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婴20年前就埋土里了,现在还来抱怨彩礼高

作者:冰川思想库

  高彩礼,只是男权社会的副产品而已。它保障的是父权;最终还是男性受益。

  前不久,河南安阳出了一桩凶杀案,新娘在新婚之夜被锤杀。犯罪事实比较简单:

  这位姓陈的新郎,父亲是位农民,三个姐姐都嫁了。去年夏天,他在县城买了一套二手房,还买了一辆车。

  “有了车,有了房,陈某某找对象便有底气了,媒人也找上门来了。”媒人介绍了一位家住某村的女子,彩礼11万。

  陈家同意了,并且在春节前后举办婚礼,结果新婚之夜两人就发生了争吵,陈某某杀人。

  很快,凶手也已被警方控制,想必他将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但令人玩味的是,几乎所有报道此事的媒体,都主要在说明凶手家里多么想娶妻,这个彩礼出得多么艰难;继而更说明,现在彩礼问题对农村来说,是多么痛苦。

  ▲“沉重的彩礼”(东方IC)

  按理来说,反思某件事情引起悲剧,要依靠直接相关性,要分析大数据。

  买房买车,是新郎自己及家人的自主行为;交彩礼娶妻,同样是新郎的自主行为;不满意可以不娶。新娘并没有欠他们的。而文中却把被杀者当作灾难的来源,这难道有基本新闻素质的报道吗?

  《郑州晚报》的这篇《新郎新婚夜锤杀新娘 因彩礼争执男方被关卧室外》,是较早的信源和长篇报道,被传播很广。

  该报道后面大篇幅地写了彩礼的危害,其中一大段就是写“无证驾驶去相亲肇事求顶包“以及车祸逐年增加的“相关新闻”。

  结论是“在不少农村地区,由于彩礼及车辆严重超出老百姓所能承受的经济范围,已成为一个非常沉重的社会问题……”

  瞧,无证驾驶去相亲,出了车祸了找人顶包,这都能把锅甩到高彩礼的身上,这种发散思维,也是无以伦比了。

  ▲徐亚玲是一名钢筋女工,她为了给儿子攒彩礼,每天至少绑4000根铁丝(鑫视界)

  这种报道,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报道者的职业素养与逻辑能力低下,不具备分析问题的能力。

  二是,彩礼已成了某些地方政府限价的重要目标,所以需要调动各种舆论力量来造势,打压彩礼价格,哪怕颠倒黑白也在所不惜。

  然而,这种价格调控,既没有正当性,也不会有效果。悬殊的供需比注定了价格是不可能下降的。

  我并不说高彩礼就是好事。但既然无论男方、女方、买方、卖方和政府都把女人是商品作为前提了,把相亲市场称为“人市”,那就按照商品的属性,好好让市场价格发挥作用吧。

  紧俏商品和稀缺商品的价格,再高都有人买,这是能打压下去的吗?你要打压,那人家就不在你这里“交易”了,人家就不嫁这里了。

  这种供需比悬殊的原因很明显,套用大家已非常熟悉几句话吧:

  “她们都被你们杀死了,你只关心他们娶不上媳妇?”

  “当初是你要堕胎,堕胎就堕胎;现在又要女人爱,女人哪里来?你家儿媳土里埋,已有二十载。如今这帮繁殖癌,想起媳妇来?”

  ▲湖南凤凰苗家,新郎家为迎娶新娘准备的彩礼(腾讯图片)

  2015年末,中国大陆男性人口70414万人,女性人口67048万人,男性比女性多3366万人。

  即便在适婚年龄里,也基本就是这个差距;这也就是所谓的“三千万光棍”的由来。

  而实际上,不愿结婚的女性正在越来越多,她们多集中在城市,变成所谓的“剩女”;这么看起来,光棍其实远远不止三千万。

  仍然愿意在农村结婚的女性,凤毛鳞爪,价格自然居高不下。所以才会有《甘肃光棍村:女方像皇后 一天看30多个男子》这样奇葩的事情发生。

  但卖出好价钱,根本不意味着农村女性地位就高了。越是穷困的地方,彩礼钱就越高(占收入比越高),一般也是最重男轻女的地方。

  越是发达地区,越是疼爱女孩的地方,就越不看重彩礼钱,即便是要彩礼也会有近似价值的陪嫁。

  而且,穷困地区的彩礼钱,一般都不会落到女孩手中,它是落到父母手中的卖身钱,是给兄弟们娶妻的赎身钱,女性本身不过是从父权手中转移到夫权手中。

  ▲甘肃,24岁的吕飞飞,今年已经是他相亲的第七个年头

  高彩礼,只是男权社会的副产品而已。它保障的是父权;最终还是男性受益。

  你若要为夫权而削减了父权的利益,且看父权答不答应吧。性别失衡结出的恶果,受益者永远不是会是女性。

  彩礼高的本质,就是女性地位低下。

  在不少农村地区,女性出生之前、性别选择就已减少了一部分;出生后,以隐秘的方法杀女婴又占了一小部分;成长时,不鼓励女性受教育;分财产时,女性分不到或少分土地和宅基地,分不到财产;婚姻中,家暴是家常便饭习以为常了……

  能活到成年的女性,只要头脑灵活一点的,有多少愿意仍然留在贫瘠的、没有财产、没有地位、没有基本人身权利的农村家庭里了?

  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之下,一旦政府希望把年轻女性这样的“紧俏商品”压价,女方家庭的选择就是:不在这个地方择偶,换个地方。

  在不平等客观存在的情况下,民间自发抬高的彩礼价格,实际上是一种均衡,让贫困地区少部分经济条件稍好的年轻男性优先挑选出来。

  ▲安徽砀山县抵制“天价彩礼”

  在自然界里,雄性动物的求偶属性和欲望更强;然而,只有其中优秀的雄性,才有机会把自己的基因传下来,大量的雄性动物是没有交配权的。

  人类作为动物的一面,也是如此。自古以来,贫困男性普遍择偶难,中西方皆然。除了女性天然出生比例低之外,杀女婴是很多古代地方流行的通则,加上还有一夫多妾,奴婢制等因素,贫困人口男性终生独身,是大概率事件。

  只有到了文明社会之后,一夫一妻制成为共识,那些底层人口才有可能娶妻生子。

  但享受了文明社会的荫蔽之后,仍然没能找到合适配偶的贫困人群也必须接受一个文明社会的规则:婚配一定要尊重对方;不可能是配给制。

  必须靠政府打压或强制女性来迁就的雄性动物,本身就是自然淘汰的产物,他们不适合人类文明的需求。

  结婚并不是人类的必需品,上帝不负责给每个人发一个配偶;结婚是奢侈品。

  现在越来越多的城市女性,已能接受这个事实了。而那些远远超过三千万的男性,也必须接受这种现状。

  啥时把女人当人了,而不是一件商品了,自然就不存在彩礼这样的市场了。

  侯虹斌

  作家,资深媒体人

  做最好的综合性思想平台

  公众号ID:bingchuansxk

本文由严肃观点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RELATED RECOMMENDATION

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

缓存时间: 2017-03-28 08:32:55

当前时间: 2017-03-28 08:32:55

1490661175