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有钱任性!25岁A股董事长女儿拒绝接班,1亿多股"不要了"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再不好好上班,以后是要回家继承家产的”,每当小财女找不到选题时,内心总等待小财女爸爸的这一通电话,结局就是一直没等到。

而有些人等到了,结果一转身就撂了。这样戏剧性的一幕还发生在A股上市公司。

 

10月27日,上市公司通达股份创始人史万福自愿将其所持有的1.09亿公司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及投票权独家、无偿且不可撤销地全部委托给女儿史梦晓行使。当时,史梦晓同意接受该委托。

就在几天后,剧情突然来了个急转弯。11月3日,史梦晓认为“专业的金融、类金融公司是其刚毕业之际更好的选择方向”,决定解除这项委托。

这通达股份究竟什么来头?家族二代们甘愿甩手离开的背后原因又是什么?

|| 54岁董事长卸任,让位妻子儿女

 

要说史梦晓这一洒脱干练劲,看似是有钱任性,实际上还是随她爸。史万福或是A股第一佛系董事长:54岁选择卸任,将公司将给妻子儿女,自此“弹弹琴、会会老朋友,过修身养性的生活”。

同为夫妻店,想当年当当换掌门人,按李国庆的说法,又是“收到逼宫信”,又是“放《雍正王朝》的八王逼宫”,一经对比,通达显得平稳太多。

作为一家生产、销售电线和电缆的实业公司,通达股份是2007年12月由河南通达电缆有限公司整体改制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3月在深交所上市。

 

10月27日晚,伴随着史万福辞职的一纸通告,通达的指挥棒平稳地交接到妻子马红菊手上。与此同时,其23岁的儿子史家宝正式成为公司副董事长。

事实上,通达股份这些年的财务状况还没到如此省心的地步。

财务数据显示,通达股份自上市以来营收稳步上升,净利润较为稳定。2015年、2016年营收及盈利都有较大增幅;但2017年、2018年受原材料价格波动、计提减值等因素影响,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2018年,公司归母净亏损1155.58万元,这是公司上市后首次出现年度亏损。

 

不过就今年通达股份的业绩来看,又出现大幅回暖迹象: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7905.99万元,同比大增183.38%。截至今日收盘,通达股份股价报5.57元/股。

除了换帅平稳,通达颇具玩味还有史梦晓、史家宝不同的选择,折射出当下家族二代对于继承家族企业较为典型的两种态度。

从教育背景上来看,25岁的史梦晓今年8月刚从美国常青藤院校霍普金斯大学毕业,研究方向为金融学。学成归来,史梦晓仍觉得要在外面世界看看。

而年仅23岁的史家宝,毕业也不满一年直接做起了通达的“管培生”,“在没有任何职务的情况下,在不同的岗位进行轮岗”,早早地“被扶上马”。

明面上都说尊重孩子的决定,而“富二代接班的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埋在中国家族企业掌门人内心深处的“刺”。

|| 不接也得接?家族二代:我太难了!

 

小财女翻看经济观察网此前报道发现,未来十年,像通达这样需要面临二代接班问题的家族企业多达近300万家。其中也不乏像史梦晓这样无意留恋家族企业的继承者。根据胡润百富榜调查,近50%甚至更高比例的家族企业二代并不愿意继承父业。

“家族企业接班难”逐渐成为近些年社会关注的热点,那么究竟难在哪里?小财女通过三位知名的家族二代身上窥探一二。

中国社科院的调查数据显示,82%的家族企业二代“不愿意、非主动接班”,早年的新希望刘永好之女刘畅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早在2004年,年轻气盛的刘畅一度因为家族企业的内部矛盾,跟父母借了一笔钱后离开新希望。随后在成都开了一家服装首饰店,无奈生意奇差无比,常常一整天就只卖出一对耳环。入不敷出的生活使得刘畅早早关闭店铺,结束这场叛逆少女之旅。

两年后刘畅重新回到新希望,在刘永好的安排下开始接管房地产业务,成为一位理想的家族企业继承者。

相比于刘畅从“不服软”到乖乖听安排,投资小能手王思聪倒是一早认清了自己的职业方向。自2009年归国,王思聪拿着5亿“零花钱”创立了普思资本,以互联网为主战场,并在31家公司担任股东、26家公司担任高管,涉及行业横扫商务服务业、投资、娱乐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影视等多个领域。

2017年,王思聪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50》榜单,排名第37位,排在李竹、许达来等大佬之上。

 

对于王思聪而言,人生最大的挑战,换个角度而言,也是回家乖乖接班的最大的难点。“作为首富的儿子,最大的挑战一定是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能超过父亲。所以我最大的挑战就是,在有生之年超过我父亲成功的高度。”

撇开前两位确实在主观意愿上就不愿接班,下面这一位是难得的愿意接班,无奈实际接班管理起来,也是真的难。

 

野心勃勃如娃哈哈千金宗馥莉,2016年,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谈道:“对我来说,我不想做个继承者。为什么一定要继承呢?我不想去继承一家公司,但是我可以去拥有它。如果我做得成功的话,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那就是一种拥有,不是继承,对吗?”

原本想在资本市场大展身手的千金希冀在2017年7月通过中国糖果这个壳将名下宏胜饮料运作上市,自立门户。岂料要约失效,香港创业板上市公司中国糖果放量大跌逾56.8%,全天成交5.9亿股,换手率高达36.8%。7月17日开盘,中国糖果继续暴跌,截至下午14点36分,跌幅达29.69%,成交价0.161港元。

尽管家族二代们的起点天然要比普通人高很多,但是无论选择独立创业,还是从家族企业中分一杯羹,往往他们需要翻越的高度也是常人所不能及。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