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吴谢宇案完整时间线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Moyao

原标题:吴谢宇案完整时间线

来源:Moyao 原创: 没药花园 

说明

本篇获得的信息是早在2018年中知情人士向我提供的。虽然我掌握这些信息很久,但此前没有向他人传播,或公开在网上写过这些内容。

我之前犹豫过,后来觉得写出来也好,因为里面的内容能让一些谣言不攻自破。

自从2019年吴谢宇被捕后,网上突然涌现大量新信息,不止一个前女友、前同事、同学,出来爆料。我收到网友/记者直接提供的信息,或转给我看其他网站上的信息,不下50条。但我无从核实这些内容,所以不会把它们作为讨论的依据。有些虽然被媒体报道了,但我个人也依然有疑虑。

所以,我这篇里包含的,依然只有我大半年前获得的那些信息。

我也没什么惊天内幕。许多人问我他的作案手法什么,我真不知道。我只记得在2017年搜集信息时,读到最早的一条新闻,是在2016年2月某日发布于新浪的。新闻内容很简短、含糊,讲述福州那所学校的教职工宿舍发现一具女尸,颈部和身上有刀伤,但未说明伤口究竟是杀害还是分尸时造成。(现在这条新闻应该被删了,已经找不到。)

在本篇中,我会排一个时间线索,其中许多信息是此前媒体未披露的,相当于为整个图提供几块小拼图吧。

这些时间线可能对回答以下问题有帮助:

1、吴谢宇和那个后来在上海同居的性工作者究竟是何时认识的?她是不是造成他弑母的原因?

2、嫌犯吴谢宇曾在上海生活。当谢天琴尸体被发现后,吴就销声匿迹,直到三年后在重庆被发现。他的ATM机照片究竟是在哪个城市拍的?

3、吴谢宇为什么没有逃出国?

4、吴谢宇为什么要发给舅舅那条相当于自我揭发的短信?

时间线索

早于2015年的时间线,我在内情一写了,可以去没药花园(ID:moyaohy)看。本文是后面的时间线。

媒体此前公布的信息,用绿色粗体。

我从知情人士处获得的信息,用黄色粗体。

我个人的讨论,放在()里用斜体字表示。

所以,如果你对绿色的内容有异议,请注意了,这些信息不是我发布的,它们来源于媒体的新闻报道。

1。在北京期间

2014年暑假,吴谢宇没有回福州,而是在南京待了一周后回北京。

2014年下半年,即大三上半学期,吴谢宇曾一度迷上了看网络小说。

在大多数人的描述里,吴谢宇都是高度自律的,但吴雪菲记得,他的确有过打破戒律的时候,当时吴雪菲的男朋友和吴谢宇一个宿舍,关系很好,吴雪菲听男朋友提起,有一段时间吴谢宇每天都在寝室里看网络小说,晚上不睡,早上不起。那大概是大三上学期,随后,大三下学期,也就是2015年春季,吴谢宇开始退课,很少出现在校园中。

三联生活周刊:吴谢宇成长的背景拼图

大三寒假,吴谢宇回福州过年,总共呆了42天。

2015年1月17日,吴从北京坐高铁到福州

2015年2月28日,吴从福州坐高铁到北京 

(未见报道提及母子在此次相处中有何冲突。)

2015年2月28日,吴谢宇回北京当天去了天津。

当晚入住天津大学旁的一家便捷式酒店。

2015年3月2日,吴从天津回到北京

此次天津之行,共待了2/28、3/1两个晚上。

(他去天津见了谁,我不清楚。可能有高中同学在那里?至少目前网上有两个爆料中、真假未知的“前女友”,并不在天津大学读书。)

2015年3月2日,北大春季学期开学

根据2016年多家媒体报道,在开学后不久,吴就声称家里有事,从学校退课。具体日期不详。此后他不住在学校。

(从2015年3月至7月期间,他人在北京,但具体住在哪儿,在干什么,不知道。)

但在这期间,后来和吴同居的性工作者X短暂前往北京。

(X是我特意选的字母,和她名字中任何一个字都无关。)

2015年4月26日,X乘高铁从上海到北京

2015年4月28日,X乘高铁回到上海。

她在北京只待了26、27两个晚上。

X主要在上海生活。她在2014-2015年间只去过这一次北京。

(X和吴早在2015年4月时是否相识呢?她此次去北京是否去见吴呢?X的具体情况,我后面会介绍,不想在这里打断时间线。

但可以肯定的是,凡和这条时间线矛盾的爆料,都是假的。比如之前有个公众号发布了一个性工作者的自述,说她在北京的餐馆当服务员,认识吴,后来堕落成性工作者之类……必然是瞎编的。后来那个作者也承认是在“文学创作”。)

2015年6月底,吴谢宇购买了刀具、防水塑料布、防油桌垫、干燥剂、防潮剂、抽湿器、防霉包、真空压缩袋抽气泵、隔离服、医生护士服等,其中仅刀具就购买了剔骨刀、菜刀、手术刀、雕刻刀、手机贴膜用刀、锯条等多种。

(据了解,吴是通过距离北大较远的两个顺丰代收快递点收快递。他在校园外用的名字是“吴邪”,这也是他快递单上的名字,或许也用它来在校外租房。

取这个名字,再结合此前媒体报道他在大三上学期迷上网络小说,或许他之前看的是《盗墓笔记》?

