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甘肃武威原“火爆”书记被查 曾导演构陷记者

文|财新网

来源:财新网

原标题:甘肃武威原“火爆”书记被查 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 

[财新网](记者 王和岩)流传经年的小道消息终成现实:7月13日,甘肃廉政网发布消息,甘肃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火荣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任现职前,火荣贵曾任武威市委书记数年。2016年1月,武威发生了轰动全国的抓记者事件。2017年4月,时年未满55岁的火荣贵突然被免职,其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的传闻当即甚嚣尘上。其时,武威市委外宣办曾一度出面回应媒体。销声匿迹三个月后,火荣贵被任命为甘肃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但在当地观察人士看来,从被免职的那一天起,火荣贵的政治生命已经完结,落马只是时间问题。

财新记者获悉,有关部门对火荣贵的调查,持续经年。火荣贵的主要问题出在其在武威市委书记任上,与当地一些民营企业老板往来频仍,涉嫌利益输送,或收受数千万巨额贿赂。

火荣贵此番被查,据信与甘肃全省正在进行的肃清王三运余毒相关。自2016年至今,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风暴席卷甘肃政坛。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原常务副省长虞海燕等大员相继落马,厅局级干部被抓为数众多,火荣贵不过是其中之一。

名副其实“火”书记

现年56岁的火荣贵是甘肃景泰人。1981年8月,火荣贵从张掖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分配至甘肃省农委下属企业省农垦总公司。1991年7月,火荣贵调入甘肃省农委办公室,先后在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农林处、驻上海办事处、省政府办公厅任职。

2010年1月,时任甘肃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的火荣贵,调任中共武威市委书记。2017年7月,火荣贵离开武威,任甘肃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火荣贵很强势,“做事雷厉风行,势不可挡”。一位武威媒体人说,“他什么都干预,什么都是他说了算。强权,霸道。”

一名熟悉甘肃官场的商界人士表示,火荣贵的确强势,但也很能干。近些年武威城市建设很不错,与火荣贵有很大关系。

火荣贵的脾气比他的姓还要火爆。多名受访者证实,火荣贵在甘肃省政府当副秘书长时,就曾因工作殴打部下。火荣贵到武威当一把手,脾气愈发火爆,对属下动辄拳打脚踢。有一年,火荣贵出席武威市凉州区的某项目开工仪式,火荣贵铲土奠基中,铁锹突然从把上脱落,火荣贵顿时火冒三丈,立刻手持铁锹把追打起区干部。

有一次火荣贵和几名下属乘电梯,电梯门开后,武威市委有位秘书长想先出去用手拦着电梯门,火荣贵以为他竟敢先走,抬腿就是一脚,将秘书长踹飞在地,顿时满嘴血,两颗门牙都被磕掉了。

挨过火荣贵打的,不只是下属,还有同僚。有次他嫌某副市长工作没有搞好,挥拳就打。

前述商界人士表示,不光火荣贵,甘肃这些年领导打骂下级是常有的事,上行下效,形成风气。

一位观察人士说,火荣贵匪性很大,打骂干部是家常便饭,但似乎又肯干事。火荣贵是王三运一手提拔上来的干部,“如果王三运想干事,赏识火荣贵,还好理解,但王三运在甘肃显然是个不作为的干部,那他重用火荣贵(的原因)只能是利益。”

一位原甘肃籍媒体人,多年前和火荣贵有过工作往来。他说,火荣贵“骄于下而媚于上,典型的李莲英性格”。

武威抓记者事件

在甘肃的厅局级干部中,火荣贵知名度最高,盖因其在市委书记任上,曾发生轰动全国的武威抓记者事件。

2016年1月7日和8日,《兰州晨报》《兰州晚报》《西部商报》等甘肃三家都市报驻武威市记者站三名记者先后失联。此事一经传播,举国震惊。

压力下,武威有关方面先对外称《兰州晨报》记者张永生因嫖娼被抓,后又以敲诈勒索为由,将张永生逮捕,其余两名记者被取保候审。

在全国媒体持续关注与诘问下,2016年1月31,甘肃省检察院派出工作组赴武威进行调查。2月6日,工作组对外称:2009年3月以来,张永生利用其《兰州晨报》记者身份,以报道负面新闻对多个单位和个人进行要挟,其中敲诈勒索人民币5000元。甘肃检方同时认定,1月7日16时许,张永生曾独自进入西津洗浴广场,在307包房内接受异性服务。检方又称,武威警方认定张永生嫖娼,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此后,张永生以认罪换得当地检方不起诉。获释后的张永生,坚称自己既没有嫖娼又没有敲诈勒索,所谓5000元是历年相关单位逢年过节的礼品折算。相关证据显示,1月7日15时40分许,武威市浙江大厦附近因消防演练处置不当引发火灾。16时,张永生前往事发地采访,途经武威西大街时,被多名身穿便服的凉州区警察抓捕。

光天化日,“大街上嫖娼”,一时舆论大哗。

44岁的张永生,从事新闻业20多年,长期在武威等地驻站,曾做过多篇有关武威的监督报道。张永生曾对财新记者说,他被抓皆因报道惹祸。当时即有知情者表示,因为监督报道,武威市主要领导对张永生非常恼火,给当地宣传部门施加压力。宣传部门有关人士曾多次警告张永生,不要再写武威负面报道。武威市主要领导即指时任市委书记火荣贵。

