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今年的5G手机明年就淘汰?这个误解有点深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PingWest品玩

如今,在5G产业快速发展的初期,产生了很多5G网络的争论,比如此前产业界已经给出信号:2020年起,5G终端必须具备SA组网的模式,NSA单模组网(NSA only)的5G手机将禁止入网。而有终端厂商也说:NSA组网很快淘汰,希望大家都提供真5G手机(基于SA组网),现在推出的5G手机则几乎全部采用NSA组网的模式。

这两件事情发生在一起经过过分解读后,甚至让消费者产生了一些错觉:NSA单模5G手机明年就无法使用5G网络了,今年推出的所有5G NSA手机也不是“真5G手机”,不能买。

这篇文章的目的就在于解释——5G NSA组网和SA组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与产业界是如何关联的?

NSA和SA是怎么来的?

先说NSA组网和SA组网标准是怎么来的。

2018年6月14日,3GPP全会批准了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5G NR)独立(SA)组网功能冻结。加之2017年12月完成的非独立组网(NSA)NR标准,5G已经完成第一阶段全功能标准化工作,进入了产业全面冲刺新阶段。

根据3GPP的规划,5G标准分为了NSA非独立组网和SA独立组网两种。其中,5G NSA组网方式需要使用现阶段的4G基站和4G核心网:以4G作为控制面的锚点,满足激进运营商利用现有LTE网络资源,实现5G NR快速部署的需求。而5G SA独立组网方式则是需要全新投入建立基站,直接连接5G核心网。

简而言之,从技术角度而言,NSA组网就是融合现有4G基站和网络架构的基础上部署5G网络,SA组网方式则是完完全全的5G基站和网络架构。

为什么出现了两种标准?

vivo 5G通信研究院总经理秦飞告诉PingWest品玩(公众号:wepingwest),两种不同组网方式其实对应了时代不同的需求。“5G要想快速上,就得依托4G网络再加一个5G新的基站、新的空口,把速率快速提上来,这是一种路线,很多海外运营商比较认同这种路线快速发展用户或者发展流量。而基于流量、用户之后,带来更多的是上层的eMBB移动宽带,NSA会带来内容和体验的率先升级,所以出来NSA组网的路径。”

而SA组网则对应5G时代后续的需求。国际电信联盟ITU定义的5G三大应用场景分为:eMBB(增强型移动宽带), uRLLC(超高可靠低时延通信),mMTC(海量机器类通信)。前者eMBB通过NSA组网可以快速部署,让人们提前享受到5G的快速应用;而真正的“5G大餐”: uRLLC和mMTC造就的工业互联网、自动驾驶、智慧城市等则需要SA组网标准成就。

3G到4G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通信标准从来不会跳跃式发展,技术普及也需要一定的过程。至于怎么用,在这个过程中,运营商怎么思考是关键的一环。

运营商的算盘

对于运营商的复杂思路,NSA和SA组网方式其实有一个很好的比喻:你是一家开烤串店的老板,在现有客源、收入双双稳定的情况下,如果需要扩大店面,你是先在外面多支几张桌子稳定扩张,还是拿出很大一笔流水再开另一家全新的店面承担一定风险?

对于运营商来说,采用NSA组网的方式就是“支桌子”:那么,5G建设速度会非常快。利用4G基站加装5G基站,即可实现5G网络覆盖。但由于架构使用的还是4G网络架构,导致5G网络的海量物联网接入和低时延特性无法发挥。

而SA组网方式就是“开全新的店面”:在还没有5G用户基础的情况下,它面对的是更多的前期成本投入。秦飞透露,“我听到运营商说,他们如果全网都做成了两个都支持,也就多增加20亿的成本,20亿对运营商的5G建设来说还是很小的数字。”

按照秦飞的理解,因为SA具备更好的技术特性,所以在NSA和SA组网两种分支里,中国运营商和政府对于SA应该长期看好。但考虑到SA组网方式的技术、投入以及商业上的考量,SA只能作为长期目标,但5G还是要快速落地的。

由此,引出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先投入巨资建网和还是先培养基础应用。

其实从全世界来看,NSA目前还是主流。秦飞说,现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有18家运营商商用了。在韩国已经用了3个多月时间发展了140多万用户,并且都是NSA only的终端。