请大家详细看他的淘宝购物清单。如果2016年媒体所报道的购买刀具等一事属实,这指向“预谋杀人”和”预谋分尸“。

从他故意选择快递代收点并用假名接收快递来看,他从一开始就在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的活动痕迹,以免留下罪证。)

2。回福州期间

2015年7月1日,吴谢宇当天从北京乘坐高铁回到福州。

(他是否把那些刀具、医生护士服等带回,以及如何带回,暂时并不清楚。个人认为较可能的是采取火车托运,或者邮寄等方式。)

根据2016年多家媒体报道,这期间谢天琴对于儿子的归来,在邻居和亲属面前表现出期待和愉悦,在母子见面后,两人也表现得很快乐。(见没药花园《头顶烈日》一文)

(这证明,至少从谢天琴的角度,她当时并不认为和儿子之间存在矛盾。

这期间,母子进出曾撞见多人,也未见有采访对象提及:曾见到吴谢宇带女孩回家见家长,或者母子为了钱产生矛盾。

一切从表面看十分融洽。)

2015年7月10日晚上,吴谢宇入住晋安区华林路417号黄金大酒店。

(我认为这只能证明他办了入住手续,并不能证明他当晚睡在酒店了。如果依照警方,谢是在11日才遇害,那么当晚吴谢宇不回家住,必然会引起怀疑。为什么案发前夜,他要在家附近酒店开房?见下文。)

2015年7月11日,根据媒体2016年的报道,警方推测他当天作案。

(为什么警方推断是11号,而不是10号?隔了那么久尸检,时间上是不可能那么精确的。

如果当年媒体报道错误,就当我以下都是废话吧。

如果媒体报道正确,我相信警方肯定是有依据的。比较可能的是,谢老师在11号白天还有某些可证实的活动。

那吴谢宇为什么要在杀人前一晚开房入住?按理说是杀完人后,房间搞得一团糟,无法和尸体共处一室,才需要住酒店。

我猜测他是在10号白天去代收包裹或者托运存放行李的地方,取回了那些刀具。

根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吴谢宇高中时和他母亲每晚通话,事无巨细汇报每天的活动,比如食堂里每个菜吃了几块钱。

我认为他若回家,母亲很大可能会替他收拾箱子,翻看行李,如果他把大量刀具带回家,很难躲过母亲的眼睛。因此,他很可能在案发前一天才取回这些刀具,放在家附近的酒店房间里。

11号白天作案后,他又去酒店取回刀具,做其他事。

目前不清楚他何时退房的。)

2015年7月12日到7月23日

吴通过支付宝34次购买活性炭,19次购买塑料膜、防水布、墙壁贴纸、真空压缩袋等,以及摄像头……

七月中旬

吴谢宇陆续给亲戚朋友发去短消息,大意是说自己大四这年要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交换生,母亲一同前往陪读。两人将乘坐7月25日的飞机去美国。

随后,亲戚、朋友们又收到谢天琴手机号码发出的、以她的语气编写的信息:出国需要借钱,希望亲戚们把钱打到自己的银行卡上。

警方消息称,这期间,吴谢宇通过手机短信、QQ等方式,向多位亲戚朋友借钱,借款总额达144万元。

(根据前不久媒体报道,吴父那方的亲戚经济窘迫,且未在采访中提及借款给吴。所以,借钱给吴谢宇的“亲戚”应当主要是谢天琴的亲属,比如吴谢宇的舅舅和姨妈。)

7月某天,根据《每日人物》,吴谢宇主动招待母亲的同事吃饭。

“那是在2015年七八月份,吴谢宇以母亲的名义,邀请了相识十几年的老师(邻居)们吃饭——相当于替母亲举办退休仪式。受邀者不在少数,和谢天琴不是一个教研组、并不相熟的老师们也都出席了,坐了好几桌。当时吴谢宇已经帮母亲办好了离职手续,领取了她的退休金和住房公积金。”

