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兽爷:海航 离开王健的日子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兽楼处

来源: 兽楼处

很多海航人第一次看到陈老板犯嗔戒,是在上周一海航集团的视频会议上。

坐飞机都要盘腿打坐的陈老板,之前说话有多佛系,你们是不知道的。他三句话不离佛法,两句话就要讲老庄,一言不合就要帮你精进人生。

如果说做区块链的人,都跟进了传销组织一样,那去海航的人,就跟去了日月神教差不多。

耳根子清净,只有同事背诵的“同仁十条”声声入耳。

真有人把海航企业文化关键词列成表。如果不说底细,很多人会以为这是宗教组织。

但在集团中层视频会议上,抄经念佛的陈老板,竟然愉快地飚了脏话。

和任我行刚刚击败东方不败回归日月神教一样,重新成为“核心”的陈老板,掩饰不了自己过去两年被冷落的怨气:

你们现在对我前呼后拥,马屁拍得好,以前在哪?以前我出门,一个接送的人都没有。

飚完脏话,陈老板开始说海航要掉转船头,大面积调整业务和人员:

要是没有海南政府出手相救,我们去年年底就破产了。领导要求我们回归核心业务,海航以后就是卖机票的命。不要再搞什么资本运作了,该卖就卖!

看看你们之前搞的BIM项目,什么东西,关了!

BIM项目是陈老板的老战友——王老板创造的管理体系。《海航的神秘密码》说,海航管理层融合了东西方哲学和量子理论思想,提炼形成炙手可热的BIM 模型。

王老板应该想不到他在普罗旺斯的意外跌落。那一跌落,海航所有热点被浇了盆冰水。

自上月陈老板临危受命,“履新”海航董事长后,海航官网对陈老板和王老板两人的表述,出现了细微变化。

此前陈老板和王老板一直并称“联合创始人”。但现在,已分别改为“主要创始人”和“重要创始人”。

两个人一起打下的江山。但在官方描述里,变成一个人协助另一个人。

一地鸡毛的舞台打扫完毕。主要创始人一身中式服装,重回舞台中央。

“两个人”的海航,终成沧海。

1

1993年,海南航空正式开航运营。

当年5月2日,海航第一个航班从海口飞往北京。陈老板亲自客串乘务员,为旅客端茶递水,并留下了照片,成为海航历史一段佳话。

当天,时任副董事长的王老板在机场默默地担任值机员。他为旅客办理值机手续,同时又担任服务引导员,送每一位旅客上机。

这种一个台前、一个台后的合作模式,延续了23年。

王老板曾对记者说,宣传方面海航只宣传公司,宣传个人只宣传陈老板。海航不允许出现第二个声音、第二面旗帜。海航代言人就是一个——陈老板。

王老板生前和陈老板在集团的管理级别是M15和M16,其他董事局成员在M12及以下。这是中国民营企业里从未有过的双巨头制——除了富力地产。

亲兄弟还会闹分家。但2011年海航一次内部会议上,王老板说:

我作总结和陈总作总结都是一样的。陈总往往取代我的角色,把CEO的工作全给布置了,有时候我又把陈总的角色给取代了。我俩坐在这看似是两个人,实际上是一个人。

这一拧巴的表态,值得玩味。陈老板也在会上说过,我跟王老板两个人角色总是互换。

只不过这番表态已是7年前的事了。后来两人关系变得很微妙,海航众所周知的一个潜规则是——陈老板用过的人王老板不会再用,反之亦然。

这种状况导致了海航内部“派系”的出现。2015年,事情终于起了一些变化。

一场表彰及董事会改选,在这年爆发了。这次改组,成为日后宏大叙事的一个加粗逗点。

去年年底海航危机爆发时,很多人都在问何以至此。这也要从2015年年底的“逼宫”事件说起。

逼宫有多种小道版本。有人说是集团监事长发起,也有人说当时的海航基础董事长发起的。

不管是什么版本,陈老板从2016年年初淡出管理是事实。他时间都花在研究佛学和老庄上,“助手”王老板掌控了海航一切。

司机换人了,急转弯开始。海航开始走上一条让人心惊肉跳、云雾不解的激进并购之路。总资产从2015年年末的4687亿,暴增至2017年年末的1.5万亿。

这些资产一大半,都是王老板在2015年7月到2017年5月间收购而来。

王老板大手一挥,一帮青年军走出海岛,走出国界,英迈、希尔顿酒店和德意志银行等欧美知名企业,均被海航收入囊中。

只用两年时间,王老板带领海航站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财富五百强的排名也从2015年的464位,暴涨至2017年的170位。

