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贵州“最大民营医院”数十骨干医生辞职引发“连环”官司

来源:大白新闻

[撰文/林红 统筹/刘姝蓉] 一家开展医疗业务不足两年的医院,数十名骨干医生集体辞职后对簿公堂:医院告辞职医生双倍返还安家费,而辞职医生反诉医院强求医生违规开展医疗活动。

近日,贵州省务川自治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务川昇辉医院多名医生辞职案”,辞职原因及辞职医生是否应该双倍返还医院给予的安家费及赔偿问题成为争议焦点。

根据务川昇辉医院官网上的介绍,该医院位于贵州省务川县城新区银杏大道中段,创建于2013年,是务川自治县人民政府招商引资新建的一家集医疗、教学、科研、急救、保健、康复为一体的非营利性二级综合性医院,也是目前贵州省最大的民营医院。    

医院官网介绍,该院于2016年6月18日建成投入使用。开业一年来,门诊人次6万余次,出院人次近2万人次,手术3000多台次,医疗业务收入5300多万元。     

医院开设有内一、内二等13个临床科室,拥有国家事业编制名额400名,目前有医务人员427名,其中:医生、医技173人,护理168人,硕士研究生学历11人,全日制本科162人,主任医师2人,副主任医师20人,主治医师19人。    

然而开业不足两年来,该医院与医务人员纠纷不断,医生辞职,医院将辞职医生告上法庭,请求双倍返还其给予的安家费,部分医生则反告医院,请求赔偿损失。

“挖人”

开出丰厚待遇从公立医院挖走业务骨干

根据医院官网介绍,为开展医疗业务,务川昇辉医院在国内众多大型医院引进优秀医务人才40余名。

多名接受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记者采访的原该院医生证实了上述说法。

匡涛本是贵州航天医院在编正式医务人员,在务川昇辉医院某领导的数次劝说和承诺给出“丰厚待遇”的情况下,跳槽到昇辉医院。

“解决国家事业编制、按规定缴纳五险一金、定期派送到美国、新加坡及台湾等医院进修,待遇是原单位的3一4倍、每月收入不低于3万、给60万安家费、送100平米住房一套……”诱人的条件还是让匡涛动了心,匡涛与务川昇辉医院签订了《人才引进协议》。对于定期派往美国、新加坡等医院进修及每月不低于3万的“丰厚待遇”,匡涛没能拿出书面证据,说是医院领导当时口头承诺的。

但匡涛说最终让他决定离开“体制”医院,加盟民营医院的还是“购买直升飞机救援”。

“对一名医生来说,直升飞机救援可以说非常有诱惑力,它在紧急情况下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匡涛说。

周大运原就职于贵州航天医院,是泌尿外科的主治医师,医疗技术在当地享有一定的威望。他也被务川昇辉医院开出的诱人条件吸引,辞职加入该医院,与该医院签订了《人才引进协议》。

另外一名接受记者采访的医生赵光阳原就职于遵义绥阳县人民医院,任妇科主任,原本有着不错的收入和医疗环境,和多数引进的人才一样,2015年他辞职来到务川昇辉医院。

“我在原来单位每月收入也在1.5万左右,经务川昇辉医院刘总多次联系,并承诺解决正规事业编制、工资报酬在原单位两倍以上、医院按二甲医院打造、拥有优良设施设备、拥有直升机救援等先进工作平台,并承诺签订《人才引进协议》后再签订劳动合同”,赵光阳说。

数十名业务骨干无一不是在昇辉医院相关负责人的多次说服下,放弃原有不错的医务环境和收入,加入到了该院。

记者采访了解到,数十名从其他公立医院被“挖”过来的优秀医生,根据职称的不同,都得到了大致30万至60万不等的“安家费”,但同时,他们与医院签订的《人才引进协议》明确规定,(引进的医生)接受医院的补助后,除不可抗力因素及医院书面同意外,必须保证在务川昇辉医院工作至法定退休年龄,否则应双倍返还医院给予的补助费,即安家费,并赔偿医院的损失。

“辞职”

数十名引进的人才医生提出离职

务川昇辉医院2016年6月投入使用至今,仅仅不到两年时间,这40余名医生中的相当一部分,纷纷提出辞职。就在这些医生提出辞职后,医院要求辞职医生双倍返还数十万不等的安家费。

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医院将辞职医生告上法庭,要求双倍返还安家费,部分医生则反告医院,请求法庭确认《人才引进协议》显失公平和存在欺诈,要求撤销该协议,并要求院方赔偿损失。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骨干医生在短时间内就纷纷辞职呢?这一问题成为法庭争议的焦点。

法庭上,务川昇辉医院向法庭出示了这些医生在离开务川昇辉医院时写给医院的辞职信,在信中多数医生表示是由于个人原因辞职,医院因此要求辞职医生赔偿损失,双倍返还安家费。