而技术上来看,三大运营商对基站终端的要求其实是未来希望终端是SA+NSA都支持:不能说现阶段的NSA手机将来不能用,或者说海外的NSA用户漫游到国内没信号——只要模式一打开,不管你的手机是SA only的手机,还是NSA only的手机,都是可以使用的。

但考虑到5G商用的进程,目前的阶段性任务不光是建立基站的问题,还要考虑快速培养用户和打造5G应用。

终端厂商的阶段性使命

对于NSA和SA组网方式的未来发展,秦飞的判断和产业界大体上是一致的:在未来长时间内都将是NSA和SA组网并存,然后逐步向SA组网过渡。

前面已经提到,国际电信联盟ITU定义的5G三大应用场景分为:eMBB(增强型移动宽带), uRLLC(超高可靠低时延通信),mMTC(海量机器类通信)。对于现阶段的5G手机终端用户而言,eMBB(增强型移动宽带)是更有体验感的提升。

“5G需要培育过程,这种培育是一种使用习惯。”秦飞说,5G只是天天喊,天天展望工业,其实在工业上更难落地。

他举例5G远程医疗:村里有个大爷问我,远程心脏病手术电视也播了,看病更好看了吗?

“这种情况做个demo是可以的,但是正儿八经在行业里应用,没人会把宝押在那上面。”秦飞补充说。

对于终端厂商而言,想要落地5G就得先有东西,NSA手机应该率先落地。秦飞认为,没有手机就不会有人开发应用,总有一方先破冰。“就像当年4G一样,先有了4G手机、平板,才发现网络不够用了,可以说是智能手机成就了4G,没有智能手机,4G不可能搞得那么好,也就没有大量APP的繁荣。”

秦飞认为,由于技术特性,NSA组网的手机其实是4G+5G两条腿走路,拥有两套通信基础。NSA only的手机速率可能会低一点,但假设冲峰值速率,NSA还可以4G加5G一起冲速率,而SA only则只有4G或者5G来回切,二选一。

对于vivo而言,NSA手机技术挑战更大,但具备了更大的灵活性。比如锁屏不用的时候可以附着4G基站,4G基站运营商经过这么多年的优化其实覆盖是非常好的,覆盖越好越省电。现在的SA建网:第一不可能建得那么密会有各种覆盖问题,第二初期肯定优化的没有那么好,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空洞,一旦有了空洞就会不停地搜,来回飘。

秦飞提到,一个覆盖没有那么完美的SA肯定不如NSA手机待机的时候体验更好,功耗会更高。“并不是NSA场景下,时刻都要4G、5G双模都开为你服务。你只是发一条微信,我为什么还要用5G服务,本来就附着在4G里,你发的就是一条微信,给你用4G就好了,两条路都是可以走的。”

普及和共存

NSA和SA什么时候会走向成熟?

前面已经解释了:今年所有推出的NSA单模5G手机在明后年甚至未来十年内都能正常使用,从终端用户的角度来说,在体验5G网络和5G服务上不会有任何差别。NSA组网明年淘汰的谣言已经攻破。

NSA承担了初期运营商和产业的5G网络普及的阶段性任务。而由于NSA已经发展到百万级用户,所以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将是NSA和SA组网并存,然后逐步向SA组网过渡。

明年5G虽然SA强制入网,秦飞坦言,如今老百姓的需求很明显了,但没有NSA的话,2020年6月份中国甚至没有5G用户。“没有人敢拍着板告诉运营商2020年6月份我们就可以全网整切(过去SA)了。”他预计,今年年底NSA手机出货量大概会达到几百万到一千万量级。

秦飞希望,运营商快速地把5G套餐包给出来,然后把不换卡不换号的政策也弄好。“按照目前我们对未来产品的定价以及店里过来问的节奏来看,卖1000万出去是非常容易的。”

在产品规划上,vivo也有自己的策略——在NSA组网承担着5G普及任务的同时,推出同样具备普及任务的亲民5G手机,“在价格方面会给大家惊喜。”而据秦飞透露,今年年底前将有不止一款vivo 5G手机推出。

PingWest品玩此前曾体验过vivo的两款正在测试状态的5G手机:vivo NEX 5G和iQOO 5G版,vivo的5G终端在实验室环境测试速度可达1.5+Gbps。vivo提到,基于NSA组网的5G手机在待机、信号以及发热等指标等与目前的4G手机基本无差异。

目前vivo已经在5G终端的部署上做好了准备。vivo宣布,正式版的5G手机即将在下个月上市。

(vivo供图)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