种“特殊催化剂”作用下产生氢气和水解产物。而其中的核心“反应物”“特殊催化剂”究竟是什么,庞青年一句“机密”反而把整个事态越描越黑。

舆论和市场的质疑事小,重要的是外界对于“南阳市政府40亿投资”的怀疑声音让庞青年只得赶紧出来辟谣:40亿投资并未到位,只付了9800万注册费。

今年5月,庞青年公开透露这几年在水制氢技术上投入有二三百亿,现在负债还有几十亿,让出部分股权后获得融资,最终会保持9亿负债。

而在2018年12月29日南阳高新区同青年汽车项目的签约活动上,项目公开介绍提及“和一般的政府招商引资不同玩法是,青年汽车的南阳项目总投资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

小财女粗略一算,也是接近五个月的时间,青年汽车的总投资增长约一二百亿元。经小财女梳理这些年青年汽车公开的重要资方,主要来源还是南阳政府和光大金控财金资本。

2017年8月21日,也就是在庞青年高调宣布生产出了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的那一天,还举行了一场签约仪式,称青年汽车获得光大金控财金资本有限公司50亿元的支持。

然而经小财女查询发现,光大金控财金资本有限公司成立以后共有16笔投资,涉及行业有污水处理,建筑等,并未涉及新能源汽车的项目。

有意思的点在于,就在获得此笔50亿元巨额资金支持前,萧山法院2017年7月3日公布的一则法律文书显示,青年汽车旗下的三家公司已破产清算。

而此次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原因,简单来说,主要因为2014年停止生产经营,到期无法偿还债务。

在裁判文书网上,一封2017年9月1日的裁定书显示,杭州青年汽车自2014年下半年开始停止生产经营,自2014年5月至今,在法院涉及执行案件14件未履行,合计执行标的约10300万元,其中部分执行案件已因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而裁定终结执行程序。

另外,杭州青年汽车的主营业务只是乘用车冲压零部件和SUV汽车零部件生产,汽车批发、零售(小轿车仅限批发、零售莲花品牌汽车、进口欧洲之星品牌汽车),以及本公司生产产品的销售,主要是在乘用车制造上下游产业链上。

换言之,能为青年汽车集团带来盈利的业务范围面积进一步缩小,水氢技术造车仍需投入大量资金。

然而时至今日,有一个不争的事实为这场水制氢技术造车大打折扣:从2017年8月21日庞青年高调宣布公司生产出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至今的2年间,未见有过一辆“青年水氢燃料车”交付的披露。

说到钱,钱就来。就在青年汽车宣布破产的一个月前,工信部官网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显示,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获核定应清算补助资金1.1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两年前,青年汽车曾卷入“骗补”车企名单,该公司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还因此吃了工信部的行政罚单。

|| 百亿氢燃料汽车市场:首辆上市六年仅售出1万辆

可以说,在没有人完全揭露庞青年的神秘“反应物”和“催化剂”之前,暂时也没有权威声音出来断言这是一场骗局。不可否认的是,“加水就能跑”的噱头营销方式实际上给氢燃料汽车蒙上了一层灰。

起初,小财女怀疑水氢燃料汽车是纯电动车派去氢燃料汽车阵营的卧底,毕竟在青年汽车事件之前,汽车行业里关于“电还是氢”的火药味已经很浓了。以当前大方向来看,中、美、欧车企主攻电动车,而日韩车企角逐氢燃料车。

小财女也开始注意到近些年也开始出现“纯电动汽车被氢燃料汽车按在地上摩擦”的行业舆论风向。

从实际资金和生产投入上来看,丰田今年在国内格外踊跃,先是与清华大学成立联合研究院,开始向中国的商用车厂商提供氢燃料电池(FC)组件,又与北汽福田、一汽股份以及苏州金龙等在FC商用车领域合作,紧接着又与一汽、广汽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计划未来推出氢燃料电池车等。

不过氢燃料汽车的短期商业化成绩并不理想,据第一财经报道,丰田首款氢燃料轿车MIRAI自2014年上市以来,至今累计销量仅1万辆。

与此同时,今年G20大阪峰会上,日本车企对外称已进入氢燃料电池车的量产阶段。据估算,到2030年,日本国内氢能源产业市场规模将达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40亿元,到2050年,这个数字将增加到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120亿元,相当于目前日本年进口能源总量的40%。

|| 从巴铁一号到水氢汽车,钱多还是噱头多?

创新有时来源于脑洞大开,当然违背常识的脑洞就是另一回事,比如我们看到的“加水三四百斤,可跑三百到五百公里”的神奇“水氢车”,再比如横跨两条街道,行驶在小轿车头顶上的大型“立体巴士”。

2010年的第13届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上,巴铁首度进入公众视野,当时的介绍是它每辆可载1200名乘客,减少主要交通干道25%-30%的拥堵,并且施工周期只有地铁的三分之一,造价只有地铁的十分之一。

同样,巴铁的背后一面有P2P公司华赢凯来40亿集资背书,另一面却无法解决“巴铁下方的小车如何变道转弯”这样的实际问题。骗局被揭晓,4万多名投资人等来的只有48.86 亿元未兑付金额,兑付率仅1%。

我们总能从巴铁一号和水氢汽车两场闹剧上找到若干相似点,钱多,噱头营销更多。而表面看似是财大气粗,内里则是无数投资者的血汗钱在支撑。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