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罐头辰:生活带给普通人的保守 没人有资格鄙视

来源:罐头辰

2001年,我家县城的百货大楼不堪亏损,终于让一批员工下岗了

我的妈妈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下岗职工’是个很热的词儿,我有一天放学回家,我妈告诉我她以后没有工作了,我非常兴奋地喊:那你是不是就是下岗职工了,哈哈哈!

之后的一天,我爸来到我的卧室,跟我进行了这辈子第一次的‘Man‘s Talk’

我爸正襟危坐地对我说:辰辰,你妈因为你说的话,在厕所里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你是个男子汉,不能伤害你妈妈,懂吗?

小学二年级的我似懂非懂地接受了,但这件事就在我妈心里埋下了种子

我高中时,我妈曾和我小姨一起做过一个‘小生意’,她们推着三轮车,车上有一个炒锅,俩人一起到我的中学附近卖卷饼

我妈因为怕我同学看到她,‘给我丢人’,就在离学校很远的地方推着三轮,或许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朋友知道,学校旁边的小摊,离得太远是没什么人光顾的

我后来知道这件事之后很难受,所以就在放学之后,带了很多同学过去吃卷饼,但我妈的这种怯意好像一直持续了下来

当然,不全是我造成的,也不全是‘怕给我丢人’这种原因

我也相信,全中国和我类似的故事有很多很多

为了生活忙碌的老百姓,其实总是怯懦的。我们害怕失去,渴望有一根稻草牢牢抓住,以及想要维护我们价值观里,一直想要去相信的东西

虽然这种价值观,的确会滋生出某些负面因素,但你要知道,造成这些的本质90%仍然是生活本身,只有很少的部分来自主观选择

之前我看到一条微博:‘你爷爷喜欢权健火疗,你奶奶穿足力健,你爸爸炒A股,你妈妈买p2p理财,你听逻辑思维,你老婆看迷蒙。你们就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我其实很喜欢那个博主,但是看了之后就很难过:为什么明明是别人作的恶,也要被编排成‘底层智商不足’的段子,而还有这么多人以精英身份自居,跟着一起嘲讽呢?

前几天微博说谷大白话的事儿,看到评论区有人贴出来谷大之前回复网友的截图,有人问脏盘子谁洗,谷大白话回复:

‘当然是阿姨啊,难不成还自己洗啊’

我当时有点震惊,更多的是难以名状的伤感

这几天又有一件事,依旧让我难过

我看到了一个我很喜欢甚至有点仰慕的作者,写了篇讲述春运的文章

她始终都用一种饶有兴致的口吻形容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得到的落点是‘哇,原来他们是这样的,真是不容易’ 想要搞出悲悯同情的人文关怀氛围,却又始终掩饰不住事不关己的冷漠

我很理解,这个作者目前的工作需要讲究排场,需要和‘接地气’的东西拉开距离,精准地打到受众的点

但不是这样的,你们 他妈的,不可以这样!!

你尽然可以鄙视占着篮球场跳舞的大妈,可以吐槽在公共场合外放短视频的小青年,可以说真的不喜欢《沙漠骆驼》这种满大街都在放的洗脑歌

但是生活的压力带给普通人的保守与怯懦,以及生活条件导致的品位滞后,没人有资格鄙视

那些在绿皮车上的局促,被某些事情坑去智商税后的悔恨,我只觉得让人难过

KOL们,或是误打误撞,或是个人机遇加上努力,或是家庭与关系带来的资源,甚至是以上的条件兼而有之,让你和最底层的老百姓拉开了生活条件的差距,甚至有人以此作为跳板实现了阶级跨越

但KOL的全称是Key Opinion Leader,吹无数彩色泡泡没问题,但你的关键意见如果是对普罗大众生活的否定,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

没人不喜欢精致,包括我说了这么多,依然是会为了提升自己和家人的物质条件努力,也想试试看我人生的边界在哪里

但我永远记得2008年,高二(10)班教室里的我,并不知道离校门很远的地方,有一辆三轮车停定,我的妈妈支起摊子,望着校门的方向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