但这遭到辞职医生的反驳,他们在法庭上表示辞职的原因主要是院方违规要求医生开展医疗工作,执业存在风险,担心出现医疗事故,没能享受事业编制的待遇及医院管理等原因才辞职,之所以当时在辞职信上称个人原因,是想和院方协商解决辞职问题。

医生同时向法庭提交了诸如他们认为院方违反规定要求开展手术及检查等的相关证据。

对此,院方代理人并不认同,院方代理人表示院方没有要求医生违规开展介入手术,是医生自己自愿开展,医生方面提交的部分证据是复印件,不予认可,同时表示医生私自复印病历违反院方规定。对于证据的复印件,医生方面的代理人表示原件在院方处保管,法院有权要求院方出示,院方不出示的,可以认定证据的真实性。

另据了解,部分辞职的医生还和院方发生诸如未签订劳动合同、未足额缴纳社保等劳动仲裁纠纷。

“处罚”

曾因违规医疗、超范围诊疗等受处

“在医院不具备资质及条件的情况下违背医生意愿强行要求医生进行违规操作,当时多次向医院领导建议整改,但医院不但不采纳建议反而变相找理由给予处罚”,匡涛手里拿着一些证据及院方对自己的处理决定说。对于匡涛的说法,院方代理人进行了反驳。

姚锋表示医院安排自己长期担任内三科主任(负责肾内科门诊、病房和血透室),科室大多数时间只有自己一个有执照的医生,必须兼顾病房和门诊工作,因为无法分身兼顾门诊和病房包括医院科室会诊等工作,多次被医院批评并罚款处罚。

对于姚锋的说法,院方称对姚锋同志的处罚,是因为姚锋违反制度,没有安排医生坐门诊。姚锋则表示“我一个人没有精力完成医院交付的病房、门诊和血液透析的三项工作,医院找借口处罚我,我是被迫辞职”。

多名辞职医生称医院没有筹备完善,在部分资质没取得的情况下就开展业务了。

赵光阳说,到了医院后,自己履行了一切义务,而医院在自己多次要求下仍不签订劳动合同,并常拖欠工资,不履行承诺之薪酬福利待遇,更为严重的是,医院管理混乱,要求医生违规开展不能开展的业务,处罚满天飞。

匡涛表示,自己担心因此而面临的医疗纠纷,于2017年3月1日提出辞职。

记者在一份编号为“遵卫医罚决字[2017]0006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上看到,务川昇辉医院2017年10月10日受到遵义市卫计委的行政处罚。

这份行政处罚决定书称,该院未通过临床应用能力技术审核开展第三类医疗技术;超出放射诊疗许可开展介入诊疗活动;使用未变更注册医务人员独立开展诊疗活动;纤支镜未严格执行清洗消毒操作规范;对接受X射线检查患者未使用个人防护用品;违规发布医疗广告宣传内容。

在法庭上,院方表示医院对辞职医生的处罚说明医生在工作期间不履职,违反制度;医生违法发布不实信息,市卫计委进行了回复,医院没有违法行为;医院目前运营良好,住院人数和经费都有了明显提升,医生辞职前医院运营不好,说明辞职的医生在医院不履职,给医院造成了伤害和不良影响。

官司

是否应“双倍返还安家费”?

医院方面表示,医院与医生之间签订的《人才引进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协议没有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医院支付了安家费,约定医生工作到退休,医生既然接受了安家费,现在单方面辞职,就应该按照协议规定向医院双倍返还安家费,辞职的医生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签订协议前多次到医院考察,由于医生的辞职使医院损失巨大,同时表示《人才引进协议》不存在显失公平和欺诈的情况。

辞职的医生不同意医院的诉求,以匡涛为代表的辞职医生认为是医院存在严重过错,医院违反规定开展医疗业务,医师执业存在巨大医疗风险,导致他们辞职,同时认为《人才引进协议》显失公平,并存在欺诈行为,要求撤销该协议并赔偿辞职医生的损失。

姚锋讲,根据自己和医院签订的《人才引进协议》的第一条,自己的事业编制应解决在务川昇辉医院,2016年解决编制时才晓得是挂靠在其他医院。

姚锋说“我无法规避工作的风险和不可能兼顾多方面工作,所以提出辞职并要求与医院协商解决,但医院老板和院领导仍置之不理。”

部分辞职医生的代理人、北京著名律师金晓光接受大白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案中由于医院违反国家医疗规章制度,未履行医疗规章制度所确定的义务,医院存在过错,匡涛、姚锋等医生辞职,主要责任在医院,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规定: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本案应由医院承担民事责任,医院与医生在签订《人才引进协议》时,没有明确告知医生解决编制是挂靠在其他医院,医院存在过错,可以认为存在欺诈,另外该协议显失公平。

最后,金晓光律师表示,尽管医院和辞职的医生各执一词,说法不同,但相信务川自治县人民法院会居中裁判做出客观公正判决。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