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 

陈岚 请你出来解释一下

知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视频|凤雅爷爷:我不接受陈岚的道歉 准备告她侮辱诽谤

原标题:陈岚,请你出来解释一下

来源:局面  作者:王志安

4月13号中午一点半,陈岚发了一条微博:

事发当天,陈岚的私人助理,大树基金会的工作人员白梦雪,正在太康县张集镇卫生院和王家协商带孩子出来看病的事情。陈岚微博描述的状态非常紧急,白梦雪被小凤雅的父母“暴打”,“失联”,而且还专门艾特了当地警方。

三个小时后,白梦雪自己发了一条微博,“一切安好”。

白梦雪的这条微博的语义比较含混,她并没有解释自己到底是根本就没有被殴打,还是,她虽然经历了一场人身侵害,但目前的状态是“安好”。白梦雪微博的粉丝只有六千多,不到陈岚的百分之一,即便这样一条语焉不详的微博,陈岚也并没有转发。很多从陈岚微博获知白梦雪被殴打的人,并不知道白梦雪“一切安好”。而此后,无论是陈岚还是白梦雪,均没有再对这场小凤雅家人“殴打”白梦雪事件进行过澄清和解释。于是,白梦雪被小凤雅家人殴打,就这样被固定在许多人的脑海里。

这就是白梦雪在“太康被打事件”。

但是,从陈岚发微博到白梦雪发微博报平安的三个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白梦雪究竟有没有被小凤雅的父母暴打呢?

白梦雪是4月12号夜里十点多赶到河南太康,她来之前先给当地政府打了电话,镇政府文化站的负责人在县城等候她。见面之后,当地政府给白梦雪安排了住宿。第二天一早,他们又陪同白梦雪一起赶往小凤雅住院的张集镇卫生院。白梦雪在太康期间的所有活动,他们一直陪在身边。也是整个“白梦雪被打事件”的见证者。

4月13号上午,白梦雪和小凤雅的爷爷讨论把孩子送出去治病,起初家人比较犹豫,说前一天刚刚从郑州回来,住不上医院。白梦雪不太相信,并表示已经联系好郑州市人民医院,保证没问题。王家人随即提出几项条件,让陈岚删掉不实信息的微博,恢复名誉,再就是要求在医院旁边给家人租个房子,可以随时陪护。白梦雪全都答应了。

就在双方要签字之前,白梦雪打了一个电话,放下电话白梦雪说不去郑州了,要去北京或者上海。这个方案王家人很抵触,八天前志愿者带他们到北京,并没有得到治疗,反而孩子还饱受折腾。他们担心孩子的身体状况根本坚持不到北京。

这之后,乡干部带白梦雪出去吃饭,吃完饭回到卫生院,在办公室里聊天。就在这时,小凤雅的奶奶冲了进来。

按照王家人的解释,小凤雅的爷爷接到一个电话,说白梦雪在网上发微博骂家人不配合治疗,王家人听到非常气愤,奶奶就下楼找白梦雪,要看看白梦雪是不是用手机发了信息。她伸手抢过白梦雪的手机,白梦雪立即抢了回来。在场的镇干部一看,连忙上去阻止。按照他们的说法,两个人围绕着手机抢来抢去,但很快老人倒地,并有短暂休克,被人抬到隔壁房间的床上。

就在此时,白梦雪打电话报警,说自己被袭击。估计就是这时候,白梦雪给陈岚打了电话,陈岚立即发了文章开头那篇微博。

我问全程在现场的文化站站长,小凤雅的父母有打过白梦雪么?他说,没有,当时他们都不在场,爷爷也不在场。那孩子奶奶殴打过白梦雪么?他说,也没有。我又问,那白梦雪推倒过奶奶么?文化站站长说的很小心,就是抢来抢去的时候倒地的。

警察很快赶到现场,并将白梦雪和现场的人员全都带到派出所做了笔录。一个多小时后,白梦雪从派出所出来,再次回到卫生院。

这,就是白梦雪被“暴打”和“失联”的全部过程。陈岚在微博上说的,白梦雪被殴打,被暴打,全都是谣言。

客观地讲,白梦雪报警,陈岚心情紧张,出于关心白梦雪的安危,在紧急情境下轻信白梦雪的陈述发微博求助,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当时陈岚团队和王家人已经积累了足够的不信任。但事后白梦雪从派出所出来,陈岚应该很快就知道了白梦雪并没有被暴打,失联,她为什么不澄清呢?

