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柳青的湖畔会龙哥的天安社 一个在顶层一个在底层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兽楼的江湖

最近的这两个震撼的社会热点事件,分野于两个截然不同的阶层,风气竟然如此神似。

圈子文化如同江湖义气,于朝堂之上,谓之结党;于学堂之中,谓之学社;于市野之下,谓之黑社会。

01

千呼万唤,柳青终于道歉了。

面对逝去的生命,滴滴负有不可推托的责任。柳青作为滴滴出行的总裁,公开道歉是最没有代价的做法。

然而,柳青刚一道歉,湖畔大学的同学群里就沸腾了,“心疼柳青”,“加油”,此起彼伏。差一点就喊出了“今夜,我们都是柳青”。

这群湖畔大学的商人文化实在太糟糕了:对权力和金钱的献媚,到了无耻的地步。

他们中没人为死者谢罪,少有人为受害者悲声。企业家因为产品缺陷导致客户被强奸杀害,几天后发了封道歉信,就一大堆人出来心疼。

还加油,加你妹呀! 

湖畔大学里面的人,都是企业家,多数为年轻一代的创业精英,而且他们代表着新科技、新领域、新方向的弄潮儿。

他们是资本的宠儿,也是媒体竞相追逐的明星人物,他们闪耀在各大头条之上,同时也与公众保持着若隐若现的神秘感。

他们有一个自己的圈子,这个圈子有无数人想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圈子里因为神秘而越发引起那种高大上、无所不能的遐想。

这就是中国式圈层,在战术上,站队、拉组,同学会、老乡团仍旧是开展业务最熟络的方式,市值、估值、规模、利润,这些kpi的考核让一切数字化,甚至生命,敬畏之心真是奢谈。

一个圈层的人,是不会想另一个圈层的人的死活……

02

顶层有圈子,底层也有圈子。

昆山龙哥活着的时候,几乎没多少人知道他,但是当他死了,牵出一群天安社。

这群天安社,酒桌上称兄道弟,同生共死,现实中遇到狠角色,立马跪地求饶叫哥,老大被砍的像狗一样乱窜,直到被活活砍死,都没一个赶上去帮忙的,一个个跑的比谁都快。

屁滚尿流的跑回家猛发朋友圈:“龙哥一路走好;龙哥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一边发朋友圈,手一边哆嗦。

他们圈子文化之奇特,要不是龙哥被砍死,你永远不知道这世界到底有多玄幻。

1、我们普通人(正常人)的体内有70%是水分,而他们体内70%都是胆固醇。

2、他们纹了一背的花鸟鱼虫和廉价海鲜,出门在外墨镜是标配、大金链子是宝贝。

3、他们的紧身大裤衩实在藏不下四十米长的大砍刀!

4、作为一群出色的coser,天安社在很多地方都做得比真黑社会还“社会”,比如诨号。

据说,这群天安社纹上这些符号可以增加防御,还能加各种魔法抗性。纹完了之后,龙哥们果然发现自己抗寒能力增加了不少,从此之后,不管在哪里,他都不需要穿衣服。

别看他们各个油光满面、大金链子披身,就以为他们是挥金如土的富二代,其实人家都是有正经工作的。

除了做刺青纹身,做娱乐餐饮,还有开米厂卖黑龙江五常大米的,做黑龙江省中华孝道文化传播,还有是在北京顺义做中铁物流,当然,也少不了涉及信贷投资的,各行各业都有。

要不是这次昆山宝马哥引起众怒,牵出天安社,估计他们还在闷声发大财呢!

所以说,“大哥”们混社会是为了生意和money,那些喝酒动刀,意见相争就要你死我活的,往往是在“社会人”的角色里入戏太深。

说白了,这天安社也算是个北漂者互助联盟吧。

03

湖畔大学的同学群内,资本大佬们都在心疼柳青:“我们都在,加油”!

天安社,兄弟会的纹身中年男们,都在朋友圈祭奠龙哥: “来生还做兄弟“!

湖畔大学和天安社有什么区别?

有人说是有钱的混蛋和没钱的混蛋的区别,我认为这样的说法欠妥,天安社不一定没钱啊。

我认为最大的区别是:胸上有纹身还是没有纹身。

社会规则在他们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用,丛林化了。底层的,规则奈何不了他们,高层的,规则随便改。目的都是抱团取暖,抵抗法制,鱼肉百姓。

正如张子强当年对李嘉诚说,咱们都是抢劫,只是手段不一样罢了。

来源: 兽楼的江湖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