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央视女制片人采访途中因公殉职 终年46岁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传媒茶话会

视频:央视女制片人采访途中因公殉职 终年46岁

来源:传媒茶话会

2019年6月6日12时许,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社会与法频道

《夜线》栏目副制片人

周泉泉,

在广东珠海担杆岛采访途中,

不幸遭遇落石,

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

于6月6日16时30分,

在珠海去世,终年46岁。

她曾是央视《读书时间》栏目编导,

曾是《半边天》栏目主编,

遇难前是社会与法频道

《夜线》栏目副制片人,

军旅体验纪实类节目

《热血边关》主创。

这些,

都是家喻户晓的电视节目。

艰苦事业练就“全能女战士”

周泉泉1973年出生于军人家庭,

父母都是戍守青藏高原的指战员。

她生于高原,长于高原,

习惯艰苦的环境,

性格开朗而坚韧。

周泉泉1995年毕业于南京大学,

1996年正式入职中央电视台。

她参与了《读书时间》节目的创办,

并很快成为骨干编导,

《读书时间》也一度成为

中国电视文化节目的标杆。

2001年,

周泉泉调入《半边天》栏目组,

加入到栏目中最难做的社会组。

在一次调查重庆某公司假借招聘,

性骚扰女性的案件中,

她无惧风险和阻力,

假扮应聘者亲自上阵,

前往涉案公司当卧底,

拍下了女性被骚扰的关键证据,

让犯罪分子得到了应有制裁。

周泉泉无惧风险和阻力,

不管是报道女性土地权益被侵害事件,

还是乡村女性自杀问题,

她都高质量地完成节目制作。

2006年,周泉泉承担调查拍摄

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盗挖金矿

及盗猎野生动物的内参,

这是一次时间长、风险大的旅程。

可可西里无人区,

天气变幻莫测,

路途极其凶险,

盗矿匪徒持有武器、

气焰嚣张、“神通广大”,

甚至将威胁电话打到她北京的家中。

她十多天不能洗澡,

上厕所都成问题,

经常拿把铲子,

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解决……

周泉泉,个子小小的她,

以极大的勇气和智慧,

坚持完成了内参调查的拍摄。

周泉泉是团队的“定海神针”,

也是大家口中的“全能女战士”。

从演播室导播,

到节目编导、记者、摄像,

哪个岗位需要她,

她就第一时间顶上去。

2017年12月14日《热血边关》在西藏阿里拍摄第一季,周泉泉(右二)带领摄制组前往楚果寺边境检查站途中。资料图

2017年,

《夜线》栏目推出了

体验式特别节目《热血边关》,

这是一档带领都市青年进入边关哨所,

体验边关生活的正能量节目。

第一季在西藏阿里拍摄,

她走遍了这个高原缺氧的无人区,

一直到达海拔5200米的

中国尼泊尔边界界桩,

从没有任何媒体人,

到达过这里的哨所。

第一季《热血边关》取得了良好成绩。

2018年第二季的拍摄地点

选在西藏墨脱。

有人说,

在到过墨脱的人面前不要言路,

因为这世上再没有

比到墨脱更难走的路了。

通往墨脱的路,

常年遭遇雪崩、塌方、泥石流。

这里是中国最后通公路的地方,

极其荒僻险峻,

她在这里遇到过塌方、落石、

满是尖刺无人进入过的道路。

∆摄影/周泉泉

她在进入墨脱遭遇山体塌方时,

路的左边是湍急的雅鲁藏布江,

右边是悬崖峭壁,

为了保证一行二十多人的安全,

周泉泉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大家先走,我断后。”

为了拍摄到墨脱官兵真实的巡逻路线,

摄制组分成不同的队伍,

在大片的原始森林里穿行,

人少的时候,

周泉泉冲在最前面确认路的安全,

人多的时候她走在最后面,

保证没有一个人掉队。

部队的战士都惊讶

她的体力为什么这么好,

她说为了拍摄,一直在锻炼身体。

白天,她坐在运兵卡车的车板上,

吃着飞扬的尘土;

晚上,

她和大家一起吃江水做的大锅饭,

睡露天的塑料布。

她与导演组和墨脱边防的战士们,

带领着大学生体验者,

走过了最艰险的路,

绝望坡、蚂蟥路段……

训练、巡逻、露营。

这段经历让所有人共同成长,

更重要的是,她把中国军人的故事,

讲给了更多人听,

让更多的年轻人有志于“热血边关”。

生命最后的48小时

意外发生前两天,

周泉泉开例会、参与《夜线》的培训活动……

忙完所有的工作已是晚上。

为筹备《热血边关》第三季,

她乘23点45分的飞机赶往珠海,

6月5日凌晨2点38分,

飞机刚落地,

她便开始与编导讨论节目制作方案,

到达酒店已是凌晨4点。

6月5日早8点,

她便起床收拾妥当出发,

17点40分到达担杆岛后,

简单吃过晚饭,没有任何休息,

她又与部队官兵一起查看岛上

值班室、训练室

和以前抗台风的坑道。

20点,她组织会议讨论,

一直持续至晚上23点多。

6月6日早7点,

她起床和战士们一起吃了早饭,

计划上午去岛上唯一的一片小沙滩。

要想到达沙滩,

必须要穿过一片原始森林。

战士们带了砍刀在前面开路,

她一直对战士们嘱咐,

“难走一点没关系,

一定要尽量保持原貌,

这样拍摄出来才是真实的。”

中午12点,

有人问,要不吃完饭再看?

她说,媒体人不介意吃饭晚,

总要先干完工作。

在一处坑道的洞口,

没有任何声音,

没有任何预兆,

一块石头掉下,

她,倒在了地上。

直至去世,

她也未及好好吃饭,

也未顾上睡个好觉。

她走了,留下了无尽的怀念

在中央电视总台举办的周泉泉同志典型事迹记者会上,周泉泉生前的亲人、好友、同事上台讲述时都没有用“伟大的”“显著的”这些词汇,只是用她生活、工作中的一个个细碎故事还原了最本真的她。

“不像个女生”“胆儿大”“定海神针”“全能女战士”……在场发言的人提到她,似乎很少与“柔弱”沾边。

《夜线》主持人张越称,为了确保参与《热血边关》的学生们的安全,周泉泉总会提前测试里面的危险体验项目,“有一次需要从四层楼高的地方倒挂滑到地面,周泉泉二话不说立刻就上去测试了,她滑下去后还说‘没问题,可以做’。”

《夜线》栏目制片蔡郁说:“周泉泉出差就没去过什么好地方,我跟着她去的基本都是苦地方。”

周泉泉因被落石击中因公殉职后,西藏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阿里边境管理支队民警吴俊翻遍了相机里几十个G的资料备份,只找到一条泉泉帮助同事克服高反的画面。吴俊说:“这是我能找到她所有的素材了。听到这个消息,感觉像一个亲人没了。她看见谁都先问你的名字,问完之后就叫‘弟弟’。她会跟我说,弟弟你当兵多少年了,我爸爸也当兵。她像我的姐姐一样。”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在周泉泉的个人主页上,留有这样一句话。这句泰戈尔的名言,也许就是她看待世界的方式和做人的态度。她将自己短暂的一生奉献给自己最热爱的广电事业,倒在她最有归属感的军营里,她为世人留下的一部部铿锵有力的作品,就像一束光,照亮我们的人生。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