“但这样的宴会,谢天琴并没有出席。吴谢宇这样解释母亲不能出席的原因——谢天琴已经到达美国。因为她没有拿到绿卡,办的是探亲陪读签证,无法多次在中美间往返。而吴谢宇因为在美国学校就读,可以拿到通行证。没有人怀疑他的解释。”

《吴谢宇曾在母亲离世后操办退休宴,后藏身重庆做”男模“和服务员》(《每日人物 》2019年4月29日

(如果这个饭局是真的,我真的很佩服吴谢宇的心理素质。

在时间上,饭局应当是在七月下旬,因为据我所知,吴在7月31日就离开了福州。既然当时坐了好几桌人在吃饭,希望以后能有记者能找到其他在场的人确认此事,并谈谈吴当时的表现。)

2015年7月24日 有人通过手机在“百度知道”上匿名咨询:“父亲病逝,母亲被儿子故意杀死,受害人的亲属有权向其儿子提出民事诉讼” 。

我在《头顶烈日》一文中提及这可能是吴谢宇,并以此为基础加以讨论。但最近网友提供的线索让我对这个细节改变看法,认为提问和本案无关。

最近,有网友发现在360问答上同一天也有一模一样的提问,于此可见,在百度贴吧和360问答的提问人是同一个。

虽然在百度的提问匿名,但在360问答的提问并不匿名,ID叫“xiaomingguigui”,因此很容易找到TA在其他网站的活动,疑似是搞软件编程。而同ID早在2007年(吴谢宇读初中期间)就开始于其他专业编程论坛发帖。

吴谢宇本人在2016年2月后或清空、注销,或停止使用他原先使用的所有网络账号:QQ,微信,邮箱等。而xiaomingguigui在360问答上的活动一直到2017年,还在回答星座、宫斗文之类问题。

我后来找到一个使用同样ID的女生,重庆人,姓F,不知道是不是提问的真身。但我基本认为和吴谢宇没关系。

2015年7月25号-31号 有学校老师在福州校园内撞见吴,奇怪他怎么还没走,吴说,“回来办点事,妈妈在北京。”

2015年7月31日 在料理完一切后,吴谢宇从福州乘飞机前往上海。

他这次在福州,刚好待了整整一个月。

(如果说吴从幼年开始就极为自律、自我操控能力极强,自从福州之行以后,他就彻底放飞了自我,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追逐完全不同的人生。)

3。在上海期间

2015年8月 根据2016年媒体报道,吴谢宇到上海后认识了一个性工作者,并与之恋爱、同居。

2015年9月 吴谢宇短暂回北京一趟,只待了一晚就回到上海,可能是为了学校的事。

2015年11月4日 吴谢宇突然在网络购买第二天去福州的车票。他只提前一天买票,说明有急事需要他临时前往。

在那里呆了四天后,他坐飞机回到上海。

(吴此次回福州做什么?他不怕在福州撞见认识的人,暴露自己不在美国留学吗?他会不会回职工宿舍即藏尸地点去取什么东西?但那样撞见邻居、母亲同事等的风险显然太高了。我猜测福州有事,他不得不回去,不排除是和逃亡、偷渡有关的事情。)

2015年11月 吴谢宇突然前往北京,而且去的很急,当天去,当天回。

根据宿舍的人此前对媒体回忆,12月曾看到吴谢宇回到北大宿舍,咨询挂科重修的事情。

(同学说他回宿舍,应该是指这一次,只是时间记错,是在11月,而不是12月底。)

2015年12月 吴谢宇突然进行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操作:他开始在网上给自己和(已经去世的)母亲购买三段行程的火车票。

网络订票的规定是,最早订票只能提前58天。所以,他都是候着时间,一旦开放订票了,立刻订。这说明他的计划比实际订票时间更早。

以下是媒体报道:

在2016年2月5日前后,吴谢宇的舅舅接到吴谢宇发来的短信,称他和母亲要从美国波士顿回来,将于2月6日到达福建莆田高铁站,希望舅舅接母子俩回家过年。《封面新闻》北大弑母学子吴谢宇被抓 舅舅表示不愿回应是否会原谅他

据悉,犯案后,吴谢宇并未主动联系其舅舅。直至接近2016年春节,在舅舅“今年不回来过年”的追问下,吴谢宇回复舅舅自己在福州,过节回去。《封面新闻》福州警方已对吴谢宇进行约8小时初步审讯:未否认杀母

我不知道舅舅是何时问他的,但我知道,吴谢宇早在2015年12月就开始订票了。

他先订了:

