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那些“揭露黑幕”的调查记者的悲惨结局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墙艺术

原标题:那些“揭露黑幕”的调查记者的悲惨结局

来源:墙艺术

周末两天,问题疫苗刷爆了朋友圈。

其实多年之前,山西也爆发过一起疫苗事件,导致百余名孩子伤残或死亡。这起极为恶劣的事件,不仅没有给当时受害家庭一个公道,甚至连真相都企图被瞒天过海。

作为独家揭露此内幕的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因此被解职并最终决定选择离开媒体圈。而曾支持他刊发此文的社长兼总编辑包月阳,遭调离后也诀别了他深爱的新闻行业。

大家一片唏嘘,殊不知遭此境遇的记者还有很多,调查的事情越敏感,牵扯到的利益方越多,继续深挖揭露,不仅面对免职或牢狱之灾,更可能丢了性命。

知乎上,有人发了一组数据,2017年,调查记者仅剩175人。传统媒体中的调查记者保有量仅仅130人,在6年前,这个数字还是306人。而我们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超级大国。

那些被称作是“看门狗”的调查记者们,

都哪里去了?

1

程益中

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益中排除各种阻力,发表了《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揭露了大学生孙志刚只因没有暂住证就被收容、被毒打而最终残酷致死的真相。

2004年3月19日,程益中被当地公安局以“利用职务便利贪污10万元人民币”为罪名刑事拘留,4月1日被正式逮捕,副总编辑兼总经理喻华峰也因同样罪名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后减为八年。

关押5个多月后,检察院认证据不足才获释。后又在家待业5个月,才被所在部门安排到一家杂志社管经营工作,从管理两个两千多人的新闻团队,变为管理一份几十人的体育杂志。

2

李翔

李翔,河南洛阳电视台记者,揭发过金龙鱼地沟油,2011年9月18日,李翔工作后回家,在行经电视台后面的家属院大门处,遇刺倒地,身中十余刀,十分残忍。

警方结论,不符合一般抢劫案件特征,不排除凶手有其他作案动机。面对大家铺天盖地的质疑,李翔的父亲出面澄清,李翔只是关注过地沟油事件,并未报道过,让大家不要再关注这个事情,忘掉李翔。

3

谭作人

谭作人曾调查汶川地震校舍豆腐渣工程,2010年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2014年3月27日,服刑期满获释。

4

蒋卫锁

蒋卫锁,创办了陕西的第一家“托牛所”。2006年,调查并整理出《中国西部乳业濒临崩溃边缘》调查报告,详细披露了奶业的造假、掺假现象,也真实地反映了奶农的生存状态。

2007年1月,《南方周末》一篇《可怕的牛奶》的报道,让蒋卫锁成为全国的新闻人物,但也给他带来巨大压力。

他被媒体和业界誉为“中国乳业打假第一人”。

2012年11月,蒋卫锁不幸遇害去世。经审查其妻对伙同他人故意伤害蒋卫锁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蒋卫锁生前因曝黑幕曾遭到多次威胁,这次遇害背后的元凶是谁,不得而知。

5

简光洲

三鹿奶粉事件的导火索源于《东方早报》的记者简光洲写的一篇《甘肃14名婴儿疑喝“三鹿”奶粉致肾病》。之前也有媒体做过类似的报道,但都只提到某知名品牌奶粉,简光洲是第一个敢于直接点名三鹿奶粉的记者。

报道于9月11日刊出后,不仅让三鹿集团彻底垮了,还让多名高官下台、奶农遭受严重损失,甚至震及当时的国际关系。发稿后,三鹿多次联系简光洲要求其撤稿,简光洲自己紧张得睡不着觉。

2012年,简光洲做起了品牌顾问,离开了挚爱的新闻行业。

6

朱文娜

2008年1月1日,《法人》杂志刊发了朱采写的《辽宁西丰:一场官商较量》,报道了西丰县商人赵俊萍遭遇的官司。该报道涉及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县委书记张志国。

张志国称报道有损西丰形象,并诽谤了他个人。

1月4日,西丰警方以“涉嫌诽谤罪”对朱文娜立案调查,并进京拘传,此事引起社会强烈反响,4天后,警方对朱文娜正式撤销立案、撤销拘传。

朱文娜至今没有接到当面的道歉。

- 结语 -

调查记者受到的威胁报复,有来自黑恶势力的,有来自官方的,也有两者兼而有之的。

2004年,深圳报业集团的记者对深圳市的超高违建、毁山砍树等现象进行了曝光,几天后,记者收到了恐吓信,声称要以一百万元买记者的人头。

2005年,台州晚报副总编辑吴湘湖被台州市交警支队椒江大队长李小国带领的四五十名警察塞进一辆警车,在报社员工的阻拦下,才得以脱身。

2006年,《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因撰写《一个退休高官的生意经》,遭到近70人围攻。

新闻从业人员遭遇的这些威胁,凸显了舆论监督面临的困境,从事舆论监督的新闻从业人员,无疑是在走平衡木,一不小心,就会遭到来自各方的打击报复。

监督官方,有来自官方的力量对从业人员进行“管制”;监督民间,因为涉及和损害到一些人的利益,于是就采取暴力手段进行报复,这让新闻从业如临深渊,舆论监督如履薄冰。

但如果没有了这些冲在一线,用生命逼近真相的调查记者,我们更成了温水里的青蛙,惊觉危险之时,早已错失了保命的机会。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