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别再消费寒门状元了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别再消费寒门状元

来源:微信公众号“听石先生的文字”

旧历年底,又一篇爆款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袭来,咪蒙团队一出手果然非凡,趁着年前返乡问友的情感集中期,朋友圈集体沦陷。

这篇文字的胡编乱造,虽然已有知乎同名热帖指出其中种种不合逻辑之处,但仍然让许多人信以为真。再加上文末的所谓“改编”声明,更是真假难辨。“非虚构写作”的名声,差不多已经被糟蹋了大半。

但是,虚假还只是它最浅的恶意。

假令此文都是真的,难道我们不该问一句:“人血馒头好吃吗?”像作者那样拒绝了参加葬礼的邀请、背两句显然不可能是中学校长说出来的鸡汤、然后转身背起Prada写下一篇爆款文的行为,难道不是应该被质疑的吗?为什么老实人们还会反过来点赞呢?

有人说是贩卖焦虑,我觉得更准确的说法是激发焦虑的共鸣。是啊,奔波在北上广深的高楼大厦间,有时候难免会抬头看看高墙夹缝中的天空,然后问一句“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这时代人人都有点着急,有点焦虑,但更焦虑的是别人都不焦虑、或者至少看起来都不那么焦虑。

现在好了,我高考一般,过的日子像舔狗,每天谨小慎微地活着,还要操心各种事。但你看,我的同学,天才人生,学霸逆袭,高考状元,结果过的居然也这样。我看到了,听见了,记住了,感叹一番,为他题写了我觉得很好的墓志铭,然后收拾起散落一地的大衣包包,施施然转身离去。再看墓碑,上面写着,“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谁是卑鄙者?什么又是真坏?

没错,最后大家发现,也没有哪个高考状元死时只有3700元存款,胡编乱造的嘛。但同时在社会中,死了千千万万小镇青年、寒门子弟的自爱自尊之心,也死了千千万万新生白领、中产阶级的同理兼爱之情。标签够精准:寒门理科男学霸,中产商务女同学,完全无视政治正确,目标用户呼之欲出,天下事宁有如是之巧合者乎?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咪蒙这一套也就是我们这一代的保健品传销,只不过权健和鸿茅贩售的是对健康的焦虑,它们消费的是对身份认同和主体性的焦虑,和成功学、营销学甚至失败学都是一回事。你嗑它,好像有点甜味,吃不好人,也吃不死人,最多你就收获了一些安慰剂效应,连带着把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基本的同理心低价卖掉了。

身份认同和主体性的危机是时代的结构性问题,大家都在追问:“我有什么价值?我为什么而活?我要不要与他人比?”这本不是个体之过,也无庸因此质责于大众。但谁刻意利用这一点来煽惑集体的无意识,甚至因此搞一场又一场的焦虑营销,就是明摆着的坏。老实人的眼泪为自己而流,已经殊为不易了。剜疮见骨,然后暴之于众,这是真有爱心者所为?我只见过人贩子靠这赚钱。

好文章要令怯者勇、懦者奋、怀奸者畏葸、乱臣贼子惧。搜括恐惧,贩卖廉价的同情,尤其是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然后号召大家来互舔,令人齿冷。虚假的情节只是这文章做恶的手段,而非本质。时代的病靠它治,只会越来越重。

最后,还是忍不住要说一句,写故事也要提高一下自己的姿势水平,圈子和眼界别那么小。没见过真实生活中高考693分的理科状元就不要硬写。用郭班主的话描述一下693们的生活,“郭麒麟,你以为爸爸有钱就快乐吗?爸爸的快乐是你想像不到的。”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