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催收巨头赴美上市:催收员人均每月催回两万七,佣金近万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10月21日,浙江西溪的51信用卡办公大楼下,云集的警车再次将催收行业置于“风暴中心”。此时,“风暴中心”的行业巨头湖南永雄资产管理集团却正准备逆势赴美上市。

员工月赚佣金近万元的光鲜背后,等待着湖南永雄的除了监管部门的重点“照顾”,还有一场动辄就“呼死你”、爆通讯录的行业乱象与拒不还钱的老赖们之间的较量。

敏感期还敢出来见光,上市之路本就一波三折的永雄究竟是胸有成竹,还是被赶上架?

|| 行行出状元,这个状元有点“吓人”?

 

近日,催收巨头赴美IPO消息一经传出,外界对此的热议无外乎两方面,一是黑社会也能上市,还要法律做什么?二是关于催收人员薪资的讨论。

图片来源:@蓝鲸记者工作平台

 

众所周知,催收行业一直以来游走于黑白两道的灰色地带,相较于欠钱不还的“老赖”,刻板印象中左膀青龙、右膀白虎的凶狠催收大汉反而成为众矢之的。

据永雄的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六个月,每位催收专员的平均收款额达到27385元人民币,比2018年同期增长27.5%,每位催收专员每月赚取的平均佣金为9700元人民币。

尽管现实生活中的催收人员形象要比影视剧中“柔和”得多,但受催收中普遍存在骚扰通讯录、威胁恐吓辱骂等手段的影响,网友对这份劳动所得的丰厚薪资并没有流露出欣羡,嗤之以鼻或者避之不及的态度更多。

作为债权人对债务人催债需求下滋生的行业,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应收账款总值和聘用的催收专员人数而言,湖南永雄已是中国最大的拖欠信用卡应收账款回收服务提供商。

此外,湖南永雄在中国29个城市设有34个运营中心。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6月30日,湖南永雄在中国29个城市的运营中心拥有10915名全职催收人员,占员工总数的95.0%。

永雄官网

 

正因有大规模的负面印象存在,永雄更加卖力地强调,其仅通过远程方式(例如电话和短信)或远程收款提供催收服务,而无需进行现场访问或与债务人进行面对面的谈判。其有目的地不进行面对面的互动,以避免与债务人潜在的肢体冲突,控制与合规性有关的风险,简化和规范收款流程,并提高收款效率。

然而刻板印象一旦形成,影响的不仅仅是吃瓜群众,更重要的是资本市场。

|| 一波三折的上市路

 

实际上,这并不是永雄第一次寻求上市。

时间拉回到2015年,谈到催收巨头公司,业内人士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上海一诺银华。直到2017年,山东辱母案发生后,有媒体在报道相对规范的催收公司是如何运作时,还以一诺银华为例。

就是这样一家对于操作风险隐患较大的外访环节进行严格控制的公司,因为涉及敏感领域,潜在声誉风险巨大,2015年底,新三板虽然发出了同意一诺银华挂牌的公告,但截至目前也未挂牌成功。同年11月,永雄集团也曾寻求在新三板挂牌,但最终也未有进一步消息。

 

据券商中国此前不完全统计,综合中国国内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网贷、消费金融、小贷公司等业态,不良资产规模在3万亿元左右。可以说,永雄这些年一直在一块肥沃的土壤上茁壮成长,但与此同时,永雄依旧很难受到国内资本市场认可。

今年3月,永雄才等来他的第一个“伯乐”——中平资本。永雄资产创始人、董事长谭曼及相关人员向中平资本及其附属公司出售了200万股普通股股份,这一行为同时也被外界解读为套现3亿元。

兴许是国内寻求上市碰壁,永雄转道美国,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相关申请文件。

除了向外寻求资本青睐之路略显坎坷,永雄自己也在招股书承认,其经营的业务较为敏感,公众普遍对催收行业或对其的投诉可能导致监管风险增加,这可能对其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此前,由于湖南永雄员工的不当行为,其主要客户之一于2018年6月暂停了其在安徽省的催收服务。另外,自成立以来发生过三起事件,导致部分客户因部分债务人的投诉而暂停了湖南永雄在某些地区的催收服务。

天眼查显示,湖南永雄关联的38家分支机构中,有29家经营状态为存续。除长沙分公司2014年注销、深圳分公司2015年注销外,广州分公司、西安分公司、太原分公司等7家于2018年4月至8月陆续注销。

 

撇开永雄自己披露的不当事件,小财女还在一些投诉平台看到有用户举报湖南永雄的工作人员冒充法院人员、公安机关人员发短信催收,涉嫌冒充公检法。

|| 永雄会是这场“猫鼠游戏”的异数“合规”玩家吗?

 

至此,小财女对永雄这番“温和派”说辞打上大大的问号。但与此同时,小财女似乎在这家或将成为赴美上市催收第一股的公司看到了极力向“合规”挣扎的迹象。

据此前媒体报道,湖南永雄的创始人谭曼曾是一名执业律师,2006年,谭曼创办了湖南裕邦律师事务所(后改名为湖南永雄律师事务所),主营欠款催收法律服务。2014年,谭曼注册了永雄集团,营业范围为资产管理、金融服务外包、软件开发及服务等,后转型,致力于小额不良资产催收领域。另外,谭曼还同时担任湘潭大学、中南大学等多所大学导师以及湖南省法学会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等。

不止创始人,小财女查询后发现,永雄还背靠多位金融大佬。如,其执行副董事长兼董事张化桥同时还为中国支付通、复星国际、绿叶制药、龙光地产、众安集团、中国汇融6家港股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2018年春节期间,拜访永雄后,张化桥还在新浪博客发布英文文章《世界上最大的催收公司在湖南》,高赞其为信贷市场的管子工和清道夫,从而引发业内对永雄的关注。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0月15日,湖南永雄与张化桥签订了服务协议,湖南永雄IPO成功后要向张化桥授予股票,且锁定期2年。

 

然而,这一点却没有反映到公司的主要股东构成上。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永雄的主要股份仍在谭曼(82%)以及妻子周小芳(3%)手上。

鉴于谭曼的股份占比较多,因而其牵一发就容易影响永雄整体。早在赴美上市前,谭曼曾质押接近5000万数额股权。与这一行为相照应的是,过去几年公司“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处境。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湖南永雄营业收入为5.15亿元,同比增长75.8%。而2019上半年,该公司净利润为3233万元,同比下降31.9%。2016年至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9765万元、1.1亿元、1.24亿元。

 

让人更为担忧的是,成立至今,永雄资产的在催逾期贷款已经达到人民币446亿元,主要为信用卡逾期账单催收和网贷催收。尤其在信用卡应收账款回收市场,永雄资产的应收账款高达289亿元人民币,国内10家商业银行就有7家为其客户。

重重贷款压力之下,永雄目前依旧严重依赖几个主要客户。按招股书显示,每个时期产生的收入衡量前五名客户合计分别占2017年,2018年和截至2019年上半年总收入的99.2%,90.2%和79.2%。

换言之,如果其与这些主要客户中的任何一个的业务关系恶化或终止,或者其客户由于法律、合规性或任何其他原因而停止运营,则都可能对其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万亿规模的催收产业下,51信用卡倒了,这一次,湖南永雄会带领“讨债公司”走向阳光地带吗?

每日一聊:

你是如何看待“催收行业”规范化?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