世界商业史上,还没哪家公司如此短时间实现这样大跃进。过程是如何做到的,一直是谜。

所以彭博社说,海航是一家让世界担心的中国神秘公司。

2

7月13号上午,海口海航大厦三层报告厅里,坐满了人。

这是王老板的追思会,很多人泣不成声。融创的孙宏斌和泰国正大的谢吉人,也出现在嘉宾名单里。

一个月后,孙宏斌又接手了海航原来海口总部所在地的土地。此前谈判桌对面主位都是盛气凌人的王老板,如今坐着的是陈老板。

王老板离开的40多天里,海航像坐了一轮过山车。

王老板生前目标是2025年前进入世界500强前10名。但在他身故的16天后,海航跌出了2018年世界500强名单。

成也王健,败也王健。

按海航公布的2017年营收5870亿元算,海航原本可排在第78位。但海航主动联系财富杂志,放弃了这次评选。

同样跌出今年世界500强名单的,还有华信、安邦和万达。去年6月,监管机构曾点名海航、安邦、万达等这几家海外并购凶猛的公司,要求银行排查这几家企业的风险。

一个月后,王健林大手一挥,卖了700亿元资产。

2017年下半年,海航也进入了“卖卖卖”模式。从纽约、伦敦、旧金山、悉尼的写字楼,到美国、西班牙的酒店,以及香港、大陆的土地。

财新说2018年海航将处置3000亿资产。去世前王老板已处置了1200亿。

陈老板接手后,处置资产的速度只会更快。8月3日在上海一次内部会议上,陈老板开始拨乱反正:

去年我们支付了一千多亿,多亏了航空现金流不错,否则早熬不住了。我们年轻自信的首席执行官团队,投资战略存在严重失误,全世界20个行业,我们干了12个,投资没有这么干的!

团队对形势、问题严重性估计不足,没有及时调整,当发现时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如此言辞激烈的批评,肯定不是在批评兽爷。

陈老板称资产处置要化被动为主动,同时要聚焦航空主业发展。更重要的是,陈老板收回了海航旗下各产业集团的对外投资权。今后海航每一笔对外投资,都要陈老板的签字。

海航上下40多万人要统一思想,在陈老板的指引下前进了。现在对陈老板来说,没有什么比能让海航这艘大船继续稳健前行更重要的事情了。

但在王老板掌舵海航前,“稳健”这个词,也跟海航不沾边。因掌控数百家公司而被称作“八爪鱼”的陈老板,忘了当初吹过的牛:

虱子多了不痒,钱借多了也就睡得着了。

3

王老板7月3日的突然离世,也让很多海航人犹如大梦一场。

出事前,海航内部已经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6月份,陈老板儿子的陈晓峰从美国回来了,进入海航集团首席执行官团队,做了王老板的特别助理,级别是M6。

海航高管发给王老板的请示文件,也要抄送一份给陈老板——这在过去两年没有过。

王老板离世的第十四天,7月17日,海航宣布调整董事会成员。陈老板出任董事长,不再兼任董事局主席一职,董事局主席的职位将被撤销。

海航原董事局董事兼首席执行官(D)张岭,履新副董事长一职。洋气的“首席执行官(D)”的叫法,也改成了更适合中国国情的“副首席执行官”。

新官上任三把火,陈老板第一火烧向了监事部。

7月23日,海航集团监事长文江被撤职,同时其管理级别也被免掉了。

撤职那天,海航还另外发文说,监事部不能像监察部,很多人假监事之名,行报复之事。

第二把火烧向了董事局。7月底,王老板离世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海航董事局完成了调整——董事局席位从11个,扩充至12个。

王老板的董事局分崩离析。慈航基金会理事长孙明宇成为新董事,年轻派受到重创,黄琪珺、童甫,逯鹰等,也被杯酒削军权了。

兽爷得到的最新消息,副董事长逯鹰也被移出了董事会,成了董事长特别助理。

第三把火则是一封《员工致陈峰的个人思想汇报》引发的。这位海航员工在信的开头说:

