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步长制药“赵氏家族”的华尔街关系网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步长制药“赵氏家族”的华尔街关系网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或许,摩根士丹利的做法只是在推脱该公司与此次丑闻的联系。考虑到摩根士丹利旗下控股公司为步长制药第三大股东,运作赵雨思赴斯坦福上学,可能与大摩脱不开关系。

这其中,步长制药董事高煜可能是关键人物。根据步长制药招股说明书显示,高煜为斯坦福大学硕士,当时任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摩根士丹利亚洲)直接投资部董事总经理。而摩根士丹利亚洲为North Haven TCM Holding Limited间接股东,目前North Haven TCM Holding Limited持有2466.36万步长制药股份,为上市公司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达2.78%。

高煜毕业自斯坦福大学,本身又是步长制药董事和摩根士丹利亚洲高管。若非大摩参与到步长制药的投资,恐怕上述财务顾问Michael Wu也不会为赵涛夫妇介绍升学顾问辛格。

作为国内大型中药企业,早在2010年步长制药就吸引了诸多华尔街大鳄与国内产业资本的关注。2009年,步长集团将其制药核心资产装入山东步长(即后来的步长制药),拟将其作为上市主体。

2009年底到2010年初,步长集团加快了私募融资的节奏,陆续出售老股,这批私募的对象包括了张江高科、雅戈尔、天津利天、北京大中、香港华涛、无锡尚德、深圳中南投资、领航资本等。

在上述交易完成后,一些业内分析人士预计赵步长家族持有的山东步长股份仍保持在80%以上。2010年10月,步长集团再度发出“英雄帖”,再度释放赵氏持有的股权,进行新一轮私募。据了解,此轮参与者包括摩根士丹利、德同资本、凯雷、高盛、黑石等机构在内,超过十家境内外知名机构,将估值直接推高到17倍市盈率左右。接近此次投资的知情人士称,此轮步长集团的私募融资总额估计将达到2亿-3亿美元,根据专业人士估算,涉及股份在6%-8%左右。

要知道,国内公司能够吸引一两家华尔街资本就已经很了不起。大摩、凯雷、高盛、黑石悉数出马,这种场景显然难得一见。据当时新闻报道,最终摩根士丹利对山东步长的8000万美元投资确定。从目前摩根士丹利间接持股来看,投资步长制药确实属实。能够从诸多强手中抢到步长制药,高煜的能力可见一斑。

或许,没有摩根士丹利强大金融资源的支持,在国内外汇监管越来越严的当下,赵涛夫妇也很难把650万美元汇出去。

  //神药步长脑心通//

之所以能够吸引华尔街大鳄的青睐,与步长制药在中成药领域的地位有关。心脑血管用药,在医药界地位相当重要。而步长制药,便是中药心脑血管类的领军者。

作为世界知名的三大疑难杂症之一,心脑血管疾病在用药方面需求巨大。根据《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7》的数据,心血管病现患人数2.9亿。于此同时,由于心脑血管疾病无法根治,只能缓解,导致患者长期用药。

依托步长脑心通这块金字招牌,赵涛及其控制的步长制药,不仅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攒下亿万家财,而且还将其作为跳板,欲以其为依托,打造全球化的医药平台。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9一季度末,步长制药总资产已达198亿元。从利润来看,仅2018年公司便实现利润18.88亿元,日均净赚517万元。

不过,步长脑心通的研制过程却是相当“传奇”以及令人费解。步长脑心通的主要成分为地龙(蚯蚓)、全蝎、水蛭。与西药的新药研发中三期临床实验不同,步长脑心通的研制时候国内制药产业方兴未艾,民间自研药品只需向省级药监部门报批,无需国家审核便可上市。

90年代初,步长制药创始人赵步长发现树木结实,虫子能钻洞;地面坚硬,蚯蚓能疏通,而这一切则源自某些虫类动物体内含有大量水解蛋白酶,死后身体迅速自溶。于是他确认,重用虫类药物,是清除血栓,改善人体供血不足,攻克中风、冠心病的一条独特有效的捷径。