事实上,从派出所出来的白梦雪,又回到卫生院,和小凤雅的爷爷继续协商带孩子出去治病的事情。这个细节也可以佐证,白梦雪和小凤雅奶奶的“冲突”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否则双方也不太可能继续坐下来讨论小凤雅的治疗方案。

这天下午,白梦雪重新提出带小凤雅去郑州治疗,联系的医院依然是郑州市人民医院,去了之后孩子进ICU,所有费用都由大树基金负责。

据王凤雅的爷爷讲,当时在场的还有红星新闻的记者,他们有人立即和人民医院的医生联系,对方医生表示没有这回事。有些起疑的王家人于是提出在协议中加上一条,只能到郑州治疗,他们担心白梦雪把孩子带到郑州仅仅是个借口,目的还是要把孩子带到北京和上海。双方因为这个条件无法达成一致,最终,白梦雪于当晚离开太康。

陈岚在小凤雅事件中散布虚假信息,并不是仅此一件。事实上,早在陈岚刚刚介入小凤雅事件的4月11号,陈岚在微博上发帖说,小凤雅的家人在北京儿童医院“撒泼大闹”,后来后现场的志愿者在评论中澄清并无此事,但直到5月24号,陈岚在文章中依然这么写。4月9号,第二批志愿者到王家,陈岚在微博上说志愿者再次遭遇重大人身威胁,“王家人冲上来喊打喊杀”。以上这些信息,均没有事实依据。但由于微博上缺乏受助者一方的声音,陈岚这些信息反复叠加,小凤雅一家人野蛮撒泼蛮不讲理动辄动粗的形象,已经在许多人心目中形成心证。

在小凤雅事件的众多不实传言,追根溯源,基本都可以看到陈岚的影子。小凤雅事件舆论爆发时,大致有三个传闻触动公众的神经:

  1. 募捐十五万,但拒不公布,诈捐。

  2. 挪用捐款给唇腭裂的儿子看病。

  3. 虐待孩子,不给吃饭喝水。

这三个传闻时候证明都是假的,而舆论当初之所以愤怒,也是因为这几个极不合情理的戏剧性情节,点燃了公众的情绪。这些信息的起点,基本都来自于陈岚团队。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情节是,陈岚在发布信息时,会加上一些看起来比较谨慎的词汇:“微信红包……可能5万”、“很可能……钱……治疗唇腭裂”“我怀疑……不给吃喝……冻饿而死。”然后她的粉丝们转发的时候,就把“可能”“怀疑”去掉了。

小凤雅死后,白梦雪等人还专门拉了一个媒体群,提供各种不实消息。早期报道的媒体,有数家受到误导,发表了虚假报道,并最终酿成5月下旬的舆论风暴。

一家号称救助儿童的基金会,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太康县结束采访,我们联系陈岚,准备对她进行专访。就一些关键信息进行核实。我们认为,公益基金会的钱来自于公众,这些钱花的是否合适,他们在工作中的行为是否合救助伦理,他们有义务面对媒体和公众的监督。

但是,所有信息陈岚均不回复。这位为了中国儿童救助事业呕心沥血,在电视台镜头里哭成泪人的陈岚,失联了!

做慈善的人不都是心怀善意么?不都比普通人更高尚么?我不太明白,当救助被注解成高尚,弥漫着道德光环,陈岚那么热心上媒体,一年录制将近百场节目,收入几十万录制费。可当自己散布虚假信息,给本就不幸的家庭造成巨大伤害时,却瞬间跑路消失。这算是高尚么?这叫没有私利?这叫普世价值?这叫暗夜里给别人光?这叫对霸凌说不?

近些年来,陈岚团队披着慈善的外衣,不断攻击抹黑受助者,这是他们一贯的套路。因为只有把家长塑造成“恶魔”,他们才能成为“天使”,才能最大限度地动员围观者的情绪,从而募集到足够的资金。小凤雅事件,不过是他们众多常规操作之一,没想到意外失手。

有人说这是陈岚的救助理念更多地强调受助者的权利,难免和困境儿童的家长发生冲突。并不是,这背后其实是强大利益驱动,而不是观念极端。类似这样的民间慈善组织还有不少,他们的操作手法都非常相似,利益链条也大同小异,这是中国慈善界最黑暗的角落。

各位可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在北京儿童医院的急诊室前,挤着众多来自全国各地没钱看病但却抱着一线希望来京看病的家庭,如果这些慈善组织真只是想救孩子,为什么不去那里救助?反而要千里迢迢到很远的外地,到特定的人家里把孩子“抢”出来?哪怕像王凤雅这种癌症终末期的病人。

那是因为,前面那些孩子没有炒作价值,无法募集到足够的款项,不能给许多慈善组织牟利。而有新闻关注的孩子,才能顺利搞到足够的捐款。

之后,这些组织会将病童送到北京上海自己合作的私利医院。慈善,在很多人眼里,早就是一门生意,而被救助者,不过是他们的摇钱树而已。

陈岚团队在小希望被注销之后,借壳大树基金继续炒作和募款,目前已经一年半,但没有一份财务公示,甚至连年度报告都没有。

本文由知事 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