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花式批作业走红:我是一个激情四射的老师

新浪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东北农业大学电气与信息学院的“电路”课老师董桂菊51岁,教书22年,近日凭借金句点评作业成了网红老师。“这样的作业给我来一打”、“忍不住为你打call”、“作业略显狂躁,与本人气质明显不符!”都是董桂菊的经典点评语录。

她要通过点评作业“施展魅力,如果这一个通道都没有打开,学生压根不接受你,也就谈不到下一步了。”她说自己是一个激情四射的人,也希望学生用心去感受生活。

让学生拿写情书的态度写作业

对面:怎么想到用这样的方式给学生作业做点评呢?

董桂菊:我这个课属于专业基础课,不通过做作业的形式很难让学生记住。我从1996年开始当老师的时候,我的作业就是这么评。那时候不像现在的语言,现在我也是要走近学生的心理,比较关注学生的语言,评语不像以前那么死板了。因为要让学生在意它(评语),我就根据每个学生的特点,写出不同的评语,让他走心一些吧。董老师写的他愿意看,他就会更在意。

对面:最初的评语是什么样的?

董桂菊:以前是“作业工整、规范”,对出现的问题是“请及时总结”,很官方正统的评价,这样学生就没有什么看头。所以从这两年开始,我们生源越来越好,我的年龄也跟他们差距越来越大,现在我的学生都是98年、99年的学生,怎么样跟他们没有代沟,怎么样让他们在意我的作业和课程,我就用了这样的方法,发现效果不错。

对面:你会经常晒自己写过的评语吗?

董桂菊:我以前没有想到晒我的评语。去年我在接这届学生的时候,我就想,怎么样让他们更加重视作业。我就留心了几个前一届学生的评语,在第一堂课拿出来给大家看,告诉他们作业这个环节有多么重要,它是咱们之间的一个窗口,反映了你学习掌握得如何。我说我是怎么样对待作业的,让学生看到各种等级的点评。学生就觉得老师这么(认真),我们上大学以来没有遇见这样批作业的。然后第一次收作业的时候,比以前任何一届都要好,都要认真。

对面:长期看,这些评语起到了什么效果?

董桂菊:这就是一个良性循环。所以我在写评语的时候,开始针对他们的特点,用网络用语点评。评完之后大家都争相传看,看董老师怎么给你写的,怎么给他写的。我就发现作业越写越好。有些同学说,老师我这个字就写不好,我说你要把它当做是给朋友写情书,拿着写情书的态度去写,就能写好。慢慢我发现,尤其那些小男孩,以前写得潦草的,现在都能好好用心去写。我就感觉自己付出的这些有回报了,对于我们整个电路课程的学习有了一个良性循环,我自己也是乐在其中。

对面:每次大概要点评多少份作业?

董桂菊:我是两周收一次作业,一次基本上在150-200份左右,点评起来确实挺费时间的。要是一天按八小时算的话,差不多得两天左右(点评完)。一般周末、晚上主要是做这些事。

我的课像评书,学生手机充电率非常低

对面:你讲课时候是什么样的?

董桂菊:我讲电路的课程22年,(内容)都特别熟了,但学生不一样,都得重新整课件,重新备教案。用学生的话说,我的课像评书一样都听不够。我的课上玩手机的情况几乎是没有的,出勤率高,抬头率高,手机充电率非常低。我觉得我做到了这一点:我只要走进教室,这么多年从来都是激情四射的一个老师。

我这门课不好学,我会把晦涩的东西总结出一些特定的方法,有的是口诀,有的是我起的名字,特别有爱。我用基尔霍夫定律时是“一眼定正负”,星三角变换是“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我一说完他们豁然开朗,马上都会用了。

我的学生们、同事们都说,董老师每天给我们的感觉是热恋中的感觉。尤其我跟我老公也是校园爱情,还是我追的我老公,从86年入学一直到现在都在学校传为佳话,他们说我上课时不时地洒狗粮和秀恩爱。我就想告诉学生,大学生活丰富多彩,不光是学习,你要热爱它,你要付出一定的心血,你肯定就会有回报。所以我希望我的学生也都是一个立体的人,多方面的、热爱生活的一个人。而且我晒了一年的早餐,这对我的学生来说是非常震惊的,他们就说天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看你晒的早餐。方方面面,让学生觉得我就是你们身边的人,咱们都一样,都接地气,都在认真地去感受生活。

对面:你的评语中有很多网络语言,是你特意学的网络语言吗?

董桂菊:我觉得大学老师不能落伍。在学生眼里,我是我们系比较“潮”的老师,尽管年龄差距大,但是跟他们沟通没有任何障碍。我对网络这块了解比较多,他们私下里聊天的特点是怎么样的,我会根据不同情况做出不同的评价。有的孩子性格比较开朗,他写的(作业)不好我可以说重一点,他不会往心里去;但有的孩子性格比较内向,我就不敢开这样的玩笑,还是中规中矩,因人而异。

我觉得讲课也好、批作业也好,没有固定的格式,教无定法,贵在得法,你这个方法得当,学生认可这就是好方法。写评语也是这样的,没有千篇一律的模板,就是针对不同的孩子给出不同的肯定也好,或者让他注意的地方。我觉得只要你心里有爱,你说出来的话,他都知道份量。

好多学生不知道老师名字,这很失败

对面:你怎么看待老师跟学生之间互动的重要性?大学里面,老师跟学生的互动要比中小学少很多。

董桂菊:好多学生连大学老师的名字都不知道。有的老师不注重介绍自己,可能上课不会有太有兴趣的地方,学生学完之后问,这门课哪个老师讲?不知道。我觉得这样很失败。

我的孩子今年上大三,包括这些孩子(学生),我们都知道,他们完全是因为先喜欢你这个老师,先认可你,然后我才去喜欢你的课。这样就是要先给他一个平台,让他接触你,了解你。所以我觉得跟学生的互动特别重要。你得有机会来施展你的魅力,如果这一个通道都没有打开,压根学生不接受你,也就谈不到下一步了。

这一点太重要了,我们理工科的知识点其实是很硬的东西,没有什么感情色彩。但我把我的感情投入进去了,就让一个很生硬的公式鲜活起来,学生一接触的时候马上想到这个有意思,他也觉得特别有收获。我觉得这是一个互相成就的事。

对面:红了之后,有什么感触?给你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了吗?

董桂菊:这一次一下子红了,我说其实这都是小事。但我周围的同事、领导,有时候说,你坚持做了就不容易,平凡中的伟大。我以前没有觉得什么,一直是这么做的。这一次,我的学生也特别骄傲,我感觉我做这些事就更有信心了。

对面:作为一名大学老师,你还有哪些教学心得可以分享下吗?

董桂菊:20多年的老师,我觉得老师真的应该是一种正能量的化身,方方面面都要注意你的形象。你是学生的镜子,学生是你的影子,你这个镜子如果不能够很透彻的话,对学生的影响也是挺多的。其实有时候让学生认可,也不难,首先要热爱。我觉得你只要用你的爱,发自内心去做了,一定能够受到学生的爱戴。所以这么多年我特别快乐,这也是我很安心的一个原因。

(文/邹佳琪)

新浪新闻《对面》 出品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