早在2014年年底,《兰州晨报》两位领导到武威出差。武威市委宣传部一名领导在办公室,直接表示对张永生的部分报道很有意见。当晚,饭桌上,该部长又对他们说:把你们的张永生调走吧。

其时,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发文,明确各省地方媒体不再设立记者站。火荣贵觉得机会难得,下令有关部门查处张永生所在的《兰州晨报》武威记者站。2015年元月,武威新闻出版局以该记者站是非法机构为由,扬言要查封。前述知情者回忆,张永生拿出《兰州晨报》相关文件与他们争辩,说有关部门对此正在着手整改。一年后,《兰州晨报》武威记者站并入《甘肃日报》武威记者站,火荣贵才没有得逞。

武威市宣传部对外称,2016年1月4日,武威市公安局接到对张永生涉嫌敲诈的举报信。但据知情者讲,张永生1月1日就获悉武威当局即将抓他,连当局罗织的罪名都知道。“张永生也害怕,但以为就是吓唬吓唬,没太在意。”

财新记者获悉,针对张永生的“举报信”以及后续抓捕行动,完全是武威宣传部门、警方自编自导自演的。这封所谓的“举报信”,出自武威市凉州区宣传部某人之手,后交给武威市公安局凉州分局。

凉州分局主要领导亲自改写“举报信”,并让部下到武威市东大街邮政所,邮寄至武威市公安局。武威市公安局批转给凉州分局,转了一圈“举报信”又回到凉州分局,前述主要领导拿着“举报信”煞有介事地对部下说:查。

接下来,凉州警方光天化日下将张永生当街抓捕,先对外声称其涉嫌嫖娼,又以涉嫌敲诈勒索为名将其逮捕。

据知情者讲,张永生在凉州区拘留所和看守所的一个多月里,凉州警方自始至终没问所谓嫖娼之事,直接要他交待“敲诈勒索”。为逼其就范,警方让张永生坐老虎凳,剥夺睡眠,连续讯问,一个问题讯问四五十遍,威胁张永生换掉家人为其聘请的兰州律师。

知情者还表示,张永生被迫承认在从业十几年里,收受总计5000元的财物贿赂,才换取凉州区检察院不起诉的决定。

财新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张永生被迫承认收受贿赂有四项:

2009年,民勤县发生教师猥亵小孩事件,1000元;2011年,武威市武南镇某干部上吊自杀事件,2000元;2014年8月,武威市武南镇10余名未成年人被胁迫卖血事件,1000元。2015年元月,因美沙酮事件,1000元。

但据知情者介绍,张永生自己承认的只收受过现金2000元,一条“黑兰州”香烟及一箱红酒。其中,2000元是张永生2011年报道凉州区吴家井乡发生一起农民中毒两死三伤事件后,凉州区委宣传部给的,要求其中止报道。

至于“黑兰州”香烟,是武南镇干部自杀事发,张永生应凉州区宣传部要求,去当地采访,后因某领导不喜欢,报道中止,镇长给了前往采访的每位记者一条“黑兰州”香烟。

那箱红酒,则是张永生报道了当地某民警违规办理户口事件,在张永生家楼下,警方给了他一箱红酒。

前述知情者称,在张永生承认收受5000元的前一日,有关方面人士对张永生说:认掉,省检察院的调查就能画上句号。当晚,张永生整整哭泣了一夜,次日,张永生就认了。

自2016年2月获释后,曾经满怀新闻理想的张永生,深居简出,对自己的遭遇三缄其口。财新记者获悉,至今,张永生还在《兰州晨报》工作,但完全脱离新闻一线,在该报下属某单位从事着与记者毫无关联的工作。

火书记与“首富记者”马顺龙

火荣贵敢抓记者,还与名扬天下的“首富记者”马顺龙有关。

2017年4月底,《甘肃日报》武威记者站站长马顺龙被有关部门带走。在武威,马顺龙是当地人称“书记老大,市长老二,他老三”的“马三爷”。

数名信源表示,马顺龙被查出资产近亿元,其中家中搜出现金1800多万元,堪称史上最富记者之一。在有关部门确认的马顺龙案详情中,其中事涉有三:插手武威的人事安排;长期违规开办个人实体公司,其经济活动得到了武威地方主要领导的纵容,其回报就是操纵舆情;大搞有偿新闻。

前述案件详情中所称武威地方主要领导,就包括火荣贵。马顺龙在武威驻站的30多年,跟武威多任市委市政府领导过从甚密。据悉,火荣贵刚到武威时,一天,看见马顺龙的车没有按规定停放,抄起砖头就砸了过去。车被砸后,马顺龙还曾和火书记大吵一架。但一段时间后,人们惊奇地发现,马顺龙和火书记居然打得火热,火书记去哪都带着他。

2017年4月17日,火荣贵被宣布免职;月末,马顺龙被抓。2017年8月,财新记者在兰州采访期间,有《甘肃日报》老报人分析,估计是要打火荣贵,先拿马顺龙开刀。《甘肃日报》内部有人推测,2016年武威抓记者,马顺龙暗地里起了些作用。而事实上,有武威媒体人表示,张永生出事后,马顺龙曾经广发朋友圈,称赞武威官方敢于亮剑。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