2016年2月3日,从北京南到福州的高铁票,乘车人为他自己和他已经去世的母亲。

随后,他又订了:2016年2月6日从福州到仙游的动车,坐车人同样为他自己和他母亲。

几天后,他再次订票,2月11日从仙游回福州的动车,坐车人只有他母亲。这个票后来退票了。

也就是说,在这段计划的行程中,吴会和“母亲”在春节前夕先从北京坐火车到福州,在那里待三天,再从福州去仙游老家,待上五天再回福州。

所以,如果照新闻所说,他给舅舅回复他人在福州,那么,应当是2/3-2/5之间。

舅舅在媒体采访中的回答给我留下一种印象,吴谢宇是因为舅舅的追问,迫不得已才骗他们自己和妈妈要回来过年。或许如此。但有一点需要指出,从吴谢宇订票信息看,他其实在近两个月前就买好了这趟车票。

2016年元旦过后 吴和X一同去了趟深圳。

根据2016年财新网报道,吴谢宇爱上了一名性工作者,两人发展为男女朋友,他曾拿出十几万彩礼跟该女子提亲。据该女子称,她当时没有拒绝,但此后两人经常吵架。警方还发现,吴谢宇拍摄了多部与该女子的性爱视频,并购买了很多假阳具。

(吴谢宇明明知道自己最终会逃亡,却还是对X进行求婚,并给了她十几万作为彩礼?我个人认为,感情经历较少甚至可能空白的吴,应当对X有较深感情。)

随着距离预定车票发车的日期越来越接近,吴谢宇和X一同去了一次河南,也就是X的老家。

2016年1月25日,X乘坐飞机先从上海到郑州。

2016年1月27日,两天后,吴乘坐飞机从上海也来到郑州。

(不知道那时候分手没。结合报道,再看时间顺序,有点像两人吵架后,X离开同居住所回河南,而吴追着去的。他们共同在郑州待了7天。)

2016年2月3日,X从郑州回商丘老家,而吴则乘坐飞机从郑州到上海。

也就是在2月3日那天,两人在郑州分道扬镳,结束了一段维持多月的恋爱关系。

还记得我此前说的吴谢宇购买的第一趟行程吗?

2月3日那天,他之前网络订票的从北京南到福州的高铁票生效了。

而实际上,他当天正从河南赶往上海,几乎不可能有分身术把两段行程都坐了。

(吴应该知道,警方一旦查出行记录,就会发现他当天其实是从郑州飞上海,因为登机、值机记录不可能作假,所以他基本不可能从“北京南”坐上火车。)

2016年2月4日,22点53分02秒,吴谢宇在ATM机前留下影像。

当时接近11点,从监控镜头中看,他身后霓虹灯很亮,车流量大,应身处繁华的城市。

再结合他2月3日刚从郑州飞机上海,此后无其他出行记录来看,他这次ATM取款大概率身处上海市区某处,小概率身处周边城市。

写到这里,我也想说下,为什么我从2018年中以后再没有转发过我自己那篇《头顶烈日》。因为我认识这位知情人士后,我知道我的一些信息是错的。

之前我写过吴谢宇在河南的ATM机上留下了影像,导致一些编故事的人也跟着错,说吴最后出现的是河南。

我当时为什么这么说呢?

2016年媒体写过:2016年2月4日、5日、6日,吴入住河南某酒店,结账日期显示为2月16日。记者去酒店核实,酒店表示时间太久,不清楚当时是否本人结账。

这个信息当时就令我很困惑,毕竟2月14日就发现尸体了。我在《头顶烈日》一文中还猜测他或许只住了三天酒店,没办理退房手续就离开,酒店后来根据押金自行结算。

但现在我知道他其实在2月3日就飞回上海,且没有2月4日再前往河南的记录。所以他在河南预订酒店,或许只是障眼法?

而警方可能将计就计,在2016年5月,在河南多地发出通缉令。

2016年2月3日以后,吴谢宇不再使用自己的身份证出行。他此前应当已经购买了假证件,做好了潜逃的准备。

2016年2月5日,吴谢宇发消息给舅舅,让他们去接他和母亲。

2016年2月6日,吴谢宇购买的第二段车票生效。

舅舅等人按照指示在莆田车站等候,却一直没等到母子俩。随后他们前往福州找人,于第二天凌晨,入住福州的酒店。

他们四处寻找无果,报警。由于赶上过年,因此直到2月14日才进入宿舍查看,发现尸体。

而此时,吴谢宇很可能通过手机,监控到了他们闯入宿舍、发现尸体一幕。

这时,警方再寻找吴谢宇,他已经消失了。

这个消失意味着,他此后再没有登录过他原有的网络账号,没有使用真实身份证坐飞机、火车,没有再使用原有手机号码进行任何活动,没有联系过X等可能被监控的人……

但我想强调的是,在舅舅在车站等待吴谢宇那天,确实有一列D6215火车从福州出发,途径莆田,前往仙游。

车上也确实有两个属于吴谢宇和谢天琴的座位。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