步长制药快速发展的另一个原因或与利益捆绑有关。年报显示,2018年步长制药的销售费为80.36亿元,为当年总营收的58.79%。而在医药行业,处方药必须通过医生开出已是公开的秘密。

  //左手实业,右手资本//

公开信息显示,步长制药成立于1993年,前身为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而其真正获得跨越式发展,起点为2001年。历经15年时间,通过左右创实业、右手进行资本收购的左右手腾挪术,赵涛终在2016年将步长制药送上A股。

据《招股说明书》,2001年,赵涛与赵超以现金800万元共同出资设立步长恩奇,其中赵涛出资560万元,出资比例为70%;赵超出资240万元,出资比例为30%。

公司成立后,赵涛的资本布局也开始展开。2003年10月,赵涛和赵超又联手在英属维京群岛群岛成立了首诚国际(BVI),两人各持有7股和3股。

有了步长恩奇和首诚国际两家公司之后,赵涛资本布局更进一步。2005年,赵超将所持3股首诚国际股权转让给赵涛;2007年2月,赵涛又将全部10股首诚国际股权转让给大控股;2013年6月,大得控股又将全部股权转给赵涛之妻赵晓红,使其成为唯一股东并出任董事。在经历击鼓传花式的运作后,形成了以大得控股为母公司,步长恩奇和首诚国际为子公司的股权结构。

值得留意的是,无论是首诚国际还是大得控股,均为赵涛在海外市场的资本布局。而实际上,就在海外进行资本布局的同时,赵涛家族在国内市场的布局也同步进行。

2007年12月,赵涛的近亲亲属在西藏分别成立了西藏德豪、西藏瑞兴、西藏宏强、西藏久发、西藏华联、西藏广发和西藏银星总计7家投资公司,用于控股实体步长恩奇。此后又经过多次腾挪组合,赵涛终于通过股权的方式将整个家族的利益与实体捆绑在一起。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赵涛家族进行海外和西藏资本布局的同时,其在实体方面也同样通过搭积木的方式组装起来。例如,赵箐通过股权转让获得西安三江药业,然后装入拟上市实体内;赵超成立陕西步长制药,然后装入拟上市实体内;赵骅成立山东步长医药销售有限公司,然后也同样装入拟上市实体内。从权利角度看,又如诸侯割据,各守一地。

除了通过自建公司组装实体,步长制药还通过收购方式进行实体“搭积木”组装。例如,步长制药3.04亿收购吉林步长制药19%,同时约定4.96亿元增持31%该公司股份,将复方曲肽注射液和复方脑肽节苷脂业务收入囊中;又如,2.42亿元收购吉林四长制药19%股份,约定3.95亿元增持31%该公司股份,将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和参芳葡萄糖业务收入囊中;2.85亿收购通化谷红制药19%股权,约定4.65亿元增持该公司31%股权,将谷红注射液、舒血宁注射液和银杏达莫注射液收入囊中。

经过多轮资本运作和实体“搭积木”游戏后,2016年11月18日,赵涛终于将步长制药送上A股。

//上展下拓,疯狂买买买//

作为一个爱好“搭积木”的医生和资本操盘人,赵涛在公司上市后似乎有意将“搭积木”游戏玩得更大。而这次“搭积木”的目标,既瞄准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也瞄准国内和全球市场。对于这个游戏,步长制药提出一个响亮的名字——“大健康布局”。

何为大健康布局?步长制药总裁赵超曾在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表示,要立足拳头产品,完善健康产业链。“价值创造要有与时俱进的能力,洋为中用,古为今用。中医药是传统产业,但是步长要做的是科技中药,用科技重新研究,让中药有现代感,打造现代中药企业。”

不过,从资本运作的角度来看,步长制药对于买买买的大健康布局似乎已经如饥似渴——不仅要收购与其主业相关的制药企业、科研成果、专利,还要收购与其主业并不相关的卫生用品企业、儿科医药企业,内展式并购与外延式拓展并举。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