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如果我是院长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如果我是院长

在医疗界,有个关于人类分类学的梗儿:人类可以简单分为三类,女人、男人和医院院长。

如果我是院长,那么,我就成为了一种独特的物种和存在:我是官员又不是官员,我是专家又不是专家,我是医生又不是医生,我是生意人又不是生意人,我是管理者又不是管理者。

如果我是院长,那么我就是“奴隶主”。从某种意义上讲,所有医生都是我的奴隶,是我的生产资料,是我的个人财富,至少在我当院长期间。

如果我是院长,我绝不会给医生任何自由。在我任职期间,他们应该始终在我的领地为我服务。什么多点执业,必须用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方式扼杀掉。我为什么要鼓励这种自由?所有得到的好处都是医生的,所有惹出的麻烦都是我的。但是,我没有任何好处,我为什么干呢?

如果我是院长,我的医生们必须夜以继日地工作,一天一百个门诊,没有休息,没有节假日。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崇高的目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的健康,这是一个神圣的事业,这是一个伟大的修行。每个医生都是雷锋,每个医生都必须奉献,奉献了青春再奉献终身,奉献了终身再奉献儿孙。只有医生的精力被压榨干净之后,他们才没有精力意识到他们正在被压榨。

如果我是院长,我一定给医生最低的工资。这样,他们多多少少都会拿些黑钱和红包。从严格意义上讲,他们每个人都是罪犯。我手握他们的把柄,谁不老实,我就抓谁。

如果我是院长,我必然轻贱医生的生命。他们在没有丝毫安全感的状态下活着,一个医闹就能轻取他们的性命。他们长年生活在恐惧中,除了为我干活,没有勇气想任何其他事情。

如果我是院长,我一定不能让医院盈利。医院一旦盈利,我的财政补贴就可能减少。我举双手双脚支持药品零加成。

如果我是院长,我一定会有几个药厂、经销商、医疗器械公司、医疗耗材公司的好朋友。我认识他们很多年了,他们都是非常聪明和可靠的人,任凭国家政策怎么变,他们总能想出照顾我的安全的办法。

如果我是院长,我会尽全力照顾好各种领导。似乎有很多领导管着我,似乎能管我的领导太多了,反而没有一个领导真能管到我了。我当院长时间长了,领导也是人,也有亲戚朋友,谁都可能生病,所以这些领导对我都很客气。

如果我是院长,我会拼命花钱,盖大楼,添病床,医院的规模越大越好。如果我建成了宇宙第一大医院,我就是宇宙第一大院长。

如果我是院长,我绝对支持六十五岁退休,最好七十五岁、八十五岁退休。人类平均寿命一百二十岁指日可待,我要为了人民健康尽量发挥光和热。这样,我就可以长久地做奴隶主,越做越爽。

以上的文字严重使用了一种修辞方式:反讽。

我不是医院院长,即使我是医院院长,我首先还是一个人,内心还有作为人类与生俱来的对善良、正义和美好的坚守,即使我能那么干,我不会那么干。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真的把病人的福祉和满意度放在第一位。古往今来,古今中外,医疗从来就不是也不该是一个单纯的只是追逐利益的生意,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解除或者缓解其他人类的病痛,福得多。我会让医生们尽量以医疗质量和患者满意度作为首要指标,我会立一条规定,医生让任何一个患者离开之前,一定要问最后一个问题:“你还有什么问题问我吗?”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把医生的福祉和满意度放在我的利益之前。基于医院的资源,我会尽量给他们成长所必需的医、教、研环境。我会鼓励他们多点执业,尽可能给他们自由,让他们能够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获得社会财富,过上体面的生活,可以请女朋友或者男朋友看场热门的电影而不是只能看星星。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积极拥抱管理技术,将已经非常成熟的企业管理技术引入医院,绩效管理、财务管理、营销管理、运营流程优化等等,不必动任何人的奶酪,全面提升医院效率。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积极拥抱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即使在现在的体制机制下,不必动任何人的奶酪,这些IT相关的技术还是能够让病人、医生、甚至社保更加满意,世界更加美好。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停歇地宣传和实践我的医疗理想:有质量、有服务、有规模的医疗,哪怕在现在的中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