海航不是国企却胜似国企。我认为最大问题不是债务问题,也不是决策问题,而是豢养了不少青年官僚,沾染满身国企富贵病。

这句话听起来太熟悉了。这位海航员工一定看了兽爷写的《海航非常48小时》

据说陈老板也对这句话深有体会,手一抖,就将这封信全文转发给海航40万员工了。陈老板特别要求年轻干部认真研读、思考,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

二战前的日本,虽然尊卑等级秩序森严,但屡屡发生以下克上的事件。从“九一八事变”到“二二六兵变”,一批批中下级军官胆大妄为,最终把日本拖入战争沼泽。

王老板的海航内部也经常出现“N传手”。很多王老板培养多年的秘书、司机们,业已成长为公司的栋梁——M7。他们都把事情交给M5去做,M5又找来M2去执行。

到最后,决定数亿甚至数十亿金额项目的,竟然都是毕业没多久的“红小兵”。

以这封群众来信的名义,一大批王老板曾重用过的栋梁,都被清理出局。7月以来,海航直属部门、下属四大产业集团、财务公司、长安航空、祥鹏航空、首都航空、三亚机场、天津航空等一大批公司,从董事长到总裁再到总监,撤换了一大批中高层。

8月17号,陈老板的儿子陈晓峰被提拔为海航集团副首席执行官,负责国际业务。

靠着海南政府1000万起家的海航,叱咤25载后,似乎要朝着家族企业的方向迈进了。

不过据说写那封个人思想汇报信的年轻人,因立大功,连升三级。

他应该请兽爷练宝剑了。

4

明朝的嘉靖皇帝迷信道教。

他喜欢佩戴香叶巾,命宫人仿制香叶巾赐给夏言和严嵩。夏言认为,根据朝廷礼制,香叶巾非大臣所有之物,有违祖制,拒不佩戴。

严嵩为了讨好嘉靖,每次进宫都佩戴香叶巾,还特地用轻纱笼住以示郑重。最终,嘉靖越来越喜欢严嵩,厌恶夏言。

有人说,嘉靖很蠢。但兽爷认为嘉靖是明朝最聪明的皇帝,他通过一些小事情,去能判断出肱股之臣是否和自己一条心。

履新不久的陈老板也在海航内部祭出了他的“香叶巾”——同仁十条。

陈老板信佛。他多年来精研佛经与传统文化,常与普陀山、法华寺的方丈交往,也曾是已故大师王林的王府座上宾。

坊间传闻陈老板曾拜南怀瑾为师。海航的“同仁十条”,就是南怀瑾写的。陈老板曾在会议上对海航干部说:

海航到了历史的转折点。大家要自觉地把宣讲、学习、贯彻同仁十条作为工作责任,逢会必讲,集体背诵,这是企业文化传家宝,背诵久了,就会产生作用。

现在海航四十万人,每天早上上班前,都要一起背诵“同仁十条”。很多人特别优秀,屁股一拍,就能背诵全文了。

看到海航各部门员工背诵“同仁十条”的视频,兽爷瞬间就想拿起手机问你包叔:

除了房产中介、美发店技师、餐厅服务员外,还有没有见过哪家公司员工每天大清早集体起来喊口号的?

这种集体化、形式化的东西,并没有人发自内心喜欢。但8月初,海航集团官方通知,处罚了几名员工,罪状如下:

1、 陈董到达办公区域后员工未及时站立问候,在有关领导提醒下,部分员工仍表情冷漠,无动于衷;

2、 现场抽查的部分员工同仁共勉十条掌握不熟练,未能准确背诵;

……

背不出来都是病,得好好治疗。

为帮助员工更好地精进人生,陈老板本周五将亲自上阵,召开视频会议,向海航几十万员工解读同仁共勉十条。

对了,文章开头说海航像宗教组织,兽爷这次真说错了。刚听海航朋友说,他们收到过一个通知,禁止一切以公司名义开展的宗教活动。

王老板请来的大喇嘛们,也下岗了。

王老板生前曾说过:

做企业很难,好也不行,坏也不行。好,有人来抢你,坏,有人害你。如果别有用心的人来害你、抢你。你给不给?你告诉我怎么办?

昨天是王老板的“七七”。他的股份全捐给了基金会,他终于不用担心别人来抢了。

也许有一天,陈老板独自打坐时,会双手合十,心里默默对已在另一个世界的搭档念叨:

兄弟你看,海航会一直在,我没有辜负你我当年的初心。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