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翟天临“炫学”导致媒体群殴的时间线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传媒大观察

原标题:翟天临“炫学”导致媒体群殴的时间线

来源:传媒大观察

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这个假期,无论过去的一年经历了什么,都挡不住家人团聚的喜庆氛围。在这个重要的时间段,媒体人好好过个年,是最重要的。按照民间智慧,那就是“有什么事儿都等过了年再说”。

至于春节档期的热门话题——春晚,更是几乎没有什么负面的声音。除了刘谦的魔术成了笑柄之外,连对春晚的吐槽都不见了。虽然春晚的“好评度”依然是居高不下,但是,对春晚的讨论慢慢消失了。

春晚没有引发大规模吐槽,也和一位明星有关。这就是著名的演艺圈“学霸”翟天临的横空出世!

1月31日,晒通知书——事件引爆的原点

在年前的1月31日,翟天临在自己的个人微博上晒出了北大博士后录用通知书。

有些人爱“炫富”,有些人爱“晒娃”,翟天临就属于喜好“炫学”的。之前,他就已经在北京电影学院拿下了博士学位,相关信息,他也都在自己微博里同步了出来。娱乐圈的第一学霸“人设”深入人心。

但是,对他的质疑,也一直没有停息。2月7日开始,开始出现大规模的质疑声浪。在这个过程中,一个营销号@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 ,成为重要的“信息集散地”,不仅自己去多个平台挖掘信息,还有粉丝来爆料。这些黑料在一天之内,让翟天临的形象受到巨大打击,网友们显示出了巨大的信息挖掘潜能。

2月8日,营销号进场——质疑声四起

但是,这一次,翟天临一下子激起了广大网友的好奇心。特别是众多博士们,过年回家,终于从沉重的科研工作中解脱出来,看到这个事情,再联想起自己辛苦的科研生涯,特别奇怪翟天临在繁忙的演艺生涯中,还能有精力来攻读博士学位。

这不科学!

于是,关于翟天临的各种黑料慢慢就被挖了出来。@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 更是一直冲锋在前,同时,各娱乐类的营销号也四面出击,主要的爆料包括:

1、根据北电博士毕业的相关要求,翟天临在答辩之前应该提交2篇论文,且对论文的刊载刊物有较高要求。但是,翟天临的论文无法达到数量要求;

2、翟天临已经发布的论文,涉嫌抄袭,且抄袭情况十分严重;

3、翟天临的博士毕业论文,至今在知网上无法查到。而与他同一年毕业的其他同学毕业论文都可以查到;

4、按照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博士后进站规定,翟天临也无法满足进站的要求;

5、翟天临在一次直播中,貌似是不知道著名的“知网”。随后,其本人和工作室都出面予以否认。声称翟天临说自己不识知网,其实是“反语”,是“玩笑”。

还有其他问题,也在这天被集中爆出。翟天临本人的微博也被网友们扒出很多料。

2月9日,重锤再打击

2月9日,“黄立华教授”在个人朋友圈发帖,质疑翟天临论文是抄袭其2006年的一篇论文。随后,这个截图在网络流传。《新京报》核实黄立华为黄山学院外国语学院院长,朋友圈所发内容,为其本人所发。

同时,还有人将质疑的矛头指向了翟天临的博士生导师——陈浥。认为其学历、学术能力等均无法胜任博导职务。

2月10日,爆料范围蔓延

爆料的范围,从翟天临,和事件的直接相关人翟天临的导师陈浥逐渐蔓延,向北电表演学院的其他领导扩散,甚至还有人指称北电副校长也涉嫌学术不端。枝枝蔓蔓的爆料似乎正在向整个学校扩展,可是,即使这样,校方依然是一片沉默。

2月11日——央媒表态,涉事高校终发声

2月11日18:52,《人民日报》介入,直接问到了涉事的两所高校[演员翟天临遭“学术打假”:争议不断,校方何时回应?]

之后,在围怼PGONE过程中,抢占C位的@紫光阁 和 @共青团中央 援引了《人民日报》旗下自媒体的评论《[关注]北影博士翟天临,遭“学术打假”(科技日报、人民日报)》,而且,@共青团中央还把这篇评论置顶。立场与态度不言自明。

网络汹涌的质疑,一直无法推动涉事高校发声,最后,还是《人民日报》等央媒指名道姓的问到了两所高校,才让这两所高校正式表态。《人民日报》在中国舆论场里的地位再次彰显了出来。

按照这个媒体“报道规格”,翟天临堪比当初的PGONE。

2月11日晚7时许,授予翟天临博士学位的北京电影学院姗姗来迟。学院表示对此事进行彻查,并且,对学术不端行为持零容忍态度。然而,却没有通过自己的官方微博,反而是通过传统媒体《北京青年报》来发声,随后各类媒体纷纷转载。

在北电表态调查之后,刚刚录取翟天临博后进站的北京大学也表态了。11日22:40,北京大学在自己的官微上,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名义声明:将视北电调查结果,进行后续处理。

事件至此,并未彻底完结。

2月11日21:06,自媒体@陈生大王 在微博中爆料,将矛头已经指向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院长张辉。张辉被曝娶小24岁的学生刘熙阳,为妻子拍摄电影《一纸婚约》请大腕当配角,而且,这部电影制作厂由北电100%持有股份,同时,负责制作的公司正是在刘熙阳名下。

后续,还有人爆出,疑似张辉的外甥——益才,正是这部电影的制片人。

从这里,可以看到,爆料打击的范围,已经快速蔓延,由点及面。甚至,还有人翻出曾经火爆全网的“北电侯亮平”的各种爆料。

而今天(14日)翟天临在微博上发表了致歉信,翟天临在致歉信中称在研究生就读期间,参加了一系列影视作品的拍摄,并取得一点成绩后,内心开始飘飘然,开始吹嘘白己,这种不良心态还被带入到论文写作过程中,内心始终心存侥幸,忘记初衷。并对受到影响的相关论文作者、北京电影学院、北京大学以及社会公众表示歉意。

他还表示,自己将正式申请退出北京大学博士后科研流动站的相关工作。

回顾这个事件,可以看到,北电在应对这一事情的时候,反应迟缓,在《人民日报》点名的情况下,才公布了措施,错过了最佳的处理时机,也引发了更大范围的舆情。受损的不仅是一个专业、一个学院,更是整个学校的声誉。

接下来,北电的调查结果能否经受得住媒体显微镜的审视,就变得至关重要。特别是校方组建调查小组进行自查之后,上级主管部门是否会介入,更加值得关注。©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