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江苏徐州现强制收回民办幼儿园 小区配套园新政惹争议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财新网

原标题:独家|江苏徐州现强制收回民办幼儿园 小区配套园新政惹争议 

来源:财新网

有小区民办幼儿园钥匙被强制收走,直到春节后,补偿方案仍未达成书面意见,而公办园的接管也未落实;被勒令收归公办的同时,却并未给予转为普惠幼儿园的机会

融耀新城小区幼儿园门前,临近年关,学生们已经放假。春节前,在江苏省徐州市下辖的丰县,移交小区配套幼儿园的行动拉开序幕。图/财新记者 赵宁

英文报道Private Kindergarten Students Locked Out of Classrooms

相关报道“私立幼儿园退出舞台”的误读与恐慌从何而来两部门回应“民办园退出舞台”说 将坚持公办民办并举特稿|一个普惠幼儿园的难产多个大城市新增幼儿园学位 幼师匮乏矛盾凸显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分析|北京2019年拟再增3万幼儿园学位 仍有十余万缺口治理小区幼儿园,强制收回是答案吗?

[财新网](记者 赵宁)国务院办公厅在1月份下发文件前后,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在全国陆续展开(参见“私立幼儿园退出舞台”的误读与恐慌从何而来”)。春节前,在江苏省徐州市下辖的丰县,移交小区配套幼儿园的行动拉开序幕,有民办小区幼儿园在被勒令收回改为公办,钥匙被强制收走后,直到春节后,补偿方案仍未达成书面意见,而公办园的接管也未落实。

2019年1月21日,丰县融耀新城小区幼儿园办学者盛明辉(化名)突然接到县教育局通知,幼儿园要移交给当地公办园接管。当天,小区物业经理就带人换下了幼儿园大门的门锁。接管的公办园派来两名保安守在幼儿园大门前。

“说真的,接受不了”,盛明辉对财新记者说,“全国都在说移交的问题,我们可以去配合。但是老师孩子得安顿吧,包括装修投资的费用,你却把所有问题都抛给我,拿一个现成的(幼儿园),我们作为私人经营者真的接受不了。”

盛明辉表示,他和合作者在融耀新城小区幼儿园的投资达300多万元,突如其来的收园行动让他措手不及。

融耀新城小区幼儿园教室。幼儿园主体建筑有三层,目前总装修投入300多万,一层装修好的教室已经使用两个多月。图/财新记者 赵宁

春节后,幼儿园迟迟无法开学,家长陷入孩子失学的焦虑中。2月13日上午,尹红(化名)接到融耀新城幼儿园的退费通知,到幼儿园领回了年前缴纳的一学期学费2360元。但拿到学费的她却一筹莫展,“我现在愁儿子要去哪里上学,现在这个时候,别的学校应该也都招满了,也不好插班了。”

据财新记者了解,丰县面临强制政策的民办幼儿园不止融耀新城小区幼儿园一家。

丰县的“收园”行动始于全国小区配套幼儿园的治理行动。自2018年11月国务院出台《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的治理行动就陆续在各地开展。按《若干意见》要求,小区配套幼儿园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

2019年1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又出台《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再次强调上述小区配套园的使用原则,并明确应将小区配套幼儿园如期移交教育行政部门控制,“对已挪作他用的要采取有效措施予以收回”。

不过,徐州市政府下发的文件中并未提及普惠性民办园。文件中写明,小区配套幼儿园由区、县教育部门负责管理和使用,原则上举办为公办幼儿园。

2019年1月26日,江苏徐州,丰县融耀新城小区幼儿园操场,在幼儿园周边居住的家长带着孩子来幼儿园玩。图/财新记者 赵宁

丰县政府下发的文件与徐州一致,要求所有小区配套幼儿园原则上举办为公办。1月29日上午,丰县教育局学前办一工作人员告诉财新记者,丰县目前包括乡镇在内共有幼儿园108所,其中公办园43所,占比偏低,“县里就要求我们先期的小区配套园原则上都举办成公办园”。

丰县教育局强制收回融耀新城小区幼儿园的行动也是基于上述文件。不过,据盛明辉透露,2017年6月他与小区开发商徐州汇丰房地开发有限公司委托的物业管理公司签订了幼儿园20年的租赁合同,计划办学,至收园时合同期还有18年。

租赁合同签订后,盛明辉表示按照在当地较高的标准,对幼儿园进行装修,并购买玩教具,招聘了老师。2018年11月幼儿园开始招生,首批入读学生80名。

徐州汇丰房地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强向财新记者证实,融耀新城幼儿园产权不属于开发商。丰县教育局副局长王磊告诉盛明辉,教育局曾在2016年就告知过融耀新城的开发商,该小区幼儿园要无偿移交给教育部门管理使用。但直到盛明辉租赁办学时,开发商并未移交,教育局也没有强制收回。

直到2018年年底,王强才口头告诉盛明辉,教育局要收回幼儿园,让他先交钥匙。但盛明辉表示以为还有余地。他参加杭州幼教年会,听专家对小区配套园治理政策的解读是,也可以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于是盛明辉将幼儿园的收费从每学期2360元降至每学期1700-1800元,比当地公办园的收费还略低一些,试图转为普惠园。但降费后,幼儿园仍被强制收回。

1月26日,小区物业管理公司经理给幼儿园下发了《解除合同通知书》,称幼儿园按照当地规定应无偿移交给教育部门。物业管理公司表示,因乙方不具备相关办学资质,应终止双方签订的《融耀新城小区幼儿园租赁合同》,并要求乙方在2019年1月28日将房屋移交给物业管理公司。

对于解除合同的理由,盛明辉并不认可。盛明辉说,2018年10月幼儿园装修好后就一直在申请办学许可证,但教育局一直不给批。

1月28日,王磊带着丰县机关第二幼儿园的一名总园园长、两名分园园长,还有物业公司的人,到幼儿园清点物品,准备幼儿园的交接材料。盛明辉只得离开了幼儿园。

直至收园当天,双方关于幼儿园前期的办学投入赔偿问题一直未能达成书面意见。盛明辉称只得到了王磊口头承诺,表示将由丰县审计局审计,然后给予补偿。

但对于盛明辉而言,获得赔偿并非其办园初衷。2月11日上午,七八位家长找到盛明辉和幼儿园的老师,咨询幼儿园开学时间和报名情况。此前收园时,接管的公办园园长曾承诺2月12日开学。但盛明辉表示联系不上园方,幼儿园开学不见动静。

“我就想要一个说法,要是公办园确定接管,给孩子、老师一个说法。要不接管,就让我们办普惠性民办园,我办学审批的材料都有。”盛明辉说 。

而对于家长来说,退费只是无奈的选择。“我真的觉得特别可惜。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学校”,尹红说。

去年给儿子找幼儿园的时候,她跑了很多家,但周边都是小型的民办园,数量还很少。当地公办园一个班人数多达四、五十人,尹红担心老师照顾不过来孩子,就没有考虑。后来得知小区里开了这家融耀新城幼儿园,占地面积大,装修条件又好,她一下子就看中,就报名了。幼儿园装修主色是蓝色,尹红说,这是儿子最喜欢的颜色,知道要来上这个幼儿园,他兴奋地跟直说“这是我的幼儿园”。如今,让尹红失望的是,这所终于让孩子满意的幼儿园突然又没有了着落。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